手指揉捏伸入高潮不断*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4年前 (2018-11-08) SEO教程 2300 views 1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别的事她或许信不过,但是萧恒审案的本事是从在锦衣卫当差的时候就出了名的,她一再的嘱托萧恒:“哀家知道你心中对哀家有怨气,哀家当年也的确多有对不住你父亲母亲的地方,这件事若是你能够给哀家一个明白,哀家便亲自劝圣上恢复你父亲母亲的名分,让你也名正言顺的当上你的皇太孙。”

  

  皇长孙跟皇太孙之间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其中的差别却是天差地别的。

  

  在之前,田太后哪里会下这样的保证?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纵然想要兜揽萧恒,那也是需要看见好处的-----譬如说让萧恒娶了田循,成了田家的女婿,有了姻亲这层关系,她才能够放心的帮萧恒争取他应有的地位。

  

  可现在不同了,田太后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了。

  

 文学

  她嘱托完了萧恒,便大病了一场,连续昏迷了数天,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发热。

  

  申大夫都被召进宫中替太后看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太后情绪过于激动,大喜大悲,情绪大起大落的,经受不住,人的这口气泄了,要恢复过来是很难的。

  

  连申大夫都这样说,宫中一时便气氛更加凝重,有一股风雨欲来之感。

  

  田循衣不解带的伺候在侧,凡事都亲力亲为,不离太后床榻一步。

  

  田太后再好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半月之后了,她瘦了许多,太后的凤袍穿在身上,也有几分形销骨立的感觉,见了田循,她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田循熬了这大半月,憔悴了不少,脸色苍白眼圈青黑,瞧着也像是大病了一场的样子。

  

  等到得知田循是为了照顾自己,她心中难免升起一些感动,拍了拍田循的手背:“辛苦你了。”

  

  “太后娘娘哪里的话?”田循摇摇头,声音极轻:“太后娘娘待我如同亲祖孙,我能有机会回报太后娘娘一二,这是我的福气,怎么能说是辛苦?”

  

  田太后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敷衍的笑了笑:“真是好孩子,好了,哀家如今已经没事了,你辛苦熬了这么多天,先回去好好歇几天。”

  

  田循还想再说些什么,田太后已经挥了挥手:“去罢。”

  

  她只好退出来,等到出了太后寝宫,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满脸都是阴骘。

  

  一直跟在她身边伺候的小宫女清荷小心翼翼的迎上来,见她情绪不佳,急忙问她:“姑娘怎么了?”

  

  田循会做人,出手大方加上有心笼络,在太后宫中,小宫女们有什么事都愿意跟她说上几句,清荷因为负责她的起居,便更是俨然已经成了她的人。

  

  听见清荷问,田循才换上了一贯的笑意,微微的摇了摇头,而后等到回了自己的屋子,才问清荷:“你是什么时候来慈宁宫当差的?”

  

  清荷快手快脚的将窗边摆着的桃花取下来,换上了一盆暖房新送来的茶花,闻言便想了想:“已经有三四年啦。”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