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 好舒服 快 深点口述*被强行打开双腿灌满白浆

4年前 (2018-09-26) SEO建站 1882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不信这是真的,可随即完颜宗翰的话语如尖刀般刺来,“郭京不是在训练六甲神兵,他只不过是赵佶和酆都判官间的沟通使者。”

    沈约脑海中光亮微闪,“勃极烈的意思是——只要赵佶献出全部子女,那阎王就会将郭京训练的人,改造成六甲神兵,酆都判官不但要帮赵佶取得胜利,还可以让赵佶长生?”

    杨幺质疑道:“可没什么六甲神兵,六甲神兵更像个笑话。”

    说到这里,他脑海中突然闪过洞庭湖下的那个场面——酆都判官召集出如鬼魂般的东西,而且战斗力惊人。

    那些东西如果就是六甲神兵呢?

    完颜宗翰立即道:“那是因为赵佶并没有遵守他的承诺。”

    诗盈突然道:“你撒谎,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对于父亲赵佶,诗盈自然心情复杂,汴京城破,身为赵佶的亲人,遭受难言的屈辱,这一切可以说是赵佶造成的。

    但赵佶毕竟是她的父亲,可如果父亲拿他们的性命换取某些东西,那父亲不是太过恶毒吗?

    这还是那个画出云鹰的那个父亲?

    完颜宗翰冷冷道:“你自然不知道,因为这个计划一直没有被赵佶真正的实施。”

    看着惊诧的诗盈,完颜宗翰缓缓道:“不是你父亲心慈手软,而是因为他始终没有完成契约中一个关键的事情。”

    “是什么?”诗盈有些激动反问道。

    完颜宗翰一字字道:“首要条件就是拿赵构的性命祭天。”

    众人怔住。

    完颜晟眯缝着眼睛,显然也不太清楚这些往事。

    诗盈亦有些发愣,“为什么要杀九哥?”

    赵构在赵佶的儿子中,排行第九,在诗盈的心目中,赵构不仅是眼下的宋室余苗,还是她的亲人。

    可酆都判官为什么要杀赵构?

    旁人茫然,沈约却是立即想到了一点——杀了赵构,就可以完全改变宋金的历史?!

    九州之王是否参与其中?

    改变历史早在悄然进行中。

    九州之王并非无所不能,但他可以利用和这个世界的某些人进行沟通,利用这些人的欲求、彻底改变某些事?

    比如说利用唐清凤的恨、杨幺的悔……

    但酆都判官在这里充当什么角色?

    沈约在和酆都判官打交道的过程中,只知道这是个极为狡诈的人。这人是真正的地狱之主?还是假借阎王之名,满足自己的愿望?亦或者,酆都判官亦受到九州之王的影响?

    完颜宗翰反倒不如沈约清楚往事,摇摇头道:“吾不清楚阎王为何要取赵构的性命。”

    他蓦地提及这段尘封往事,当然不是兴致所然,而是想要保命。

    眼下的情况,能活命的是有价值的人。

    他要成为有价值的人,这是他自保的方法。

    “但赵构没有死。”

    如完颜宗翰所料,完颜晟很有兴趣的说了一句。

    完颜宗翰立即道:“不错,根据赵佶所言,赵构竟像事先知道了风声,对父亲的召见金牌并不顺从,反倒杀了使者。”

    完颜晟喃喃道:“这个赵构倒是命大、很难被杀死。”

    他对此深有体会,因为金人也一直试图捕杀赵构,断了宋室最后的希望,偏偏他们哪怕将赵构追过长江、追到海上,亦不能除去赵构。

    而赵构逃命的途中,几经叛乱,但都是奇迹般的存活下来。

    完颜宗翰附和道:“不错,赵构的确命大。但赵构不听父命,却让赵佶方寸大乱,赵佶居然想和阎王玩个花招,在汴京找了个和赵构很是相像的男子杀了祭天,假称赵构已死。”

    完颜晟似有暗指道:“这真是自作聪明。”

    沈约听出完颜晟的言下之意,心道完颜晟不急于定完颜宗翰的罪名,就是要借眼下的压力,让完颜宗翰吐露所知的真相。

    完颜晟极为聪明,他知道偏听则暗的道理,显然也不完全相信给他透漏秘密的人,是以才综合各方面的所知来分析局面。

    从这点来说,完颜晟和他沈约用的方法大同小异。

    完颜宗翰缓缓道:“不错,赵佶以为骗过了阎王,而郭京所训练的六甲神兵在那时、亦展现出奇异的特征,很多人开始不知疼痛,具有了常人不能的神力。”

 文学


    这听起来和某些迷信组织很像,沈约却立即想到——暗界的科技就可以激活世人的潜力,九州之王做到这点也不出奇。但九州之王远在九州,无法亲自掌控那些招募的百姓,又用什么方法让那些人有了异常?

    完颜晟缓缓道:“但所谓的六甲神兵出城后,却是不堪一击。”

    完颜宗翰凝声道:“那是因为阎王又撤销了他们的神力。”

    完颜晟喃喃道:“看来阎王发现了赵佶的把戏。”

    沈约暗想——完颜晟认真的样子,绝不像觉得这是无稽之谈。这从侧面说明,完颜晟对酆都判官一事,也是极为重视。

    完颜宗翰叹口气,“事实的确如此,赵佶和阎王约定,赵佶杀了赵构祭天,然后阎王就派六甲神兵附体那些招来的百姓身上,替赵佶击退我军,然后让赵佶奉献其余的子女。赵佶伊始就骗了阎王,阎王遂以其人之道还其身,让赵佶失去了汴京、失去了一切。”

    众人微有唏嘘,暗想如果事实如此,那真是机关算尽、反误了自身性命。

    沈约却想——阎王为何要赵佶奉献出全部子女?

    这是个很奇特的要求?

    阎王要赵佶的全部子女性命做什么?

    除非……阎王此举,是让赵家绝后?!

    他因为从历史全局着想,倒很轻易的想到这点。

    “这些……当然都是赵佶告诉你的?”完颜晟轻淡道。

    完颜宗翰内心抽紧,可终于道:“不错。”

    完颜晟喃喃道:“怪不得你一力劝说我留下赵佶父子的性命,不但娶了赵佶的女儿赵璎珞,还保全了赵赛月。”

    说话时,他看了诗盈一眼。

    诗盈娇躯微颤。

    沈约亦是有些发怔。

    他发怔不是因为知道了诗盈真正的名字,而是在听到赵赛月三字的时候,脑海中闪过凌初月的面容。

    凌初月,那是他沈约坠入长江被救上客船后遇到的女子。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