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SEO教程 » 正文

总裁跪趴高H秘书攻/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深圳seo 2020年09月17日 SEO教程 13605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楚瑛醒来,洗漱后问道:“外头的事怎么样了?”


  解晴说道:“郡主,福叔、胡高跟窦诚都在外头等候。”


  贾峰主要负责抓捕官员以及抄家,所以现在还没有回来。其他人将主要人物给抓了,剩下的事都交给下属去办了。


  楚瑛换了一身衣裳后去见了三个人,看向三人笑着问道:“用早饭了没有?”


  三人一起摇头道:“没有。”


  “那先吃早饭。”


  窦诚说道:“郡主……”


  没等他说完,楚瑛摆摆手道:“不急这一时半会,等吃完饭再说不迟。”


  这又不是打仗,耽搁一会可能会影响战局。整个洪城都在她的手里,那些人除非会钻地洞否则逃不掉的。


  过了一会早饭端了上来,楚瑛看得脸差点裂开。虽胡高跟窦诚他们的胃口都不小,但也用不着拿铜盆来装面条吧!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鬼主意。不想楚瑛一碗面条还没吃完,胡高已经在吃第三碗了。


  胡高见楚瑛看着她,擦了下嘴不好意思道:“郡主,这面条太好吃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以前在淮王府内吃过饭,不过都是吃的大锅饭。那饭菜已经很好吃了,没想到郡主小厨房的饭菜才是人间美味。他都在心里琢磨着,以后怎么蹭饭呢!


  楚瑛笑着说道:“喜欢吃明日再让张师傅给你做。不过再好吃也别吃得这么急,容易噎着的。”


  “谢郡主。”


  楚瑛听完了胡高跟窦诚的汇报就让他们先去,然后才问了福叔:“有没有把握让蔡志义松口?”


  福叔说道:“郡主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吐口的。”


  不想这次福叔碰了个硬钉子,将所有的酷刑都用了蔡志义还是没松口。


 文学

  楚瑛倒是不意外,说道:“皇帝既能派他来,自是有把握他不会叛变。”


  这种自信并不一定源于忠心,也可能是将其家人捏在手心,这世上有不在乎父母妻儿的还是极少数的。


  福叔有些遗憾。若是蔡志义能所知道的都招供,那他们以后打探消息就方便了,可惜碰到一个硬骨头。


  “郡主,那这人怎么处理?”


  楚瑛沉默了下说道:“将他的人头挂在城墙上,挂三天三夜。”


  这人头不仅是为了震慑军中与城中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更是为了给皇帝跟朝臣看的。想看她的命,凭真本事来,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没用。


  福叔没想到楚瑛会这么安排颇为讶异,不过很快就点头道:“是,老奴这就去办。”


  蔡志义是硬骨头但他的下属却不是,从这些人嘴里还是挖出来许多有用的信息。比如他们这段时间策反的人员,都招供出来了。


  淮王通过安插在锦衣卫的暗谍知晓一些名单,但没这些人的详细。拿到供词,淮王就与刚回来的贾峰说道:“将这些漏网之鱼全都抓了。”


  贾峰立即去办。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问盘查,查出军中有八个中层将领被策反,五个官员反戈。这些将领都是愣头青,被人一鼓动就上头了。地方上的官员就精得很,事情没定性之前不表态。


  淮王很是意外,说道:“黄茂荣竟然没被蔡志高说服?”


  感觉打探到的消息,有两个晚上陌生人进入黄茂荣的家中,他当时没抓人是楚瑛不在洪城怕牵一发而动全身。但不管是他们自己的人,还是蔡志义的人都说他没有投诚。


  淮王说道:“阿瑛,虽没证据证明黄茂荣投靠了朝廷,但并不表明他是清白的。阿瑛,这人不可信。”


  楚瑛说道:“父王,这人颇有才干,还是可以用的。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们越来越好,他就不会做自掘坟墓的事。”


  淮王也知道他们急缺人才,现在地方的官员都是一个人当两个人在用。不过俸禄涨了不少,他们倒也没有怨言。


  将名单放下,淮王问道:“阿瑛,这些人你怎么处置?”


  楚瑛没有说话。叛徒是一定要死的,但他们的家小怎么处置她还在犹豫。


  淮王一看就明白了,说道:“阿瑛,现在不能妇人之仁。若是你将他们的家小都放了,那些暗中观看的人会怎么想?他们知道叛主只自己死不会牵连家小,行事就更没顾忌了。”


  楚瑛下不了决心。


  “阿瑛,斩草不除根,春风春又生。”


  楚瑛听了这话心头一紧,然后下了决心:“父王,他们若是以后有本事来杀我,那也是我的劫数。父王,不涉案的女眷不杀,若是愿意嫁人的就安排他们嫁人,正好军中光棍多。若不愿嫁人,可统一安排她们进被服做工。至于那些孩子,可以跟着母亲,没有母亲的六岁以上的放进农场干活,六岁及以下的送到孤儿院去。”


  她真的不喜欢株连,杀匪贼跟叛主的人她不会手软,但要杀了这些手无寸铁铁的女眷跟不知事的孩子,她怕会天天做噩梦。


  “阿瑛……”


  楚瑛摇头说道:“父王,林沫跟项明远等为首之人,家小陪他们上路,其他的从犯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处置。父王,我无愧于心,也不怕他们来报复。”


  看她神色坚定,淮王知道说服不了她了:“好吧,既你决定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只是阿瑛,你这样妇人之仁会留下巨大隐患的。”


  楚瑛说道:“父王,未来如何我不知道,但我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


  “不后悔就好。”


  送进被服场跟农场的人都要签契约,做满二十年可得自由,若是表现优秀到时候可提前获得自由。之所以说是二十年,也是给了这些人一个指望。


  众人都以为这次楚瑛又会大开杀戒,却没想到处置如此温和。那些犯人家中的女眷,没有生养的都答应改嫁,有孩子的也有大部分同意改嫁。


  这个结果在楚瑛的预料之中。进农场或者被服场没日没夜地干活没工钱不说,还没有自由跟坐牢一样。既如此还不如嫁人,运气好嫁得的男人贴心日子也好过。


  一段时间后,淮王与楚瑛说道:“你知道现在外头说你什么吗?”


  积累了一个月的公务,楚瑛这段时间忙得昏天暗地的。闲话传闻什么的也没时间去听:“说什么了?”


  淮王笑着说道:“说你太狠毒了。背叛你不仅老婆会改嫁,连孩子都跟别人姓了。”


  楚瑛说道:“不管是改嫁还是改姓,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