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被中年女性引诱:50岁女人摸一下就有水

1个月前 (11-04) SEO教程 260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罗飞举着手机,还要继续说话,几名粉丝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来到罗飞身边。

  粉丝代表:“罗飞,我们是你的粉丝代表,我们知道你在这里拍节目,可以跟我们大家合影吗?”

  罗飞有些无奈地回应:“好,请稍等。”

  罗飞对着手机视频:“对不起啊,老爷爷,我又要工作了,不能跟您聊天了,再见……”

  罗飞关闭视频,脸上保持着职业的笑容,跟着几名粉丝一起走向旁边,大批粉丝看到罗飞到来,都开始欢呼雀跃。

  戴伟远远地看到了罗飞所作的一切,同情地叹了口气。

  真人秀拍摄现场。

  戴伟等艺人在大量的指压板上坐着游戏,罗飞显得心神不宁,不断出错,被对手推出了指压板擂台而淘汰。

  罗飞反而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拿出手机走向了一边。

  戴伟有些担心地看着罗飞走开……

  华灯初上,几辆商务车停在酒店门前,戴伟、罗飞和其他几名艺人下车,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工作。

  几名跟随回来的制片通知着:“各位老师,因为场地协调的问题,明天的拍摄是从下午2点开始,各位老师今天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

  戴伟等人兴奋地:“耶,太好了,今晚可以休息了。”

  艺人甲张罗着:“走啊,去K歌吧。”

  众人齐声附和:“走,走,正好咱们酒店楼下就有个练歌房,走。”

  戴伟招呼着罗飞:“走啊,小飞,一起去。”

  罗飞还是带着几许哀怨地:“哥,你们先去吧,我想回房间休息,跟我老爷爷视频下,等他睡了,我再去找你们。”

  戴伟点头:“好,那一会儿来啊。”

  罗飞答应着先走进了酒店。

  戴伟和其他艺人说笑着,也跟随着进入。

  一个小时过去了,戴伟等人都唱歌唱的非常嗨皮了,但罗飞还没有来。戴伟有些担心他,决定上楼去查看。

  戴伟来到罗飞的房间门前,刚要按门铃,却发现房间的门没有关严,他轻轻地推开房门走进,嘴里叫着:“小飞……”

  戴伟走进屋内寻找着罗飞,却听到卧室的方向传来哭声,他诧异地走过去查看,却发现罗飞趴在床上,在轻声地哭着。

  戴伟诧异地询问:“小飞,你怎么了?”

  罗飞听到戴伟的声音,抬起头,更加伤心地哭了起来:“哥……”

  戴伟赶忙上前安慰着罗飞:“别哭了,到底出什么事了,跟哥说。”

  罗飞哭腔地:“我家里人说,我老爷爷查出了肺癌晚期,可能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了……”

  戴伟听到这句话愣住了,随后安慰着罗飞:“你别哭了,咱们的拍摄不是就快结束了吗,完事你赶紧回家,好好陪陪老人家。”

  罗飞轻轻摇头:“我经纪人已经帮我安排好了下面的事情,这边的真人秀完了,马上就要进一个剧组拍戏,没时间回家的。”

  戴伟提议:“那你没给你的经纪人打电话说下情况,请假回家呀。”

  罗飞更伤心了:“我打了,可是他不同意我请假,还说,说……”

  戴伟着急地:“他说什么了?”

  罗飞伤心地:“他说,我的曾祖父已经快一百岁了,是高寿了,现在他的情况,我回去也做不了什么,让我别耽误工作。”

  戴伟生气地:“这说的什么话,越是这样,老人才越想孩子呀。你把电话给我,我给你经纪人打,我来说。”

  罗飞摇头:“没用的,哥,我们签的是十年的长约,在这期间,我的一切行为都要服从公司安排,可是我曾祖父真的很疼我,我真的好像多陪陪他……”

  罗飞说着,又哭了起来。

  戴伟安慰着他:“好了,不要哭了……”

  戴伟思索着,坚定地对罗飞说:“小飞,你放心,哥一定帮你达成心愿,让你能回去好好陪你的曾祖父……”

  第二天的下午,戴伟和罗飞等艺人站在养老院的院子里,数名工作人员在旁边准备就绪,新一天的真人秀拍摄开始了。

  导演开始讲话:“咱们国人,一直非常关心孩子的成长,有关家教方面的理论与实践很多,但对老人的赡养似乎逊色得多,既缺乏必要的机制,也缺乏系统的理论。”

  “特别是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老年人口过亿,养老越来越成为社会的大问题。所以,今天我们的节目就是走进养老院,让我们的嘉宾来挑战担任一天养老院的护工,照顾这里的各位老人,让大家感受一下,他们是如何做的……”

  戴伟等艺人纷纷鼓掌。

  导演继续介绍:“那么在正式开始工作之前,首先要对各位进行一个基本的考核。照顾老人和照顾孩子一样,其实都非常需要耐心,所以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进行一项耐力考试。考试的内容是这样的,嘉宾们两两一组,面对面站好,进行木头人游戏,谁先坚持不住,动了笑了,就算输了……”

  戴伟、罗飞等人,按照导演的吩咐开始两两站好,开始游戏。

  戴伟看着面前的罗飞,极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笑出来。

  罗飞却显得兴趣盎然,目光呆滞,茫然地看着前方,没有反应……

  戴伟看着罗飞的样子,关心地想问,却又不敢开口,只能极力控制自己,但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笑了出来。

  戴伟被淘汰带到一边,他回身看着罗飞,露出担心的神情……

  接下来的时间,在养老院的房间内,戴伟和罗飞被分成一组,站在屋内。

  屋内有两张床,上面分别摆着一个假人。在床头柜上放着粗针管、搅拌机、面糊等物品。

  负责引导的护工老师向两人讲解:“很多老人已经行动不便,特别是进食都已经形成了困难,就需要我们用针管来配合,对他们进行鼻饲吃饭。”

  戴伟疑惑地:“为什么要用针筒啊?”

  护工老师讲解着:“因为老爷爷、老奶奶们已经无法咀嚼,吞咽也有很大难度,所以只能用针管来喂流食。”

  罗飞也好奇地问着:“那搅拌机是干什么用的?”

  护工老师:“这是为了把厨房做的面糊打稀一点,老人方便吃。来,我现在为你们示范一次,然后你们就要实际操作了。”

  戴伟和罗飞认真的看着,护工老师熟练的把假人鼻内导管和粗针管连接起来,做好了喂营养糊的准备。

  护工老师讲解着:“这些都是专业护理知识,不培训的话,普通住家保姆没有什么经验,也不太会弄。有可能会把老人弄疼弄伤,反而更遭罪。”

  戴伟和罗飞看着护工老师,认真地学习记录着……

  众位艺人站在院子里已经换好了护工的工作服。

  导演向众人宣布:“各位,经过一天的培训,相信大家都已经掌握了做护工的一些基础知识和技能,那现在我们就开始实地体验。接下来,大家将随机抽取一位老人,对他(她)进行一小时的护理工作,我们会有老师跟随评判,看最后谁做的最好,现在请各位开始抽签。”

  戴伟、罗飞等人按照导演的安排完成抽签,拿着签上的房间号上楼寻找各自的房间。

  罗飞轻轻地敲着门走进房间,床上躺着一位老爷爷,发出轻微的回应。

  罗飞走到床边:“老爷爷,我是新来的护工,接下来这一个小时,就由我来照顾您。”

  老爷爷微笑着看着罗飞点了点头,微微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罗飞看着老爷爷床头的介绍卡:“82岁,瘫痪10年,语言障碍,需特级护理。”

  老爷爷看着罗飞,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罗飞紧张地:“老爷爷,您怎么了?您哪里不舒服?”

  老爷爷只是发出声音,却无法回应。

  罗飞着急起来:“您到底怎么了,您别着急。”

  旁边的护工老师提醒:“不要着急,注意观察老人的脸色,看看是否有生理需求。”

  罗飞反应过来,赶忙询问:“老爷爷,您是不是要方便呀?”

  老爷爷看着罗飞轻轻点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罗飞赶忙地:“老爷爷,您躺好,我来给您弄。”

  罗飞让老爷爷躺好,帮老爷爷解开裤带,尝试着帮老人更换纸尿裤,虽然他的动作笨拙且不熟练,却做的非常认真。

  老人看着罗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罗飞看着老人,老人幻化成了罗德忠的样子,罗飞看着他,眼圈开始有些泛红,赶忙擦去眼泪,快速地帮老人更换好纸尿裤,然后提好裤子。

  老人舒服之后,躺在床上,歪头看着窗外。

  罗飞顺着老人的目光去观察,却没看到什么,关切地询问:“老爷爷,您看什么?”

  老人又一次发出呜呜的声音。

  罗飞猜测着:“老爷爷,您是不是想出去走走?”

  老人点头,发出声音。

  罗飞:“好,我背您出去转转……”

  罗飞背着老人,艰难的下楼,数名工作人员小心地在旁看护。

  罗飞显得非常的吃力和疲累,他回头看向老人,老人关切地看着他,那张脸又慢慢变成了罗德忠的样子。

  罗飞想起曾祖父,又有了力量,背着老人大步下楼。

  罗飞背着老人来到院子的藤椅前,将老人放下。

  老人坐在藤椅上,享受着阳光,露出惬意的笑容。

  罗飞看着老人,老人再一次幻化成了罗德忠的样子。

  罗飞再也按捺不住,扭过头,捂着脸哭了起来。

  工作人员看着罗飞的样子都愣住,不知该如何上前安慰。

  老人担心地看着罗飞,轻轻地拉着他的手,发出“呜呜”的声音询问着。

  罗飞回身看着慈祥的老人,解释着:“老爷爷,我是看到您,想起了我自己的曾祖父,我都没有这样背过他,也没有好好地陪他晒过太阳。今天,我就当您是我的曾祖父,好好的伺候您一次。”

  罗飞俯身在老人跟前,向个孩子一样哭泣着。

  老人明白了罗飞的意思,搂着他的头,爱怜地抚摸着。

  楼上的走廊,戴伟出来,看到了罗飞的样子,感动的泪水也流了出来,他再也按捺不住,转身快步跑开……

  超能交易所客厅外,江离兴冲冲地快步走来,却听到屋内传来了南笙生气地埋怨声。

  南笙:“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干涉我们生意的事,你怎么又来絮叨?”

  江离停下脚步,认真地听着。

  戴伟着急地解释着:“姐姐,我知道我不该干涉你们的生意,可小飞的外祖父查出得了绝症,已经不久于人世,他真的很想多回家陪陪老人,可又没办法左右经纪公司安排的工作。今天在拍摄现场,我亲眼看他哭的特别可怜,特别伤心,所以求求你,帮帮他吧。”

  南笙看着戴伟:“好吧,我会设法查下这个罗飞,了解下他的情况,看看他有没有可能进行交易,然后尝试接触下吧。”

  戴伟感激地:“谢谢你,姐姐。”

  南笙微微点头:“赶紧回去,记住,以后不许这样随便耽误工作。”

  戴伟:“是,姐姐,那我先走了。”

  南笙看到戴伟要走,叮嘱:“我看你最近也非常辛苦,多注意休息,不要让自己太累。”

  戴伟答应着:“好,谢谢姐姐关心,我先走了……”

  戴伟说着,向门口走去。

  江离听到戴伟出来,赶忙闪身到旁边的柱子后面。

  戴伟走出,快步向着远处走去。

  江离看着戴伟离去,略一思索,走进了客厅。

  江离走进,故意地问着:“老板,我刚才看戴伟又来了?”

  南笙毫不客气地揭穿了江离:“你不是在门口都听清我们说什么了吗,何必还要问?”

  江离有些尴尬地笑着:“那个,其实既然戴伟是好心想帮助人,我们不妨就调查一下这个罗飞,看看他有没有交易的可能?”

  南笙微微点头:“好吧,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文学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间。

  巨大的晶石闪烁出光芒,渐渐地有了影像。

  南笙看着,微微一愣:“怎么会这样?”

  江离赶忙询问:“有什么不妥吗?”

  南笙恍然:“这个罗飞的家人,曾经来超能交易所进行过交易。”

  江离惊讶地:“是吗?是谁呀?”

  南笙仔细翻看着账本,低声地说着:“罗德忠,是罗飞的曾祖父……”

  江离愣住:“是他……”

  南笙开始努力的回忆,晶石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百年前民国时期的庄园。

  在庄园的某个房间中,床上躺着一个昏迷中的孩子。

  床边,众多家人围拢着孩子。

  一名郎中把着孩子的脉,一脸愁容地轻轻摇头:“这孩子脑子的伤势太重,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你们还是早做安排吧。”

  家人们听到郎中的话,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罗老爷摆了下手,有下人送郎中离开。

  孩子的母亲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孩子,忍不住大哭起来。

  一旁的罗老爷不甘心地:“不,不会的,我孙子不会死,不会死。只要找到超能交易所,就能救回我孙子的命。”

  孩子母亲一边哭,一边叹息着:“那不过是个传说,可到哪儿去找超能交易所呀?!”

  就在此时,身着黑色长袍,上锈金色貔貅图案,长相冷艳高贵的南笙诡异地出现在房中……

  众家人惊愕地看着女人,发出质问:“你,你是谁?”

  南笙轻打了一个响指,众家人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的定住。

  南笙转头看着罗老爷。

  罗老爷惊恐地看着南笙:“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南笙从怀中摸出一根类似荧光笔的物品,在虚空中轻点,画出了一个闪烁着红光的圆环,恰好将自己和罗老爷放在了圆环正中。

  罗老爷看着南笙,脸上依然是害怕地神情。

  南笙的手臂轻摆,原本贴地的圆环向上发射出光芒,形成一道光柱,将南笙和罗老爷笼罩。

  红光突然升空,随后南笙和罗老爷一起消失在房间中……

  伴随着红光闪过,南笙和罗老爷出现在了金碧辉煌的超能交易所会客室中,分别坐在了主客位的座椅上。

  罗老爷惊恐地看着四周:“这,这是什么地方……”

  南笙安慰着:“不必担心,这里就是超能交易所,你不是想要通过交易去挽救你孙子吗?”

  罗老爷看着四周,一脸怀疑地:“超能交易所,这里真的就是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超能交易所?”

  南笙看着罗老爷慢慢起身,在罗老爷面前展示了一系列人类无法理解的超能手段,罗老爷看得瞪大了眼睛……

  南笙摆手,将超能展示全部收起,淡淡地:”怎么样,现在相信这里是超能交易所,相信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了吗?!”

  罗老爷惊叹的使劲点头:“我信,我完全信了。老板,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孙子吧,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散尽家财也无所谓。”

  南笙仔细打量了罗老爷一下,轻轻摇头:“罗老爷,恕我直言,你的孙子脑子受到的伤非常严重,即使你散尽家财,也不够交易的条件。”

  罗老爷忽然跪倒在南笙面前:“老板,你救救这孩子吧,现在只有你可以救他了。”

  南笙思索了一下,轻轻点头:“不如这样吧,用这个孩子未来一生的运动才能来进行交易,我可以让他清醒过来,只不过他的一生都是瘫痪,无法行走的,你能接受吗?”

  罗老爷兴奋地:“我接受,我接受,只要他能醒过来,瘫痪没有关系的。我和家人可以照顾他一辈子。”

  南笙缓缓点头:“好,既然这样,那请签字画押吧。”

  南笙开始了神秘的仪式,一张精致的合约出现在罗老爷的面前,他在上面按下了手印。

  南笙仔细看好合约之后,取出神棒画出红光的圆圈,将二人笼罩,消失在当铺中。

  南笙和罗老爷又回到了卧室中,他的家人依然定在原地。

  南笙伸手在孩子的头上摸了一下,他的头顶升起了一个奔跑的小人,飞到了南笙手中一个透明的瓶子当中。

  南笙将瓶子收起,挥动神棒画出红光圆圈,红光亮起,南笙消失……

  孩子慢慢清醒,所有人恢复了动态,兴奋地围拢着孩子。

  孩子只能躺在床上,无法坐起。

  罗老爷望向那个孩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愧疚……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间内。

  南笙看着晶石,黯然地:“想不到,当年那个孩子,现在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百岁的老人,真是白驹过隙,转眼百年呀。”

  江离提议:“老板,这是好事呀,既然这个罗德忠曾经在超能交易所进行过交易,或许那个罗飞对我们就有所了解,我去跟他接触,他会很容易接受,直接跟我来进行交易呢。”

  南笙提醒着:“不要掉以轻心,上次受伤的事不要忘了。我总觉得,虽然最近那伙神秘人没有出现,但他们依然潜藏在暗中,伺机而动的。”

  江离却笑着:“是吗,可我现在还真的希望这些神秘人能够出现,来阻拦我解除罗飞呢?!”

  南笙疑惑地看着江离,隐约感觉到什么:“江离,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要行动啊,我可提醒你,千万不要冒险。”

  江离安慰着和南笙:“放心,老板,我还不至于傻到一个人去正面对付那三个人。不过,我的确是有行动计划,但是需要你的配合,只要我们的时机掌握的合适,也许很快真的就可以确定那些神秘人的身份。”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