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营销 » 正文

校花岔开玉腿欲液横流@征服放荡丁字裤少妇老师

深圳seo 2018年12月19日 网络营销 1352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她的面庞原先红润又俏丽,现在却变得松弛,失去了光泽,不再那么妩媚迷人。

  尤其是前额和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下面,已经刻上了深深的皱纹。

  她那浓密的粟色头发里混杂着缕缕白发,甚至连掉头发的地方也露出了少许秃斑,更增添了几分丑陋。

  女孩儿的头顶和身上都有金属丝与各种装置连接,它们用来控制着她的心率和呼吸状况。

  与此同时,几根导管将流质食物输送到肌体的消化系统,只有靠这些器械,她的生命才能维持下去。

  监控器轻轻地发出“嘀嘀”的声响,任何变化都会使自动报警器发出呼叫信号,通知急救人员跑步赶来。

  不过,迄今为止,还一直没有出现过紧急情况。

  只有病床上方的台架上,有台仪表设备在显示着人体活动状况,几根细导线从矮墩墩的箱体引出,连接了那些圆形金属贴片,固定在女孩的头部和脊柱上。

  不远的一部彩色监视器上面,跳动着一系列参差不齐的线条和五颜六色的脉冲信号,这是惟一能显示出她的大脑还在活动的迹象。

  女孩儿处在梦幻之中,此时,她的身体在缓慢地衰亡。

  偶尔,她的嘴唇还会张开,发出无声的呻吟。

  在隔壁病房里,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也正处于相同的状况。

  小伙子的隔壁还躺着一个八岁的男孩。

  在其他一些距离更远的房间里,另外还有九个人,他们有男的、有女的,有老人、有儿童,一个个都处在深度昏迷之中。

  眼下,他们昏迷中的所有幻觉都是些惊险、恐怖的噩梦,他们被吓得魂不附体、毛骨悚然。

  ......

  罗伯特敲了一阵儿键盘,感到垂头丧气,接着便不耐烦地猛然将它推到一边。他已经耗费了两个多钟头,想把两百万数据程序压缩至不超过一半。

  一个巨大的三维屏幕展现在他面前,上面不停地闪烁着“输人失败”的提示。

  这时候,他听到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开了。不过,他懒得转过身去,他心里明白来人是谁,因为除了他的助手丽莎以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人大楼的这个地带。

  丽莎双臂修长,手指纤细,她站在罗伯特的身后伸出双手,把月牙形的电脑键盘拖到自己跟前。丽莎弯下腰来,下巴儿几乎靠在了罗伯特的光头上,她的手指轻轻地在键盘上熟练地来回敲着,屏幕上立即显示出许多数字和符号。

  “我都试过了,”罗伯特嘟囔着说,

  “机器失灵了。”

  丽莎按下了“回车”键。

  屏幕上闪烁起来,光亮忽隐忽现,上面终于出现了“请输人”的提示。

  “究竟是什么失灵了呢?”丽莎追问。

  “谢谢了,丽莎。”罗伯特叹了口气,说:

  “恐怕,我只好必须一切从头做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个懒腰,那结实的肌肉一块块显现出来。

  他背朝着她说:“你回来得挺早啊。”

  “我们出事了。”丽莎贴着罗伯特的耳朵,悄悄告诉他,

  “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罗伯特回过头来,不解地望着助手。

  罗伯特和丽莎虽然对外是上下级关系,其实他们携手度过了很多空虚而寂寞的夜晚。

  他们眼睛的颜色是一样的——都是蓝宝石色。

  罗伯特的个头儿矮墩墩的,相比之下,丽莎就长得高多了,十五岁那年她就长到六英尺了。

  罗伯特至今没超过五英尺半,他的头光秃秃的,脸上的皮肤很光滑,圆眼睛,小嘴巴,一副永远充满好奇的面庞。

  丽莎的面庞看上去却是更坚毅、更敏锐些,她的颧骨棱角分明,眼睛有点微微上挑。

  与大多数电脑程序员差不多,这女孩的头发修剪得短短的,看上去干练而简洁。

  或许是志趣相投的魅力,让罗伯特和丽莎最终走到了一块。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伯特不解地问道。

  “我们有麻烦了。”丽莎悄悄地说。

  罗伯特转过身打量着助手,丽莎正站在窗户旁边,俯视着楼下车水马龙的大都市景象。

  放眼望去,市区毫无规则地向四面八方延伸。

  这会儿正是黎明时刻,空气当中夹杂着二氧化硫刺鼻的气味,幸好浑浊的黄色烟雾还不算太浓,街道和建筑物的整体轮廓还算清晰。

  大概用不了一个钟头,空气就会变得浓稠起来,将下面整座城市的街道笼罩在有害的黄色酸雾之中。

  丽莎回过身来坐在椅子上,那椅子的宽窄和高矮会根据人的各种形体进行自动调节。

  她面朝巨大的电脑屏幕,手指轻快地在表面平滑的月牙形键盘上跳动。

  “问题到底有多严重?”罗伯特问道,他让自己的座椅顺着室内的空气垫挪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

  “你瞧。”她轻声地指着屏幕说。

 文学

  大屏幕上有图像在滚动跳跃,背景音乐骤然增大,当第一声管风琴的音调隆隆而起的时候,罗伯特的脸上眉开眼笑:

  “我们的游戏。”

  知夏科技元宇宙上的这款罗伯特的游戏,名字叫‘诡秘行走’。

  其中源码大多是罗伯特的公司Incite的专利,最值钱的当属罗伯特研究的人工智能源码。

  按照罗伯特的说法,他利用人类对游戏的探索,以及对游戏剧情的神经反馈,来培育人工智能,让人工智能也拥有思考的能力。

  原本夏知对罗伯特的‘人类实验’是充满担忧的。

  自从夏知兑换了系统的人工智能,就对罗伯特研究的人工智能更加担忧。

  不过他也对罗伯特的作品抱有崇敬,毕竟罗伯特之前写的源码:爱丽丝,把夏知都给骗了。

  一直到夏知跟罗伯特摊牌,罗伯特才告诉他。

  跟夏知玩耍了那么久的爱丽丝其实只是一个人工智能。

  夏知大梦初醒。

  他长时间跟程序打交道,都忘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态。

  经过罗伯特的提醒,夏知才想起来,平时跟爱丽丝相处的端倪。

  不管怎么样,罗伯特制造的爱丽丝让他震撼于罗伯特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造诣。

  他没有终结与罗伯特的合作关系。

  但是与罗伯特的人工智能游戏划清了界限。

  于是,罗伯特自己找到了提供漂浮舱技术的Tefox,与他们合作,做了另外一个VR游戏公司。

  碍于从前的情谊,夏知允许罗伯特的项目以第三方的身份,搭载知夏科技的元宇宙。

  终于,夏知的担忧成真了。

  连接罗伯特实验项目的玩家出现了深度昏迷,意识沉浸在游戏里难以自拔。

  警方第一时间关停了罗伯特的游戏接口。

  但是陷入游戏中的十几个玩家还没营救出来。

  这种类似于植物人的意识沉睡,在临床医学中还是头一回见到。

  各大医学专家连夜开会讨论,都想不到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办法,能让这些无辜的玩家从游戏中将意识脱离出来。

  同时,警方也准备收监罗伯特这个负责人。

  ......

  罗伯特眨着他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将三维屏幕的一丝一毫尽收眼底。

  他甚至察觉到了图像颜色和形状的细微变化。

  从表面上来看,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他心里疑团重重,直犯嘀咕:“《诡秘行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丽莎关掉游戏之后,便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

  只见三维屏幕上随即闪出“紧急情况!”的红色醒目大字。

  在屏幕下方有警方的格式标记:警察局十三处。

  罗伯特大吃一惊,僵直地瘫坐在椅子上,呆若木鸡。这里人人都知道,十三处是专门侦察计算机犯罪的机构。

  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的游戏系统出麻烦了。”

  “你看,情况更糟了。”丽莎提醒他说。

  “更糟了?”他低声叹息着说,“再没有比游戏系统受到破坏更倒霉的了。”

  丽莎打开了“紧急救助”文件,只见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字体在屏幕上缓慢地爬过:

  “严禁销售《诡秘行走》违法游戏,此游戏有十二个玩家正处于昏迷状态,责令奥科纳家族罗伯特和丽莎立即前来警察局本部报到!”

  “成了违法游戏?”

  罗伯特刚要想笑,但是还没等笑出声来,就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这简直是荒唐!我们亲自检测过了《诡秘行走》的每一个模块,我还曾经亲自在那里体验过三个多月呢!”

  丽莎点了点头。

  她仰在舒服的自动座椅上尽量使自己镇静下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就是在前两天,先后有十二个游戏玩家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昏迷状态,得了昏迷症,其中有男人、有女人,还有小孩儿,他们种族不同,文化程度也不同。病情发作时,他们惟一的共同之处,就是都玩过《诡秘行走》游戏。”

  “哎呀,天哪!”

  “警察局十三处认定它是一个不合法的游戏程序,”她接着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罗伯特沮丧地倒吸一口凉气,“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他不知所措,高声地嚷起来。

  “警方要我们主动到他们那里报告,如果我们抗拒,他们就会采取行动,缉捕我们。”

  罗伯特面无表情地摇着头说:“我决不会向警方自首,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我也不!”丽莎随声附和,表示同意。

  她的手指迅速地在键盘上移动,不一会儿接通了外界的其他电脑。

  这些电脑负责调整控制城市交通的流量,电子感应器能监控记录所有车辆通过各个站点的情况,并根据情况对车主收费。

  司机开车行驶时使用的专门车道愈多,缴费也就愈多。

  无论在任何时候,司机的下落都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电脑查得一清二楚。

  这些程序原本是高度保密的,但是对于罗伯特他们来说,毫不费劲地就进入了全市所有的电脑网络。

  潮水般的数据开始一串接一串地在大屏幕上滚动。

  “这里是我们大楼周围所有街道上的交通情况。”丽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操作,电脑接通后,弄清楚了附近所有官方车辆的具体位置。

  有六排数字停留在大屏幕上。

  “警察。”罗伯特低声说道。

  “共有六部警车。”

  丽莎说着,又启动了另一个电脑程序,屏幕上面立即显示出该城市的地图。

  然后,她将两个程序合在一起,使警方的车辆印在地图上。

  屏幕上显示出汽车在飞速朝一个方向靠拢,最后集中在Incite公司总部。丽莎轻轻点了一个按钮,屏幕上的图像消失了。

  “自前,我们需要赢得一些时间来调查《诡秘行走》的情况。

  我们一定要证明这个游戏并不违法。如果我们躲起来,闭门不出,就会失去机会。”

  大楼外面,几辆警车已经散乱地停在直通楼房的道路上。

  “你设法拖住他们,”丽莎急忙说,

  “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罗伯特转身返回到自己的电脑跟前。

  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物中,各种各样的设备全部都是由计算机控制的,现在,罗伯特正在操作地下室的大型电脑主机,这个主机负责调整控制这幢五十层大楼中各个房间的照明、供热或制冷。

  它还可以启动大门,处理垃圾和污水。

  没用三十秒钟,罗伯特就熟练地进入了电脑的命令程序,他首先取消了控制大门的密码线路,紧接着,又将楼内的电力设施重新加以改动,把电线接到了“Incite公司”铭牌下方的按钮上。

  “全部就绪!”他喊了一声,使用声控发出指令。

  随后,罗伯特又“啪”的打开了位于头顶上方的扫描监视器,使自己能够看到大楼下面走廊周围的情况。

  这时候,有十几个身穿黑制服的警察在大门口挤靠在一起,似乎是想躲避外面的酸雨。

  罗伯特看到一个人向前方走过去,大概他是想看看那几十个按钮上的标记,他刚戳了一下“Incite公司”的铭牌,没料想到电火花四处飞溅,这个警察被电击得直往后退,恰好撞在另一个警察身上,于是,又绊倒了后面跟上来的人,就这样,四个人跌跌撞撞,一起栽倒在地上。

  铭牌下面的其余按钮也相继冒起了电火花,烟雾盘旋,腾空而起。

  丽莎匆匆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把一些物品塞进一个黑色的手提袋。

  她停下脚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弄清楚罗伯特所做的一切,不禁有点儿抱怨他:

  “我们最好不要跟警方发生冲突。”她不耐烦地摇着头说,

  “本来你可以锁好大门就行了。你知道这样会发生什么后果?”

  罗伯特朝她摇了摇头。

  “他们将会开枪打断大门上的枢纽。”

  “那是妄想!他们根本办不到!”罗伯特充满自信地说。

  在这幢五十层大楼的下面,有一个警察,正在穷凶极恶地举着手枪,枪口对准了大门。

  还没听到“砰砰”的炸门声,就发现整个大门已经随着玻璃和金属的爆炸而解体了。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罗伯特低声催促着。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