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SEO教程 » 正文

污粗长深粗黑硬烫大啊H 校草硕大布满青筋

深圳seo 2020年09月28日 SEO教程 1190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李定国如果不降,可以带兵逃向河南腹地,去跟盘踞在那里的罗汝才作伴。他若敢留下来,则将被五个正规师合围,并且还有大量农兵参与。

    投降了也好,上万匹马啊!

    有几千匹骑兵装备的好马,还有几千匹马队装备的劣马——虽然那些好马,比济州岛的马儿好不到哪里去。

    李定国投降之后,黄幺挥师拿下整个汝宁府。

    大同军之前就占据半个汝宁府,而今全部吞下,又给赵瀚增添负担。这破地方十室九空,连罗汝才都看不上,就算移民过去,持续旱灾也种不起来啥粮食。

    前三年必须赋税全免,接下来几年,也得赋税减半,这样才能慢慢恢复生机。

    南阳府相差不远,但旱情稍轻,人口也更多。

    汝宁府、南阳府,都属于河南地界,赵瀚占下来纯属军事目的。

    张献忠主力已灭,整个湖北虽有守军,但大部分城池选择投降。少部分城池选择抵抗,还有些守军遁逃为寇,接下来就是慢慢攻城和剿匪。

    还有,围剿大别山里的张献忠!

    张献忠的日子很不好过,当大同军占领英山、罗田二县之后,他的军粮完全被断绝,只剩下抢劫山民粮食过活。

    战马也有许多被饿死,倒是经常能吃到马肉。

    李定国单骑进山,有大同军提供情报,也耗费一个月才见到张献忠。

    “你怎在此?”张献忠问道。

    李定国叹息:“兵败了,白文选投敌,诈城堵截后路。敌军三面合围过来,孩儿不愿带兵流窜河南,便下令全军投降。”

    “白文选这个王八蛋!”张献忠咬牙切齿。

    李定国说道:“父亲也降吧,吴王承诺不会赶尽杀绝。”

    孙可望说:“你信他的鬼话?”

    李定国说道:“吴王还是信得过的。”

    张献忠让孙可望闭嘴,问道:“他想怎样处置我们这些老贼?”

    李定国说道:“父亲可知道东蕃?”

    “没听过。”张献忠说。

    李定国说道:“东蕃是一大岛,地盘比寻常的府还大,距离琼州岛不远。岛上有汉民,也有许多生番,吴王的意思是,我们这些老贼都去岛上,从生番手里抢夺土地。”

    张献忠大怒:“老子纵横中原十余年,竟让我去跟野人打交道!”

    孙可望笑起来:“我现在相信赵瀚所言了。”

    李定国又说:“吴王让孩儿给父亲带话,去了东蕃岛,只要是从生番手里抢到的土地,都归我们所有。不拘水田旱地,每人最多可占二十亩,每户最多能有十人。这样一来,咱们每户就能有二百亩地,足够在岛上做地主了。”

    “二百亩也算地主?”张献忠不屑道。

    李定国继续说道:“每人占据二十亩之后,可以继续从生番手里抢地。不拘土地好坏,抢来十亩地,交给官府七亩,剩下三亩都是咱们的。如此,每人可有五十亩地。超过五十亩,还可以继续占地。每抢到十亩地,自己可得两亩。若是超过一百亩地,每抢到十亩,自己可得一亩,而且不设上限。”

    张献忠又好气又好笑:“这是把咱们当骡子使唤。”

    老回回突然说:“其实这样也不错,每人一百亩,每家十个人,这就一千亩地了。多多生娃,再分户口,接着继续去抢。二十年以后,谁人不子孙满堂,谁人不是大地主?”

    此言一出,老贼们面面相觑。

    虽然不能人前显贵,但在岛上做大地主,而且还多子多孙,似乎也是不错的日子。

    李定国说道:“父亲若愿投降,吴王答应归还妻妾子嗣。但只能带走一妻一妾,其他妾室需留下来改嫁他人。”

    张献忠在湖北安定之后,已经有后代了,而且一子二女。

    不过妻妾子嗣,对张献忠来说无所谓。

    历史上,张献忠决定出川抗清,离开成都时把妻妾全杀了,还把仅有的一个儿子杀了。他杀妻杀子的理由是,兵败之后不让妻儿被贼所擒,同时也是为了安抚孙可望,说世子之位肯定留给孙可望。

    眼见麾下将领颇为意动,张献忠根本无法拒绝。

    以前做流寇没退路,现在赵瀚给了退路,甚至还能多子多孙当地主。陷入绝境的老贼们,又有几人不想活命呢?

    七月,张献忠带着骑兵出山投降,赵瀚遵守承诺把他们的妻儿送来。

    汉阳府城。

    张献忠第一次亲眼见到赵瀚,他虽然惊讶于对方的年轻,但还是板着脸说:“成王败寇,我虽输得不服气,但终归是输了。你有甚好说的,便一并说完吧,改主意杀了我也成!”

    赵瀚懒得跟这货计较,只提醒道:“东蕃岛有许多生番,喜欢猎人头颅,被岛民称为猎头族。你们安置的地方,都跟猎头族靠得比较近。把你们每三十户编在一起,分散于全岛各地,想要土地就自己去打,不许抢劫杀戮汉民!如果粮食不够,可派人去官府借粮,我也不会让你们饿死。每三个月,会有船只抵达,你们在山中获得的皮货、木材,都可以卖给商贾。”

    “我就晓得没有好事。”张献忠郁闷道。

    这么多流寇,当然不可能让他们扎堆。

    一个流寇将领,配二十九个老贼,三十户安置在一处抱团取暖。

    可以理解为,三十户一个殖民点,分散在全岛各处撒下去,让他们自己发展。前期肯定日子难过,张献忠都有可能被猎头族弄死,又或者死于南方山林中的疾病。

    等他们占领足够多的地盘,就得分出一些给官府,赵瀚会组织百姓移民过去。

    这些人生孩子的速度,赶得上赵瀚移民的速度?

    流寇们打下的地盘越多,官府控制的土地就越多,移民数量将是流寇们的无数倍。

    等移民村落组建农兵,就不怕流寇做大。

    当移民足够多时,便可就地募兵,把荷兰人从台湾赶出去!

    至于李定国……

    说实话,赵瀚舍不得放走,主要是一种英雄情怀作祟。

    单独把李定国留下来,赵瀚问道:“我要扩编骑兵,你做百人将干不干?”

    李定国有些愣神,反问:“吴王为何独独厚待在下?”

    赵瀚笑道:“你军纪不错。”

    李定国的军纪确实不错,其表弟马思良带骑兵渡河之后,虽然缺粮到处劫掠村镇。但杀戮不多,以抢劫为主,没有故意杀人搞破坏。

    而且,李定国举兵投降,又说服张献忠投降,也算是立下了大功。

    就连贪生怕死的白文选,因为有诈城之功,都可以不用送去台湾打野人。

    白文选必须带着银子和家眷,前往南京居住,所带银子不得超过一千两。也不得带其他财货,如此就能轻松搜查其身家。

    想了想,赵瀚又说:“你可以挑十个人,留下来做大同骑兵。但不得做军官,只能做普通士卒,今后军功升迁一视同仁。”

    李定国仔细思考,爱将靳统武、表弟马思良被他留下,另外再挑选八个精于骑战的军将。

    搞定张献忠之事,赵瀚该回南京称帝了,崇祯上吊的消息已经传到南边。

    虽然打赢了张献忠,留下的烂摊子却一大堆。

    主要还是粮食消耗过多,民力透支严重。接下来还要大规模移民和赈灾,一想想那些,就够赵瀚头疼的。

    希望明年别再有大灾,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历史不变,今年已算崇祯年间的旱灾顶峰。

    明年全国旱灾面积将减半,但受灾省份朝着南方转移。以赵瀚的地盘而论,明年的大致受灾区域如下:五分之三个湖南、五分之二个湖北、二分之一个安徽、三分之一个浙江、四分之一个福建。

    后年还要来次更猛的,到时候湖南又是全省大旱,江西旱灾面积将达到四分之三。并且北方彻底缓过来了,全国旱情最严重的地方,全部都在赵瀚的地盘!

    赵瀚还得再扛两年大灾,接着再扛几年小灾。

    历史上的满清,真是天命所在啊。

    满清入关之后,北方瘟疫消停了,北方旱情也减轻了。反而南明小朝廷接着旱,旱灾严重的区域全转到南方。

    汉阳码头。

    张献忠带着一妻一妾、一子两女,以及二十九个拥有家眷的老贼,成为首批坐船南下的流寇。

    他回望城池,有些失落,又很快铁石心肠起来。

    投降是迫于无奈,因为部众都想投降。按张献忠自己的想法,人死鸟朝天,他要出山继续杀个痛快。

    如今既然未死,那就去啥东蕃岛,定然能够东山再起!

    造反他不敢,因为肯定没戏,但挣来几千亩田产,他认为自己绝对能做到。

    赵瀚对此无所谓,张献忠的田产越多,官府的田产就更多。而且,张献忠还得分户口,一个户口本最多十个人。分户之后,下一代谁听他的?

    李定国则留在汝宁府,加入新编的骑兵队伍,职务为大同军骑兵哨长,统领一百个骑兵。

    大同军依旧只有六个师,但每个师扩编为10000人,其中2500人为龙骑兵。

    另外,新编一个独立骑兵团,人数5000,皆为披甲骁骑,卢象升担任统帅。

    战马主要来自张献忠的投降部队,这也是赵瀚劝降的主因之一。剩下的,民间也陆续搜罗了一些,还有一部份战马来自济州岛。

    此时此刻,清军已经入关,一直把李自成撵到陕西,并且迅速派兵南下山东。

 文学

赵瀚面前摆着一摞手抄《大同字典》的书稿。

    钱谦益拱手说:“《大同字典》总共收字近万,比《说文解字》还多出二百余。”

    “昨晚我已翻看过了,各字的条目略显繁琐,可再行删改一二,”赵瀚没有再纠结《大同字典》,转而说,“今日把诸位学士请来,还有许多官员,是想把国号给定下。”

    “殿下既称吴王,国号可为‘大吴’。”钱谦益道。

    一直在搞情报工作的徐颖,由于北方混乱不堪,山东还大疫不止,情报工作很难再继续深入。

    他暂时在南京做各地情报汇总,此刻说道:“无论南北,大同一词已深入人心,国号何不就定为‘大同’?”

    李邦华说:“殿下乃燕赵人士,国号亦可为‘大燕’。”

    屋里举了好几十人,争来争去,整出好些国号,具体选哪个必须赵瀚定夺。

    赵瀚也纠结得很,问道:“国号‘中华’如何?”

    张溥抱拳道:“中华者,中国也。古往今来,王朝正朔,哪个不是中华,哪个不是中国?中华,中国,华夏,九州,天下,诸词同义,不可为国号。不论新朝国号为何,皆可称华夏中国,皆可称九州中华,何必多此一举定国号为‘中华’?”

    “此言有理。”黄宗羲支持张溥的说法。

    朱元璋的《奉天讨元北伐檄文》,里面大量出现中国、中华,甚至有“驱除胡虏,恢复中华”之语。

    除非放眼全球,否则“中华”确实不适合做国号。

    赵瀚想了想,突然笑道:“不记名投票表决吧。”

    在大明朝廷做过官的人,对这玩意儿并不陌生,廷推就经常不记名投票选举。

    特别是选阁臣、尚书、总督的时候,廷推属于常规流程。如果无法当场得出结果,大臣们就会推举出主选和陪选,一般有两到三个候选人名单。

    接着便是举行扩大会议,让众臣不记名投票,还要写出自己的推选理由。

    但决策权在皇帝,投票结果只是参考意见。

    而且,皇帝害怕群臣结党,往往选用得票更少的那位。有时候,候选人名单不能让皇帝满意,还会重新让大臣们廷推候选人。

    当皇权与相权反复拉锯时,候选人就得廷推好几次。

    如果皇帝绕过大臣,直接任命某人,或者直接给出候选人。这是破坏规矩的行为,证明皇帝和大臣的关系非常恶劣。

    就拿崇祯来举例,只刚开始那两三年守规矩,剩下的时候一直在破坏规则。

    赵瀚让人分发公文纸,大概一刻钟过去,投票全部上交。

    “唱票吧。”赵瀚说。

    张岱负责验票,郑森负责计票,陈子升负责唱票:“大同28票,大吴21票,大燕15票,大赣11票,大和8票……”

    没一个票数过半的。

    赵瀚仔细观察字迹,顿时就笑起来。

    由于都用台阁体写字,读书人的笔迹无法辨认,这还真属于不记名投票啊。

    “罢了,便以‘大同’为国号。”赵瀚能够猜得出来,徐颖、陈茂生、萧焕、左孝良这些人,应该都是给“大同”投票的。

    至于“大吴”的投票者,多半以江南士子为主。

    也多亏忽必烈开了头,国号都带个“大”字,大元、大明、大清、大顺,赵瀚国号“大同”居然显得很合群。

    赵瀚拍板决策之后,钱谦益立即奉承道:“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此谓大元;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此谓大明;保合大和,乃利贞。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