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给驾校教练吃奶:多久没做了 叫出来

1个月前 (10-28) SEO教程 57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古代有一句话,说的特别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很多心思细腻的人,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判断出对方最近在干些什么。

  陈萱萱的大哥陈大明,在这些年里,一直都没有放下自己的那个营生的。

  他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是那个走街串巷,能经过各个村庄的货郎。

  别看小小的货郎。

  然而,挑着担子到处卖东西的货郎,挣钱还是挣的比较多的。

  陈大明,做了这么多年的买卖了,他对于这方圆百里的一些村庄,包括那些村庄里头的人,他都是特别熟悉的。

  陈大明好几回来自己妹妹这里,就发现妹妹的这个公公啊,鬼鬼祟祟的,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所以,他早就留了心。

  而且,顾裕安的各种动静,他也跟自己老娘汇报了。

  老太太刘氏活到这个岁数了,什么东西没见过呀?

  她当初误以为,自己的这个亲家又开始作妖了。

  这男人作妖嘛,无非就是那几个方式。第一个就是,想方设法的家暴自己的女人,到处找茬。

  第二个就是,天天想着搞老婆的嫁妆,害她的命。

  第三个呢,就是把自己媳妇儿卖掉。或者直接让她出去卖身。要么就是把自己媳妇儿暂卖给那些老光棍汉们,让她们给光棍们生孩子……

  一想到这顾裕安会用那种下作的方式,对待自己的闺女,老太太刘氏这心里,就差点压制不住那熊熊燃烧的怒火。

  “大明,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盯着你妹夫家!”

  “我现在实在是担心你三妹子……”

  说到这里,老太太刘氏就忍不住的红了眼睛,差一点哭了出来。

  “像当初的时候,我千不该万不该的,就不该给你三妹子找那么一个人家的……”

  陈大明看见这老娘都伤心成这个样子了,他赶紧的开口安慰了。

  “娘,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您不要太伤心了。”

  “毕竟,……三妹子跟的男人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了,而且还生了6个孩子……”

  老太太刘氏听了,撇了撇嘴,当时没说话的。

  不过,她憋了一会儿,突然又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

  “大明啊,我早就看明白了,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她跟他男人生的那几个孩子,没有一个是有出息的。性格不宽和也就罢了,还自私自利的,跟他们爷爷一个德性……”

  老太太刘氏跟自己儿子抱怨了一大通了之后,她就带着几个儿媳妇做饭去了。

  而陈大明从那天开始,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天天上自己的三妹子家。

  而且,他还把自己亲眼见到事情,都跟她说了。

  陈萱萱得知这个事情了之后,心里吓了好大一跳。

  “大哥,我活到这个岁数,从来都只听说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是我亲大哥,活得岁数也比较长一些,也走南闯北的,见过的世面比我多多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说完这话,陈萱萱一脸紧张的道,“哥,你说这家里出了家贼,不好好的为家里着想,反而跟外头的人串通一气,……我就不明白了,他到底图什么!”

  陈大明道,“一种米,养百样人。”

  “这人啊,各有各的心思。”

  “这有些人就喜欢干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看见别人痛苦了,伤心了,生活不如意了,他们心里就觉得特别的快活。”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你像王家村生活的那些女人,她们一个个的都瘦的不行,天天没吃的没喝的。但是,每次看见别人家的男人,打他们自己的女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有些女人,她们就一脸笑的稀巴烂。”

  陈萱萱听到这话,顾言璋心里头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这是变态吧……

  这个世界怎么有这么奇怪的人呢?

  明明大家伙们都生活的不如意,都被自己的男人打。但是,为什么看见别人家的男人打女人的时候,她们就开心呢?

  实在想不通,陈萱萱就忍不住的跟自己的大哥说了,“哥,你说的这种人,她们都心理失衡了,都变态了,自己讨不得好,就希望别人也讨不得好……”

  陈大明沉默了一瞬,就忍不住了,说出了几个字。

  “咱们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恨人有,笑人无的。”

  “咱们家要是没钱没势,日子过得不好,他们那些人就会动不动地跑出来,踩上咱们一脚。”

  “谁家的儿子,要是没有娶到媳妇儿他们就天天说,年年说,说到你整个人都站不起身,抬不起头。”

  “谁家的女儿要是嫁的不好,尤其是没有嫁到那种有钱有势的人家,他们也会在那里说,他家的闺女是个没出息的……”

  听到陈大明无情的把这些现实揭露出来,陈萱萱,当时就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农村的生活,还是比较复杂的。

  农村人其实没有她以前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

  现在已经彻底变成古代农村人的陈萱萱,她心里是深深的了解到了,在农村生活不容易。

  不容易的原因,特别简单。

  那就是你一旦深深的扎根在农村之后,你就必须要考虑到,八公八婆们他们经常性挂在嘴边的那些闲话。

  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要是不主动的跟他们打招呼,不一脸热情的说些什么,谈一些什么,他们就觉得你高傲,骄傲自满,看不起乡下人。

  他们要是找上门,请人帮忙,如果你不主动站出来帮他们,那你也成了人家嘴里冷酷无情的人了。

  尤其是他们找上门借钱的时候。

  你借吧,……自己动的其实是没多少钱的,借了别人,自己生活就困难了。再说了,借钱借出去了之后,其实是收不回来的。毕竟,这事不管是放在哪个年代,借钱的都是大爷。

  你要是不借吧,你就彻彻底底的得罪了对方,搞不好还要被对方记恨一辈子。

  一想到这农村的人情往来,各种复杂的局势,天天要应付的那些人。七大爷八大姑天天凑在别人的门前,或者是直接蹲在村头,说别人家的闲话……,陈萱萱就感觉特别的头疼。

  “哥,……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不等陈大明回答,陈萱萱就忍不住的跟他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我现在想的是,想要过一个安静平和自在,富贵无忧,从来都不会缺衣少食的好日子,不用被别人打扰的……”

注意到自己亲妹子,这情绪还挺低沉的,陈大明就主动地安慰她了。

 文学


  “三妹子,你也不要想太多了,你看看你现在养的这儿子,至少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咱们家多努把力,只要把这儿子培养出来,让他多上点学,多读点书,考取个功名,到时候他肯定会变得特别的有出息的。只要他当上官儿,你就是官太太了……”

  陈萱萱听到自己的大哥在这里说这些,她当时就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因为大哥说的这些话,就是她平常给自己大哥老娘,还有其他兄弟们画的大饼。

  “哥,我知道了,我现在也是这种想法,忍一忍,熬一熬。”

  “等到这儿子长大些了,有出息了,我也算是熬出头了……”

  就在他们两个说的正欢的时候,陈大明,突然听见自己的几个儿子,发出一阵阵的怒吼声。

  突然听见这些奇怪的动静了,陈萱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陈大明就立马叫唤起了陈萱萱的男人。

  “顾言璋,外面发生了事儿,你赶紧的出来!”

  说完,他就往外头跑。

  他刚刚一跑出门,就见到了一幕让他气愤不已的事儿。

  只见七八个陌生男人,竟然跑进了他们的大院子里头。

  而且,其中的几个正在围殴自己的三个儿子。另外几个男人,却扯着他两个外甥女不放。

  瞧他们不罢休的样子,那肯定是要把他两个外甥女强抢出门。

  发现眼前的这群人特别的熟悉,陈大明其实也没多想,抄起扁担就往那里头冲。

  而此时的顾言璋,这个时候也从屋里头跑了出来。

  看见眼前这么一个混乱的情形了,他想都没想就拿着菜刀,就开始猛砍。

  5个男人对他们8个男人,一时之间还真的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一旁站着的陈萱萱,而且他们都扭打在一起,都快要分不清谁是谁了。她整个人是特别的着急的。

  “怎么回事儿?”

  “你们这群强盗是谁家的?”

  “谁让你跑到我们家来的?”

  陈萱萱的嗓门子特别的大。她高声吼叫着,一会儿就引得全村的人都过来了。

  看见顾言璋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注意到跑来打架的全部都是一群不太熟悉的陌生人,有些顾家人就忍不住的撸起了袖子,开始帮着顾言璋动手打人了。

  而跑来抢人的那群王家人,眼见着这个姓顾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心里是特别特别着急的。

  “爹~,早知道我们就应该多叫点人来的!”

  说着,那个绰号叫“文哥”的男人,他其中最滑溜的一个儿子,就缩头缩脑的跑开了。

  他离开的原因特别的简单,他就是要回去叫人来的。

  然而,顾家一族的人收拾这群外姓人也特别的简单。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那群姓王的人就被压在了地上。

  “说吧!你们来到底是干嘛的?是抢东西的,还是抢人的?”

  王家的这群光棍儿,听到这些话了,都闷头闷脑,不作声。

  实在是憋不住了,有人就怒吼道。

  “你们姓顾的,拽什么拽?有本事,你们现在就打死我们!”

  “……”

  看见王家村的这些人特别的狂,顾家岗的男人们就真的忍不住的动起了手。

  好小子。

  他们活到这个岁数,从来就没听说过,有人还有这样的要求的。

  既然这么喜欢被打,那他们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人了。

  所以,当王家村的村长,带着王家村的一半的男丁,浩浩荡荡赶过来的时候,他们亲眼看见了那几个好像猪头一样的人。

  “我说各位老伙计,你们这是要干啥呀?”

  “你们为什么要打人呢?”

  “我们王家村再怎么样,那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呢……”

  顾家岗的人见他们这样,便赶紧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

  “你们就别在装模作样的了!”

  “咱们这方圆百里的,谁不知道你们家的婆娘,全部都是被拐被卖,被骗过来的?”

  “你们娶不到老婆,就盯着咱们村里的姑娘了?”

  “青天白日之下,你们就敢三五成群的跑到我们村里头来,强抢闺女,这还有王法吗?!”

  “你们有错在先,现在还倒打一耙,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姓顾的,都好欺负呀?”

  说着说着,他们两族的人就开始吵起架来。

  王家村的这些人过来,那都是有备而来的。他们绝大部分都是腰间挎菜刀,手里提着砍刀或者是柴刀。

  顾家岗的一群年轻汉子们,一看这架势,就觉得有些不好。便赶紧叫上全村的人,拿的拿菜刀,提的提砍刀,就连那个镰刀,锄头什么的,他们这些人都背上了。

  “咋的了?你们今天是要跟咱们血拼一场啊?”

  听到这话,顾言璋便赶紧的推自己的媳妇儿,还有几个闺女进屋。

  今天这事,那是爷们之间的事。

  女人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露了菜刀,那就是要见血的。

  所以,顾言璋把门紧紧的关上之后,还特别警觉的上了锁。

  不过,他也是机会好。

  这些事情做完之后,他就突然瞧见了,自己的大舅子小舅子,竟然也带着陈家村的几十个男丁,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王家村的那些男人们,本来还有很大的底气的。因为他们就是仗着自己家族的男丁多,觉得自己跟顾家的那些男人血拼,自己家族是绝对不可能吃亏的。

  但是,这陈家村的男丁们一旦插手进来,那性子就不一样了。

  因为陈家村在他们这个地方,枝繁叶茂,树大根深。祖上很多代,都是出过很多读书人的。

  他们这些人的亲戚朋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当地方官的。

  虽然那些官都是小官。但是县官不如现管。

  那些小官们,其实也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们,得罪不起的。

  就比如说,他们每一年都要交两税,交人头税。

  那些管税的官员,如果硬要说他们叫的粮食不够,说他们交的粮食发了霉,又或者说,他们王家村的人故意隐瞒人口……

  到时候,把他们全村的人都逼死,那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想到这里,人老成精的王家村的村长——王老实,便赶紧的大骂了自己家族里几个打的最凶的族人。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