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叫大点声 欠cao的sao货-校花莹莹被老汉调教

2年前 (2020-07-02) SEO教程 1760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想到儿子她肝肠寸断,但是不离婚,她一生都将葬送在张一丁手里。她相信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人生不缺翻盘的机会。


  “妈,爸小丁丁就拜托你们了。有事给我打电话。”临走她抱着小丁丁亲了又亲。


  ………………


  拿着离婚协议,吴英有种重生的感觉。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原本一直有些昏沉的脑袋也感觉清醒了好多。


  “喂,吴英你身体恢复得还好吧?”吴英没想到王自立会在这时候打电话来。


  “还行。我和张一丁离了。最迟后来我们就把房子退给你。”


  “好。我下周六和江丽霞结婚,你可以来参加吗?”


  “哦。恭喜恭喜。下周六?这么快。行,到时我一定到。需要帮忙吗?”


  “嗨,本来想让小丁丁来帮快滚床,看样子不行了。”王自立有点遗憾地说。


  “应该可以吧。叫你妈给丁丁他奶奶说。现在丁丁都是他爷爷奶奶在带。”


  “好,这件事就交给我妈了。接下来你有啥打算?”


  “下周到省城,那边有朋友开了间茶坊请我去帮着管理。我明天就带我爸妈先到那边去。你知道我爸妈也算落叶归根了,他们俩本来就出生在省城。机械厂的房子昨天卖了二十八万,在省城可能给个房子首付。不管怎样,离开这个伤心地,对我们家都是好事。挂了。”吴英说完挂断了电话。


  挂了王自立的电话,吴英马上拨通毛厂长的电话“喂,毛老板,我这边把所有的事情都完结了,茶坊的事你不会逗我玩吧。明天我们就到省城来……。”吴英想再次确认。其实毛老板请了她不下十次,毛老板每次在她们茶坊喝茶都有种特别的感觉。他觉得这茶坊经营得这么好,吴英真是女中豪杰。


  一年前毛老板在省城送茶时,在省城西街看到一间茶坊转让的广告,心里一动,萌生了开间茶坊的心思。经过深思熟虑,他觉得西街的地理位置和吴英她们那家茶坊相似,这里有机关单位,还有高校和好几幢高级写字楼,经过推算,如果在这里开茶坊应该比城果的生意好得多。但是这样的位置,茶坊为什么要转让呢?亏了?为什么亏?


  他化了半个月的时间去做深入调查,最终确定经营不善。想到城果的吴英,他一下抓住了命脉,高薪聘请吴英出马在他的茶坊来工作,开出的工资比她在城果的高出两倍,另外给她两成干股。他相信这样的条件任何人都不可能拒绝。对于吴英是否离婚他不介意,那是私事与他无关,他这个人一心想的就是怎么赚钱。接到吴英的电话,他第一时间到茶坊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


  吴英一回到青柠小区就告诉父母已经拿到离婚协议。马上收拾东西明天到省城。


  “英子,这么急?”吴妈妈看着女儿憔悴的面容担忧地说。


  “哪那么多话,收拾东西,你不是早就念叨想回去看看吗?”吴爸爸瞪了吴妈妈一眼。


 文学

  “英子,爸爸早想离开这个伤心地了。到省城去走访一下多年未见的老亲戚,说不定能找着机会也未可。”吴爸爸安慰道。


  “爸,我已经找好工作了,工资还行,比这里高出两倍,另外还有两成干股。经济上问题不大。只要你们俩身体好就行。”吴英说完,看着两鬓斑白比同龄人老了几岁父母,心里一酸伸手擦了擦眼睛。


  “回到家乡多找找老同学,老亲戚说不准你们会越活越年轻。”吴英心里想。


  ……………………


  王自立打完电话。江丽霞说“这么快就离了,不是说张一丁是渣男吗?他能这么爽快?要不然英子净身出户,连儿子都留给张一丁了。”


  “嗯。想想我们自己的事情,去找家婚庆公司,由他们一条龙服务。专业的事交给专业办。”王自立不想纠缠在吴英的事情中,岔开话题。


  四月二十六日这天阳光明媚,天上白云朵朵。一大早王自立就穿戴齐整,在婚庆公司司仪的坚持下第一次穿了双增高鞋。猛然增高了五公分,王自立感觉像在走高翘别扭。


  坐在第一辆贴着喜字,扎着大红花的宝马A六接亲车里心里有些小激动,终于要成家了。他的车后紧跟了五辆同款式宝马接亲车浩浩荡荡地绕着城果转圈,婚庆公司的安排必须沿城转一圈再到新娘家里接亲,这样显得大气。


  王自立因为昨晚失眠,基本上没怎么睡,这会在车上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砰……”的一声。一辆水泥搅拌车莫名其妙的将王自立乘坐的宝马车撞得连翻了两个跟斗。好在大家都系了安全带。王自立的头连着磕在车子的玻璃上,在第二次翻滚的时候头撞到雨刮器的刮档上额头撞掉了一大块头皮,顿时血流如柱。


  车子倒扣在地上,车里的人全部扑车顶上,王自立眼前一片模糊他伸出右手将血擦掉,新的血又涌了出来。


  “快救人,快。”车外人声鼎沸。大众人的帮助下,车子翻了过来。王自立在翻过来的那一瞬间头皮一炸,意识陷入一片混沌。


  “王自立,王自立,王自立……”王自立听着叫他的声音,拚命想睁开眼睛,几次都没成功。


  “王自立,王自立……”这次随着喊声,一股热气从头顶灌入。身体四肢百骸都被这股热流注入了生机。


  他睁开眼睛看向四周。自己居然躺在医院。医生刚刚给他处理了伤口,额头上缝了七针。


  “医生,他怎么还没醒?是不是撞坏了脑子?”刘智慧担心地问。


  “没事,就是皮外伤。”


  “妈。”王自立翻身起床。


  “好多钟了。我换辆车,马上去接江丽霞不能耽搁。”王自立说着就要往外冲。


  “医生,他这样行吗?”刘智慧问医生。


  “没事,就是点皮外伤。”医生重复了之前的话。


  处理车祸占用了绕城一周的时间。王自立额头缠着白色纱布,王自立了顶红色的帽子戴在头上。


  王自立心里千头万绪,这婚结得……唉。他摸了摸额头,已经不痛了。


  因为带着伤,有人打电话告诉江家车祸的事,江丽霞想脱掉婚纱,被江妈妈痛骂了几句才罢休。本来想要为难新郎的几个请来的亲戚也无心为难了。王自立一到江丽霞不顾一切地从里面跑出来,扑在王自立怀里声音哽咽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老天照应,让我们有厚福。”王自立笑着拍了拍江丽霞的后背。


  萬泰大酒店婚礼厅里,王自良和笑笑正有序地安排着早到的客人。刘智慧和王志强陪着刘王两家的亲戚坐在两张大桌边闲聊,看起来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车祸。


  婚礼在欢快的音乐声中拉开序幕,婚礼主持人宣布婚礼一切从简。大屏幕上放映着他们俩的婚纱照和婚房。主持人指着大屏幕说他们,感谢大家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婚礼……


  接下来让我们大家举杯祝他们百年好合。恩爱绵长。……


  “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面面相觑。不解。王家老爷子一下子拉长了脸问王志强“你们这是搞什么名堂?结婚新郎新娘不上台叫啥结婚?”


  “没见到他们俩来呢?我马上打电话。”王志强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真没想到王自立办事这么不靠谱。


  “王自立,你搞啥名堂,这婚还结不结了?还不快来。”


  “堵车,哎,今天真不知啥情况,一路堵。你让二哥和笑笑帮忙应酬一下,我刚才给主持人说了,婚礼从简,大家先吃饭。……”王自立他们车队从江家出来,前面就有几台面包车慢悠悠地并排开着,当他们要超车时,对方立刻别过来,这一路上就像老牛拉破车。眼看着吉时快过了,江家妈妈赶紧叫王自立快打电话叫主持人将婚礼从简。几个帮忙的气不过,找到对方理论,结果引起纠纷被拉到派出所。


  快到一点他们才赶到萬泰大酒店婚宴厅。大厅里的客人已经走了一半。


  “王自立,呵呵,结婚为啥不请大哥呢?来拿着哥哥的大礼。回家慢慢看。”张一丁将一个大红包递给王自立。眼里闪过一丝戾气。


  “一丁呀,你儿子真乖,上午给他们滚床时笑得咯咯咯的,长得像好英俊,跟他妈长得太像了。”刘智慧看着张一丁想起上午小丁丁给王自立滚床时的样儿就好笑。


  “哦,他们人呢?”张一丁皮笑肉不笑地问。


  “他们走了。刚才我看见吴英抱着他和你父母一起走的。”王志强说。


  “哦,我也走了。”张一丁扫了眼大厅快步跑了出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