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上课蹭桌角自慰叫出声来/玩弄娇小可爱稚嫩的

2年前 (2020-03-27) 新闻最前线 2145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城北有一条街,街南很繁华,房屋鳞次栉比,街北则是一片低矮的房屋,潮湿泥泞的路,乃是京城的贫民窟。


  这一片区域杂乱不堪,空气中泛着怪味,穷人在此艰难求生。


  卢三拖着病腿,担着空木桶,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在经过一个烧饼摊前的时候,用今日好不容易赚来的三个铜板买了一个烧饼。


  他将烧饼放在怀里,走着的时候,忍不住低头闻了闻那香气。


  好不容易回到家,他推门进去。


  房间逼仄,只有一床一椅,还有墙上挂着的一把刀。


  卢三看着那把刀发呆,这是他存了十几年的钱,让铁匠铺打的,和他当初在战场上用的那把刀很像。


  卢三走到那把刀前,抚摸着那把刀,愣愣出神。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那段金戈铁马的日子。


  再往前些,他记得他参军时,娇美的妇人在门口送他的模样。


  他往外走出几步,又突然往回,将她抱了起来,引得她一阵娇笑。


  “待老子挣得战功,封了官,接你做官夫人!”他踌躇满志道。


  后来,上了战场,他勇猛非常,逐渐就得到吕将军的赏识,升为副将。


  夷北一战,本是吕安领兵出征,行至半途,被敌军埋伏,吕安受伤,便由他继续带兵出征。


  那一战打得极为惨烈,他带去的五千人,除了他外,无一幸存。


  但是,却打败了敌方三万人,这一战也奠定后面打败楚国的基础,所以是很重要的一场战争。


  卢三作为夷北之战的第一大功臣,必定封官加爵。


  吕安为他举行了庆功宴,彼时,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他被围着,意气风发,喝了许多酒。


  待他醒来的时候,他却成了犯错的将领,被痛打一顿,那些人还想杀他,将他扔在乱葬岗。卢三命大,捡了一条命,逃回来,腿却废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夷北一战的战绩成了吕安的,而他的妻子,也在他征战的这些年里,因病去世了。


  他一无所有了!


  卢三咬了一口手中的烧饼,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他也想要一个公道。


  但是没有证据。


 文学

  许多时候,他觉得自己这种废人活着作甚,还不如死了好,但是却咽不下这口气。


  卢三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


  他若是去找吕家,可能会再被杀人灭口一次!


  所以,他只敢以卢三这个名字,生活在京城最肮脏的角落,偷偷关注着吕家。


  吕安的儿子死了,妻子是毒妇,这算不算也是报应?!


  他要活着,看着吕家人遭报应!


  卢三啃完一个烧饼,敲门声突然响起。


  卢三独来独往,没什么相熟的人,谁找他呢?


  卢三带着疑惑起身,打开破破烂烂的门,便看到门口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来人身着锦衣,俊美不凡,周身威压,一看就是个贵人。


  卢三眉头一皱:“你走错了门了吧。”


  说着就要去关门。


  男人的手抵住门:“我是刑部尚书,知晓你有冤情……”


  卢三神情一怔,手一松,男人便走了进来。


  卢三看着他:“你说……你是刑部尚书?”


  “对,刑部尚书乌煜。”卫擎道。


  “我的冤情……”


  “卢绍,夷北一战,本是你的功劳,被吕安侵占,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卫擎道。


  卢三猛地抬头,看向卫擎。


  “对,不公平!就是因为想要一个公道,所以我苟且偷生,不舍得死!”


  “我还你一个公道。”卫擎道。


  卢三的心怦怦乱跳,又觉得没这般好事:“你为何……要帮我?”


  “我是刑部尚书,自然替人伸张冤屈。”卫擎道,并没有透露太多。


  卢三心中其实是半信半疑的,他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人,能为了他一个平民,去得罪吕家。


  但是,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也想抓住这个机会。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