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的奶水*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高H

2年前 (2020-03-31) SEO教程 686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你滚开你不要脸,放开我,我要告你强奸,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听到告你这两个字眼,韩金生的脸瞬间暴怒,毫无怜惜的把她狠狠甩到了床沿上,趴在了那,想告我,看来你真想死,装什么贞洁烈女,你还在我身下欲求不满,装什么纯洁?老子最反感的就是你们这种装纯,犯贱的女人,这件事到此为止,给我滚,一字字刺的靳云痛哭不止,尊严被践踏的一无是处,终于忍无可忍抬起愤怒的脸:


  你这个流氓,你这个禽兽,我就去告你去,韩金生听后竟然不怒反笑:告我,使劲告,你去啊,你那裸体早被我录了下来,到时候让所有人都好好欣赏一下,你在我身下的浪声,说完,反手甩给了她一个耳光:贱货,


  韩金生骂骂咧咧的摔门而去,靳云的身体猛然一颤,韩金生的话,宛如一道电雷,直直劈向她,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哭泣,呆滞的眼神很是可怜!


  男女之事,男人始终抓住威胁女人唯一的弱点就是:裸体照——让女人敢怒而不敢言—


  靳云轻轻抹去残留下的眼泪,跪爬着找出自己的衣服穿好,无声的痛苦抗拒,只能埋在心底,走出旧居民楼,都未见史文静一眼,靳云不傻,很快想到这件龌龊事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都说与人为善是修养,亲疏分明才是本质,是怪自己傻?还是修养所累?


  难以启齿的苦果独自承受着,走在回家的林荫道上,一阵夏日的清风吹在了靳云的脸上,神情还在患得患失般难以抑制,如同被施了法,一步步目光呆滞的朝前走去,记忆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想忘忘不掉,吞噬着你,很难受,很痛苦,可怕的回想历历在目,内心一遍一遍的祈求着:我该怎么办?谁来帮帮我?


  她想起了王家的人,想起了报警,她却不能接受,她害怕,那些画面公布人前,她只能永远活在别人异样,嘲笑的眼光里,茫然无措的就这样走着____


  其实不论是人的意愿还是内心的执念,太多的理由,生活,只是精神所致的外力因素,而不是身体的侮辱和摧残,你内心的强大,还是不甘世俗的眼光,人,注定活在世界里,死何惧,生又何难?所以人宁可活着背负所有的罪恶,也不愿一死解脱,生活没有所谓的公平,你的心态,你的善良,决定你的公平!


 文学

  凝望咖啡厅,因中午时间,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我说你怎么总是糗事不断呢?幸好你打电话时我正在商场,我现在不得不对你好奇心加重,孟嫣然一副审讯的架势坐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回答,她很清楚,这不是意外,是恶作剧,可被恶搞的人是自己的好友,他一向温和的人是谁这么无聊,可恨,去整他,她恨不得现在就为他出这一口恶气,李允浩淡笑一声道:


  所以这次才找你帮忙,让子寒知道,以他的脾性还不得成了他一年的笑点,孟嫣然仅听到这三个字,心悸不止却又眼神晦暗一片,只是一瞬,看向李允浩道:到底怎么回事?说吧!


  李允浩微笑着,眼神带有一丝光晕,整个人散发着迷人的风采,神情似憧憬般的美好,对未来的一种幸福的承诺:我爱上了一个学生,我要娶她,李允浩的眼神里凝聚着执着与信守,不料惹来孟嫣然的嗤笑:


  你抽什么疯?全世界有几个师生恋有好结果的?你不会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眼睛吧!


  不料李允浩眸子里闪过一丝恼怒:我为她才选择做老师,她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好女孩,无人能比,我不容忍别人有一丝的偏见!


  孟嫣然看到他为了一个女孩对自己动怒,来维护他心里的那个人,让她很是惊讶,从相识以来,对待爱情,他是最真的一次,曾经的不婚主义者,已然沦为了爱情的奴隶,祝福的话让她无从适口,师生恋,她不看好,只好劝慰道:你再好好想想吧,她值不值得你去爱,甚至放弃一切,是否是你的唯一?


  李允浩语气不容置疑道:我不需要再想,她这一生都是我李允浩最珍爱的女孩,他的果断和坚守,使她无从反驳,沉闷的气氛一时间笼罩在整个咖啡厅!


  夜的月色,淡淡朦胧,王家欢聚在餐厅,餐桌上,一笑一语在靳云的心里是多么的刺眼,似乎从小到大都没有真正的体会过家庭的温暖幸福,发生这件事后,她是多么的渴望着,想得到父母的关爱,可有些人的不幸只有自己承受,这就是所谓的人命吧!


  小云,你今天炒的竹笋怎么这么咸唉?我们家可不是盐商,王倩说着直接吐了出来,太齁嗓子了,她受不了,有些郁闷的看向靳云,真搞不清楚她怎么了,一下午都是精神恍惚的,今晚的饭菜她实在承受不起了,让她不得不一吐为快。


  却不知,靳云的眼泪在无声中漫开,有委屈,有害怕,可话到嘴边什么都不敢说,赵可欣看去,忙安慰道:小云,倩倩心直口快,没别的意思,不哭了,好孩子,夏颜却不免有些不耐道:你哭什么呀,又没说你什么!


  谁知,泪水如汹涌般席卷,赵可欣一阵无语,这两个女儿,都这么大了,说话做事真是让人操碎了心,王子寒不语,饭菜的味道对他而言没有太多苛求,爱她之所爱,吃她之所喜,看到靳云的哭声,更是无感,他的聚焦点永远在夏颜的身上。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