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物一起三P白洁/大肉蒂被嘬的好爽高H

3年前 (2019-03-05) SEO优化 19753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他换了一身灰扑扑的短褐和一顶大毛雪帽,系上毛领子,盗了一个藏在柴剁中的地瓜,几口咀嚼掉地瓜,又在路上大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喝,随后大步流星地走在人群中看城楼上的热闹。


  藏在人群里,他袖着双手,躬着背,害冷似的哆嗦,然而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姑娘。


  等到人群散去,他也随着散去。


  金理和他做一个打扮,弯着腰从空无一人的巷子里蹿出来,走到陆卿云身后,低声将三风三人的谈话告知。


  陆卿云一边向前走,一边问:“粮草还能撑多久?”


  金理以自己的胃口想了想:“半天。”


  陆卿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纠正道:“粮草还有多少?”


  这回金理告诉了他一个准确的数字。


  陆卿云思索着道:“一天半。”


  金理没言语,也没想到自己吃的是三人份。


  陆卿云又道:“去告诉解姑娘,城中有变,保护好自己。”


  金理点头,在前一个路口左拐,和陆卿云分道扬镳。


  陆卿云跟上了黄浩,跟的神不知鬼不觉。


  黄浩进了军营,他便挑了闲人聚集之处,堂而皇之地混入其中,蹲在地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他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断地审视着每一个从军营中进出的人,从他们走路的姿态、脸上的神情去判断他们的来历。


  几个身穿侍卫亲军甲服的人出来,却不是侍卫亲军,鬼鬼祟祟,开始到处张望打探。


  陆卿云低下头,琢磨着他们身上的令牌,知道黄浩自行招募了下属,这是背叛他了。


  而且黄浩已经断定他在城中,只可惜缺少一双火眼金睛,还未曾看破敌人在何处。


  如果黄浩目光足够敏锐,心思足够细密,此时应该已经将解时雨所在之处控制了起来。


  他还看到了陆鸣蝉和赵显玉。


  这两人跟着黄浩,跟的并不高明,明目张胆的排在人群第一位,等着喝粥。


  与其说他们是在跟踪黄浩,不如说是在盯着他,让他心有余悸,一时无法去做什么。


  皇孙和世子也在这里等粥喝,让愤愤不平的人平息了不少怒气。


 文学

  随着铁锅架起来,人群都疯了一般往前挤。


  粥和水似的,抢在前头的人能多得几粒米。


  街上行人本就少,到了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就更少了。


  聚在一起的闲人也成群结队的开始起身,以免错过宝贵的这一顿饭。


  在那些少之又少的行人中,还夹杂着鬼鬼祟祟的人在街上游荡。


  陆鸣蝉满肚子都是心眼,此时率先捧着一碗粥喝的稀里哗啦,顺道去看黄浩的脸色,看他心慌不心慌,着急不着急。


  黄浩面不改色,还给陆鸣蝉添了勺粥:“皇孙和世子还是在徐家吃的更饱些,不过吃饱了容易撑着,不吃饱也好。”


  陆鸣蝉笑眯眯的:“我大哥——陆大人说撑着比饿着好。”


  赵显玉盯着碗里的米粒,认为黄浩显而易见的投靠了徐家。


  铁勺和铁锅碰撞,发出刺耳的聒噪声,后面涌上来的人将两个小鬼挤到一旁,淹没了黄浩。


  他们冻的苦不堪言,在袅袅的热气中望眼欲穿,恨不能从喉咙里伸出爪子来,也就顾不得这两位权贵了。


  陆鸣蝉放下碗擦干净嘴,拉住赵显玉:“黄大人,回见。”


  他逆着人群,走过街角,后面跟上来四五个侍卫亲军,他低着头继续走,背后一阵阵寒气袭来。


  赵显玉看他心不在焉,也扭着头往后看。


  陆鸣蝉连忙按住他的脑袋:“别回头,黄浩恐怕……”


  不是和徐义共谋这么简单。


  他们两个老老实实在徐府不出来还好,这一出来,立刻就成了盘中餐。


  “看到前面那条巷子了吗,”陆鸣蝉压低声音,脚下越走越快,“等下我们就往里面走,最后一间是我大哥住过的,你直接推门进去,我去将人引开。”


  赵显玉点头:“小心。”


  陆鸣蝉嗯了一声,两人一同拐了进去,在路过最后一间宅子的时候,他踢倒一个炭盆,在扬起的灰烬中将赵显玉推了进去。


  随后他自己穿过巷子,迅速拐弯,消失了。


  跟着他的六人一惊,掩住口鼻,迅速跟了上去,很快发现只剩下陆鸣蝉一个,真正不见踪影的是赵显玉。


  三人回头,打算去找,却迎面走来一排勾肩搭背的闲汉,将他们堵住了。


  等他们七手八脚乱糟糟的准备让路,这时间已经够赵显玉跑两回了。


  陆鸣蝉走的很急。


  他身后依旧有人不依不饶的跟着他。


  街道两旁都是寂静的房屋。



赞(1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