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尝一下你那里吗*将军托起胸娇蕊花液撞击

3年前 (2019-05-11) SEO优化 1214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就在杨无敌正失望惆怅的时候,不远处的草丛里忽然穿出了一个果决的声音。

  随即,十来个汉子唰的一下冲了出来,直冲那口棺材而去,这其中他还见到之前在树林里追杀他的那个卫衣男。

  “你们要干什么?”见状,杨无敌大吼一声,即是给自己壮胆,也是有给孙天仁提醒示警的意思。

  不过神魂正处在大阵中的孙天仁什么都没听到,依然无动于衷的站在漂浮着的棺材盖上面,神情凝重。

  杨无敌见孙天仁毫无反应,也就顾不得太多,腾腾几步跑到那口已经打开的棺材前面,站在卫衣男几人前进的路上,张开双手,一脸的坚决“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此路不通!”

  卫衣男一脸阴沉的看着杨无敌“小胖砸,上次算你运气好,让你跑了,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跑?”

  杨无敌顺势亮出手中的短剑,指着卫衣男,一脸的桀骜“放屁!你才跑,你们全家都跑,老子上次只是赶着救人,没空搭理你,这次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你爹的厉害。”

  说着他手上的短剑骤然明亮,还煞有介事的挽了一个剑花,光影灼灼的一副不太好惹的样子。

  卫衣男冷笑一声,手上捏了一个法决,一把闪耀着精光的长剑腾空而起,剑尖直指杨无敌。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随即他手指轻轻一点,长剑咻的一声朝着杨无敌飞了过去。

  看着直刺过来的长剑,杨无敌严阵以待,手中短剑平举,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满是不屑。

  “当!”

  一声脆响,连带着一串火花之后,杨无敌远远的飞了出去,形成了一段漂亮的抛物线,重重的落到十多米远的地方。

  落地后,他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最后看了一眼孙天仁“孙大哥,我尽力了,要怪只怪来寇太残暴,非我之过也。”

  随后他眼一闭,腿一登,直接晕死过去了。

  卫衣男看着自己手中收回来的长剑,再看看趴在远处一动不动的小胖砸,不禁有些恍惚,我什么时候这么猛了?只是试探性的一剑,人就飞出去了?这小胖砸刚刚还张牙舞爪的,怎么就这么不顶用?

  就在他刚要准备走过去,给那讨厌的小胖砸补刀的时候,身后的国字脸男人厉声说道“别节外生枝,正事要紧。”

  卫衣男朝杨无敌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后带着人直冲孙天仁以及他脚下那颗漂浮的宝珠而去。

 文学


  恰在这时,一段破空之声从天上传来,随后一柄长剑从天而降,直直插在卫衣男与那口棺材之间的地上。

  紧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背负着双手浮空而来,越过孙天仁的头顶,脚尖点在剑柄之上,稳稳站定,朗声说道“此路不通。”

  与此同时,从后山树林中间也同时冲出来了一群人,皆手持法器,几个纵步来到了老者的身后,对着卫衣男他们怒目而视。

  突然的变故让卫衣男他们一行人慌了神,不知所措的左右互看。

  “啪~啪~啪。”

  这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一串很有节奏的鼓掌声,国字脸男人面带微笑缓缓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踩着长剑而立的老者,扬声道“老鼠终于出洞了?”

  “从进到这秘境开始,我就感觉身后总有老鼠在跟着,但几次尝试都没能将你们给揪出来,怎么,现在沉不住气,自己出来啦?倒也还好,我也省事了,省得还得想办法勾引你们出来。”

  老人挑了挑眉,冷笑一声“谢东强,我劝你还是从哪来回哪去,你要搞清楚,华夏不是你们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可以啊,连我的名字都知道,看来对我们的了解挺深的嘛,不过我也奉劝你一句,不是所有的浑水都可以蹚的,小心淹死。”

  “而且,你好像也不是龙潭安保的人吧,怎么,着急想当英雄?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命去当!”

  老人冷凝着脸,眼中含着凌冽的光芒看着谢东强,厉声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具皮囊而已,无足挂齿。我堂堂华夏,不缺英雄,也不需要我去当。我只是在做一个华夏人该做的是而已,不让你们这些贼寇夺得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宝物。”

  “好!”谢东强看着老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一脸肃穆“老英雄的思想觉悟很高,名族节义看的很重,很难得,佩服佩服。”

  “那么,敢问这位老英雄,你又姓甚名谁呢?等这次事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登门拜访。”

  老人沉着脸,低头望着一脸阴狠的谢东强“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单名雄。”

  谢东强点了点头“记住了,名字挺霸气的,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老人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

  随即,谢东强单手一招,一杆闪烁着耀眼霞光的长枪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枪尖直指老人。

  老人看着谢东强手上的长枪,面露不忍“雷爆神枪,哼!到了你的手里,玷污了它的一世英明。”

  谢东强望着手中的长枪,得意的笑了笑“玷没玷污,打过就知道了。”

  说着,他手持长枪,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向老人扫去,携带者滚滚惊雷,所过之处,空气也跟着扭曲起来。

  老人纵身而起,躲过谢东强长枪,然后五指微张,插在地上的那柄长剑瞬间嗡嗡作响,随后咻的一声,长剑飞到了老人的手里。

  谢东强抬头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老人,怒吼一声,提着长枪一跃而上,一时间天空中雷声大作,剑气长鸣,一圈圈狂暴的能量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带起的一阵阵飓风飞沙走石一般,让众人睁不开眼。

  眼见着两人越飞越高,越打越激烈,均在伯仲之间,卫衣男知道这场战斗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但时间越久,他们所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大,毕竟龙潭安保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来,到时候被动的就是他们了。

  然后他收回了视线,看着眼前那些突然冲出来的神秘人,面露狠辣,对着手下轻轻挥了挥手,狠狠的说道“上!”

  一不做二不休,拿到东西才是最紧要的。

  随即,两方人马顿时战作一团,法宝齐飞,光影灼灼,喊杀声、呵斥声、兵器碰撞声霎时间响彻天地。

  卫衣男本以为以自己金丹后期的实力,在这一群乌合之众一般的队伍里应该是无敌的存在,但他没想到,事情刚一开始,他就受到了强力的阻击。

  在他刚刚轻松击飞一个拦路者之后,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站在他面前,释放出不弱于他的气势,眯着眼,微笑的看着他“不好意思,此路还是不通。”

  卫衣男望着男人,手中宝剑紧握,眉头紧紧皱起,他预感到,这次的任务恐怕是很难完成了。

  但此时的他也别无选择,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拼一把。

  随即,他手捏法印,举剑上前,雷光与剑气瞬息而至。

  而那男人也不甘示弱,伸手拍开头顶劈落的雷电,手持一杆长鞭朝卫衣男迎了上去。

  两人瞬间斗做一团,你来我往见招拆招,打的一场激烈,坚硬的地面都承受不住两人的斗法,一条条裂痕朝着四面八方延展开去。

  而就在这场双方数十人的激战之中,有一个年轻人却始终没有参与其中。

  他在混乱一开始,便在战场的缝隙中将昏睡过去的杨无敌给拖到了那口棺材旁,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站在棺盖上一动不动的孙天仁,就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这口棺材,随时提防着有人浑水摸鱼冲过来趁乱取走那颗众人焦点的大珍珠。

  当然,这样的事在这样的乱战中也肯定会发生。

  没多久,就有一个卫衣男的手下趁乱摸了过来,年轻人也一步不让的挡在了他面前。

  但无奈实力低微,他被他浑水摸鱼的人给一招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受伤不轻。

  幸好同伴及时过来解围,将那浑水摸鱼之人给当了出去,这才没让他得逞。

  随后年轻人艰难的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继续站在棺材旁,默默地守护着。

  不过这场战斗并不像卫衣男想的那样,会持续很久,仅仅只过了十来分钟,这场战斗就在谢东强从天空砸落地面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望着高高扬起的灰尘,和躺在地上浑身伤痕的谢东强,卫衣男一脸的震惊与失落,胜负已分。

  本以为两人只在伯仲之间,胜负的关键还在地面上,还在他们这些相互搏杀的人手里,但没想到谢东强竟然会败的这么快,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这次任务终究还是失败了。

  金丹巅峰的谢东强竟然败了?还败的那么彻底,那么干脆,卫衣男望着天上那踩着长剑极速飞来的老人,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撤!”

  他没有犹豫,果断下令撤退。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