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秀婷妇欲欢公爽*娇妻呻吟迎合粗大

2年前 (2020-07-03) SEO教程 800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她不是说这件事不对,而是这件事不可以,抄家灭族的大罪!忠国夫人是谁!“娘不是我理解的那样……”

    莫老夫人突然觉得十分疲惫,声音有几分倦怠:“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算来,七八年了吧,那时候他很喜欢那姑娘,不像个孩子一样偷偷带着她翻山来咱们家玩……”

    莫夫人觉得老夫人在说陌生人。

    莫老夫人却笑了:“不像他是不是,我也惊讶他那样一板一眼的人婚前与人私相授受……可那就是他……”莫老夫人的神色又沉默下来。

    “可……”

    莫老夫人脑海里下意识闪过忠国夫人说话的态度,不自觉的反问出来:“为什么可是,他不能要想要的吗。”

    “娘,那是忠国夫人,何况……折文总要,生儿育女。”

    “你缺孙子孙女!”

    “但折文缺,总要有人继承他的衣钵,给他养老送终。”老夫人太想当然,谁又能事事如意、处处顺心,她承认折文有遗憾,可谁没有遗憾。

    “你,你……”莫老夫人气的够呛:“然后他为了我们两个人老不死的,成了家,每年从关外回来,还要应付一个记不得名字、认不清样子的妻子,劳心劳力的做好人相公。”

    “娘,你严重了,怎么会……”

    “为什么不会!”莫老夫人冷吭一声:“国公一辈子收边关不回来,你心里没怨恨。”

    莫夫人底气不足,但:“被宫里知道了……”死无葬身之地。

    “他几年才回来一次……”

    莫夫人觉得老夫人疯魔了。

    ……

    不单莫夫人觉得老夫人疯了,莫云翳听完母亲的话也觉得母亲病的不轻:“娘,你在说什么。”简直——

    他以为母亲和祖母这些天没有动静,已经接受这件事,想不到会说出如此没有分寸的话。

    莫夫人看着儿子,莫名松口气,她想不出自家沉默寡言、循规蹈矩的儿子怎么偷偷带女孩子回家,情难自禁。

    但她希望儿媳妇一心扑在儿子身上,别说十年八年见不到,就是一辈子不见,也愿意无怨无悔的守着儿子。

    更何况他莫家什么人家,嫁给她出类拔萃的儿子,世子妃的荣誉和莫家掌权人戳手可得,足以抵消所有顾虑。

    但是……老夫人的话又让她犹豫,她也怕儿子真不管不顾的上了战场,还往最危险的地方去。

    莫夫人想起折文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事不关己,至少他曾强烈拒过婚,说明,他很喜欢当年那位女孩子吧:“你别激动,娘没有怪你的意思。”

    “这不是怪不怪我,是娘怎么能说出如此失礼的话,您将忠国夫人置于何地。”

    “娘没那个意思,而且娘现在才知道这件事,就想着如果你喜欢……”

    莫云翳严肃的看着母亲,他没想到母亲又这样离经叛道的想法,她母亲私下里没少不耻忠国夫人,现在却提出这种可能。

    莫夫人被看的尴尬,说的更没有底气:“短短数载,娘想着你如果喜欢,我就当认了。”

    “娘连大梁礼仪法度都不顾了,忠国夫人什么身份,容你我在这里推阻,祖母年纪大了,有些事喜欢胡思乱想,娘也跟着她胡闹,难道娘觉得皇上和太皇太后是瞎了聋了,又怎么看忠国夫人的的品性。”

    品性?“她身边有人的事儿还能是假的?那么多人看见了,她身边肯定有人,她都敢做,何况你又……喜欢……”最后两个字说的有点低,其实她也怕,这是杀头的大罪。

    但她儿子不是要外任了吗,不一定几年回来一次,谁能想到她儿子,女人吗,得不到的时候想的不行,得到了未必会在坚持,怎么算,对她儿子也没有坏处。

    莫云翳无语:“……异想天开!”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跟他说这些,他让他将牢底坐穿。

    “你敢说她没有。”看她那样子,恐怕没将任何人看在眼里,紫金殿想去就去,皇位在她心里恐怕是先皇让给皇上的,皇上表面还不敬着她,她早晚:“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是你?”

 文学


    莫云翳拍案而起:“娘——”

    莫夫人吓了一跳,对儿子她有本能的敬畏:“我……就是看你喜欢……”

    “我不喜欢!”莫云翳眉头紧皱,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喜欢她的生活态度和毫无道德感的肆意妄为,简直没有束缚,怎可……

    莫夫人有些懵,又有点高兴:“不喜欢……”太好了,不喜欢,她也怕死。

    莫云翳目光黯然,其中种种,他亦说不清楚,他甚至准备冒天下大不为违娶她,看她只能给一个随便相处一二的位置,简直——

    莫夫人放心了,只要不喜欢一切都好,还是他儿子好:“那你觉得城中谁家女……”

    “娘,不要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我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找好了人,准备成婚。”

    “……”莫夫人一时无言,突然觉得儿子很陌生。

    莫云翳觉得有必要提醒母亲:“娘刚才的话如果被上面知道,轻则全家流放,重则诛灭九族,娘还是不要再说忠国夫人身边有人的话了!”

    莫夫人看着儿子的眼睛,瞬间打了个寒颤,他……不高兴什么?

    “孩儿告辞!”

    ……

    “去查一下夫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和小七之间的事,除了祖母、五老爷没人知道才对,而这些人都不会说出去。

    “是。”

    ……

    项承对莫云翳即将外放的事,叹息、尊敬、松口气都有,说到底希望他走,毕竟对莫云翳曾经想做的事‘心有余悸’。

    三山花节的事,他差点怀疑莫云翳,怕心慈受不了莫云翳的蛊惑,现在看来是自己小人之心,走了就好,虽然是个不错的孩子,但无份吧。

    项承又想到了芬娘,如果……哎,即便有如果,莫家恐怕也未必愿意次嫡家的嫡女嫁过去,到时候也是受委屈,不想了。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