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语课上插英语课老师,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4年前 (2018-12-17) 网络营销 1657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张贤一听,愣住了,“不关你的事。”他僵硬的回答道。

  沈清颜道:“有些胃病可拖不得,我闻着你身上的这个味,想来也是日积月累所积累下来的味道,这胃病拖了这么久了,可能命不久矣。”

  张贤这下紧张了,他哑着声音说道:“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夏舟见有了起色,道:“凭她可是长生国公认的神医,我告诉你,她就是传说中的华佗在世,我敢说,整个临岐没有人比她的医术更好的。”

  沈清颜摆了摆手,这个男人在胡说八道什么,虽然说八九不离十,但是自己是个低调的大夫,然后轻声道:“这样吧,进去让我看看病人好吗,在这一刻我觉得,我觉得还是要先看看病人比较好,其他的事情,改日再说。”

  很快,张贤带着众人进了院子。

  夏舟压低了声音说道:“夫人真是好手段,少主这一日都没有进过院子。”

  沈清颜没说话,跟着张贤进了屋子。

  果然,床上躺着一个妇孺和一个孩子。

  两个人神色都不对劲。

  不由分说,沈清颜立刻搭上了两人的脉搏。

  半晌,在众人紧张的神色中,她得出了结论,“是没错,您的妻子得的是胃病,而您的孩子也是得的胃病,但是您的孩子是您的妻子传染的。”

  沈清颜有些错愕,在这个年代又没有胃镜不能知道胃里是否被细菌感染,但是这两个人的症状都是一样的。

  “为了准确起见,我需要开一味方子,如果这个方子吃下去有好转的话,就证明我说的没错,还有个重中之重,你们以后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要用同一双筷子,因为你们的疾病会传染,小孩子年纪小肠胃脆弱,更容易遭殃,可记住了?”

  张贤不相信,立刻说道:“胡闹,这胃病如何传染?再说了,你要说我孩子是我妻子传染的,那我怎么没事呢?”

  “你没事?你只是身体素质好罢了,谁说你没事,你有没有最近吃什么都没有胃口,经常恶心干呕,而且还有烧心的感觉?”

  张贤不可置信的点点头,“那不就得了,只能说你现在的抵抗力好。”

  躺在床上的女人听见沈清颜这么说了以后,当场带着哭腔说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对,没想到还能传染给孩子……”

  沈清颜看着众人都默默的往自己身后退了一步,奇怪的说道:“你们干嘛?”

  张俊初结结巴巴的说道:“您不是说这个胃病可以传染么?话说,这不会发展成瘟疫吧……”

  沈清颜无语,“你们胡说八道什么,越说越离谱了还,我给你们科普一下,这个就说说话是传染不了的,但是在一起吃饭可能会传染,所以公筷有必要。”

  “公筷是什么?”张贤问。

  “公筷就是用一个公用的筷子只夹菜,大家吃饭不是都用自己手中的筷子夹菜吗?这跟互相吃对方的口水有什么区别?这样对方胃里的细菌不就传染了吗?”

  “细菌是个什么东西……”

  “好了,暂时不跟你们解释这么多,现在我有个条件,张贤,我需要调动你的兵马然后按照我说的这样做,为了防止今晚大雨引起的洪涝。”

  张贤脸色一紧,道:“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治好这个病,你说的虽然没问题,那些症状都很类似,但是你为什么会保证你能救我们?”

  沈清颜立刻严肃道:“你大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给你一个衷心的建议,你最好是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要是再不好好根治,可能活不过一个月。”

  当然,这是沈清颜信口雌黄的,但是,她现在不这样说的话,依照这个男人性格,肯定不会松口的。

  “好了,我们走。”

  说完,沈清颜便带着人要离开,床上的女人坐不住了,“张贤,你说话啊!”

  “别走,别走,今晚怎么样,都听你的……”

  沈清颜勾唇一笑,“那正好,大家严阵以待吧。”

  当天晚上,大雨越下越大,张俊初还是不太相信,道:“之前也有这么大的雨出现过啊,也没有造成什么所谓的洪涝呀,您是不是观察错误了?”

  沈清颜摇摇头,绝对不可能观察错误的,就算自己观察错误,那些死去的动物可不会。

  旁边的婉清清揉着惺忪的睡眼,道:“这么大晚上不睡觉来等什么洪涝,怕不是有病吧?”

  “如果你要是不怕死的话你可以继续回去睡觉。”

  张俊初的夫人身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一脸坚毅的说道:“我相信少主夫人的话,最近总觉得不太安全。”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铃铛开始疯狂作响!

  没错,这个铃铛的响声就代表着有洪涝,是沈清颜让张贤安排了人在不远的山上扎营观察到的,只要有洪涝的痕迹,就立刻拉响连着山下线的铃铛!

  沈清颜立刻指挥起来,道:“你们,赶紧找个高处去呆着,陆战言,那些身怀轻功的,要随时留意动向,尽可能的把那些妇孺什么的,行动不便的人也转移到高处!”

  陆战言听着沈清颜的指挥,突然间觉得这个女人仿佛是有大智慧加持的美人一般。

  她明明长得一般,但是此时此刻却闪闪发光。

  夏舟迟疑了一下,问道:“少主,您看……”

  “按照她说的做。”

  于是大家开始赶紧张罗着,走出了宅子,外面的人已经开始成群结队的上山了!

  很快,伴随着轰隆的声音,巨大的波动的洪水如同水蛇一样咆哮着,它冲击着所到之处的所有建筑物,以及花草树木,席卷着一切,昂扬着脑袋,闪着杏子,急速向山下靠近。

  沈清颜见状,立刻对着前面的张贤道:“还愣着干什么转移安全目的地!”

  然后回过头对着陆战言说道:“那些行动不便的人就交给你了!”

  外面的老百姓们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惊呼着,哀嚎着,但是都无一例外的向高处跑去。

  夏舟对着沈清颜道:“您要不也先去高处带着?”

  “我不去,我得帮忙。”

  陆战言把街上的老人都以轻功搀扶到高处,然后低下头看着洪水渐渐逼近,而沈清颜还在搀扶别人,她自己又没轻功,等下洪水冲到她,她根本来不及跑。

  便立刻点地而起来到她的面前,急速道:“现在,我带你去安全的高处。”

  沈清颜却一把推开了陆战言,“你不要管我,那些妇孺还有那么多,他们腿脚不方便,还有,那个婉清清你安置好了没,我可不想她就这样死了。”

  陆战言正想说话,前面有个老太太摔倒了。

  “快,带她离开!”

  确实,比起沈清颜,这些可怜的妇孺更应该帮助。

很快,哄睡决堤而来,冲垮了柔弱不堪的防线。

 文学


  沈清颜一个猝不及防,被洪水冲了过去。

  夏舟吓了一跳,立刻喊道:“夫人,夫人,别动,我马上来救你——”

  说完,夏舟也跳了下去,但是这决堤的洪水如同猛兽一样直接把两个人冲散了。

  沈清颜没站稳喝了好几口污水,感觉自己的耳朵鼻子里面全是水,而且抱着的浮木看样子被水冲的沉下去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她感觉到自己的衣领似乎被人给提了起来,随后,陆战言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把她从水里给带了起来,等到两个人上岸了以后,沈清颜从嘴里吐出一口污水,急忙感谢道:“谢谢你救我。”

  陆战言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道:“你这样做完全是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

  沈清颜微微道:“没办法,我是一个大夫,我觉得病人的生命大过我的生命……”

  很快,跟着陆战言,众人都来到了比较高一点的山上,大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山下被洪水冲刷的一塌糊涂,还有自己辛辛苦苦建的房子也毁于一旦。

  大家都感叹着,叹息着,就在这个时候,张贤也走上前来,微微道:“谢谢你,这次要不是你的提醒,我和我的家人恐怕都难逃一劫。”

  沈清颜勾唇一笑,“没事了,只要我能察觉到的危险我都会及时的说出来,这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的大事,我当然会放在心上,若明日洪水退去,我想,大家还是有机会建设自己的家乡的……”

  “对了,至于帮陆战言出兵这一事……”

  面对沈清颜的请求,张贤二话不说便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

  陆战言没想到自己一直劝说不动的张贤,现在被沈清颜不费吹灰之力就说动了。

  …

  竖日,洪水褪去,整个小县城已经被洪水给搅的天翻地覆了,张俊初叹了口气,道:“想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想必也得要一些时间了。”

  沈清颜拍了拍他的肩膀,“相信你,可以的。”

  然后回过头对着骑马的张贤道:“你这闲了几年了突然打仗你这吃得消吗?我总觉得我这是在强人所难了。”

  张贤却是一脸的不屑,道:“怎么就强人所难了,打仗那我可是行家,虽然不及陆战言那么厉害,好歹也能算拿的上台面。”

  一个妇女抱着孩子来到了张贤的面前,她眼泪婆娑道:“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但是我你的选择我们都会尊重你……希望你早点回来,我和我们的孩子会想念你的。”

  陆战言微微道:“你的大军我还没有看到呢。”

  张贤一招手,突然从街头巷尾的窜出一群士兵,整整齐齐的向着陆战言走过来。

  沈清颜惊呼:“果然有一支兵马,皇上果然没骗我。”

  沈清颜跳到了陆战言的马背上,笑吟吟的说道:“带我回去。”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