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行挺进我的身体/闺蜜把手指伸我进下面扣

3年前 (2019-03-05) SEO优化 3883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带头就朝着摊位走了过去:“我们也去看看!”

  青乐跟朱一鸣等人赶忙跟上。

  走近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摊位上是在卖各式各样的纪念吊件儿!

  吊牌从十二生肖属相,到各类雕花动植物应有尽有!

  不仅如此,各类吊件的品质材质也各有不同。

  最便宜的是一般塑料材质工艺吊件儿,接着上档次的就是木质吊件儿。

  木质吊件儿基本都是纯手工打造,根据木质的不同价格又有高低之分。

  最后就是玉质吊盘儿最贵,但沁色不一,至于好坏则需要自己掌眼了!

  “原来是在卖吊件儿啊。”

  朱一鸣看了一眼,便觉得索然无趣:“小何兄弟,这些物件儿一般都是卖给来京都游客的,里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要不咱们就……”

  “哎,这位先生您话可不能这样说啊!”

  那摊位老板耳尖,还不等朱一鸣把话说完就立刻出言道:“咱摊位的东西可都是老字号了,一分钱一分货!”

  “这最便宜的塑料手工吊件儿也是由纯天然树脂胶打造而成,更别说咱摊位这较贵的木质跟 玉质吊件儿了! ”

  说着摊位老板更是得意一挥手,询问道:“各位,你们说我老徐家的吊件儿做得怎么样啊!”

 文学



  “不错,确实不错!”

  “对对对,我都是回头客了!”

  “之前给我那孙儿买了个玉质吊件儿,回去一鉴定还是上好的青玉呢!”

  ……

  摊位上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看上去倒是比较憨厚老实。

  听着一众顾客们的回答,何林也不由得眉头一挑:“哦?!这吊件儿还能捡漏?”

  说罢,他双目 凝神 一扫整个吊件儿 摊位。

  还别说,这摊位上的玉石 吊件儿上确实还有 不少盈盈透亮的宝光!

  “有点儿意思啊……”

  何林淡然一笑,对着摊位老板问道:“老板,你这吊牌儿都是怎么个卖法啊?”

  “嘿嘿,这位小兄弟有眼光!”

  那摊位老板嘿然一笑,憨厚笑道:“咱老徐家吊件儿,都是一分价钱 一份货,但是木质以及玉质吊件儿价格稍高!”

  “嘿嘿,但是不瞒几位你们说,我爸是个爱玩 儿古玩的家伙,”

  “常常在这些吊件儿中会稀下大本钱,在这木质,以及这玉质的吊件儿里,指不定就会有好东西!”

  说到这里,那中年摊位老板露出神秘一笑:“嘿嘿,所以呢……咱这老徐记吊件儿里还是有一定赌性的!”

  听完这摊位老板的话,何林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在玉质吊件儿中会有几处浓郁的宝光呢,感情还有这种手段?”

  “哎哎,小何兄弟。”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朱一鸣却低声喊了一声道:“你甭信这些摊贩儿的话,他们这样说其实就是抓住人的侥幸心理,为了高价卖这些吊件儿呢!”

  说着,朱一鸣一双小眼儿还不忘瞥了一眼摊位上满满的吊件儿 :“这么多的吊件儿,看都得把眼睛给 看花了!”

  “咱还不去那些专门 卖古玩的摊位上看看,指不定还能捡漏儿呢!”

  “就是就是,朱掌柜说得没错。”

  伙计 燕六儿赶忙点头,低声 应和道:“小何掌柜,这类骗游客买东西的商贩儿京都多的是,咱用不着在这里花时间。”

  谁知道何林 却淡淡一笑 ,满不在乎道:“哎,朱兄既然我跟青乐来了京都,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体验一下京都特色的纪念物件儿嘛!”

  说罢,他转头就对青乐问道:“小乐,你喜欢什么样的吊件儿 ?”

  “我 ?!”

  青乐先是一愣,随即眉头微皱看了一圈 摊位上的东西道:“唔……我属兔,那就要兔子的 吊牌儿吧!”

  “兔子的……”

  何林眉头一挑,转头朝着摊位上看去,

  随即却是眼中一喜,回头一摸青乐脑袋瓜:“嘿嘿,小乐你还真是一个幸运星啊!”

  “幸运星?!”

  对于何林这突然的一句话,青乐倒是 一脸 茫然。

  “老板,我要那个玉质的兔子吊牌儿!”

  何林可没有给青乐半点儿反应的时间,一指摊位上玉质吊件儿 区域就喊道。

  “好勒!”

  那中年男子应了一声,伸手就要去玉质吊件儿堆里抓取兔子吊件儿:“一个玉质吊件儿,三千块 !”

  “老板,我也要一个玉质的兔子吊件儿!”


赞(3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