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见个客人真大:被要求戴着蝴蝶散步故事

3个月前 (11-05) SEO教程 170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周媛就笑骂,媚眼儿都快飞起来了。


  酒后的桃花色还真是勾人。这特么的喝酒要命。


  “说说,怎么就羡慕我了?”


  周媛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都还挑一下,这是要故意借酒闹事啊!特么的,侯平安觉得自己要是闹事的话,可能就会栽了。


  这女人碰不得。


  “说啊,羡慕我什么!”


  还催上了。


  侯平安就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啊,你现在是不是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难忘的经历。”


  “确实挺难忘的。”周媛点头。


  “你再看看我,我特闷连结婚都没有经历过,想要离个婚都找不到人。我的人生就特么的不是完整的。”侯平安就一拍大腿。


  “啪”的一声,把周媛都吓得眼皮子一跳。


  “我去你大爷的。猴子,你特闷就是这样劝人的啊……”


  周媛哈哈大笑,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侯平安倒了一杯。


  “必须干了,第一次有人这么劝我。”


  “滋溜”的一声,这女人真的又干了。这是第六杯了啊。


  这可是一两一杯的瓷杯子啊。


  这可是高度酒,喝了虽然不上头,但是伤身啊!


  侯平安估摸着这么下去,自己真要伤身了,搞不好还要伤肾。


  自己真没想过要安慰这个女人,他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其实还是有遗憾的。和安慰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女人强行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去理解,也不好反驳她。不然的话,这女人又找个借口,“滋溜”一声的干一杯,老子是喝还是不喝呢?


  “猴子!”


  侯平安吃一口菜,“嗯”一声。然后又夹一筷子菜。他现在想的就是喝白酒必须多吃菜,不然胃烧的难受。


  “猴子!”


  “嗯!”侯平安又应了一声,眼睛里盯着干锅里的土鸡肉,一筷子叉了鸡脚,准备用手拿着啃。


  “猴子!”


  “嗯!”侯平安拿着鸡爪啃了两口,突出嘴里的细长条骨,看了周媛一眼,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头了。


  抬头一看,已经是泪流满面。


  特么的,喝个酒都能喝成这样。放下手里的鸡爪。都这样了,怎么滴也得去安慰安慰了,于是就站起来,走过去,摸她的额头。


  “你特么,猴子……”


  周媛的头猛左右摇摆,硬是不让侯平安摸自己的额头、


  “老娘又不是发烧感冒了。你摸头……”


  侯平安就看她。


  “不是,老子吃个饭,你特么给我哭上了,上坟还是咋滴?待会儿老子结账就是了!”


  “噗嗤!”


  周媛鼻涕泡都出来了。


  这死猴子,怎么就是让自己憋不住呢,太有失形象了,扭过头不让侯平安看到,差不多要跳起来骂人了。


  “老娘是那个意思?你特么的拿着鸡爪的手摸我的头,你特么的一手的油要摸我……”周媛有些语无伦次,太气人了。


  不过心底里到底有些郁结的东西,随着侯平安这一闹,就顿时烟消云散。


  以后不过日子了?谁离开谁不是活啊?何况这次也是自己想要离开的,逃脱枷锁,就能冲上云霄。


  周媛现在都是满口的“特么的”了,跟着这货,真的没法让自己做一个安静的淑女,做不了小资女人。


  但是和这货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多大点事”啊。


  真的不算事。


  “猴子,再喝!”周媛用纸巾擦掉了自己额头上的油脂之后,转过身来,看着侯平安,又开始倒酒了。


  一瓶已经空了,再开了一瓶。


  这是要疯啊!


  “等等,问个问题。”


  “你特么娘们啊,喝个酒问什么问题?”周媛这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了。本来就是求醉的,在一个安全的男人面前买醉,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先问,免得被坑!”


  周媛就瞪着他,也不说话了。


  “喝醉了需不需要我负责?”侯平安不管她,该问还得问,这女人不能马虎对待,不必苗淼这样的女人。


  “哈哈,男人……没事,我看你还顺眼,今天就便宜你了,不需要,你是老娘不花钱找的,只要我不对你负责就行了。”


  这话一出来,侯平安能忍?


  干了啊,别说我不能干啊。


  举起酒杯,“滋溜”的就一口下去了。赶紧的吃几口菜,压住了。


  周媛笑嘻嘻的眉眼儿再挑,也学着侯平安的模样“滋溜”的一转,一口酒就吞下去了。


  两瓶酒到底是没有喝完。


  等喝到第八杯之后,周媛已经说话都含含糊糊了。人也在晃晃悠悠的,站都站不稳了。


  “还喝不?”


  侯平安说话的舌头还能捋直,吐词还算清晰。


  “嗯嗯嗯……”


  周媛只能发出一连串的“恩恩”的带着弯儿的声音了。


  “坐着,老子去结账了,再开房!”


  摇摇摆摆的到门口喊服务员结账。


  服务员小跑着过来,问:“先生要不要醒酒的菊花茶?”


  侯平安就看了她一眼,笑:“你肯定会扣绩效工资的。”


  服务员不明白,瞪大眼睛,生怕侯平安投诉她一样。


  “这男的女的在一起喝酒喝醉了,你居然问要不要醒酒茶?你怕是要被男的打完了,再被女的打啊!”


  服务员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侯平安。


  不懂还是装懂?


  侯平安当然不会理会,手机扫了二维码,把账给结了,然后进去,一把就扶住周媛,朝着门口走去了。


  一边走,周媛一边迷迷糊糊的问。


  “我们……我们要去哪里?”


  “去哪里?喝醉了,当然是去酒店开房啊!”


  看着侯平安和周媛两人摇摇摆摆的走出门口,然后打车走人。年轻的女服务员恍然大悟一样的“哦”了一声。


  明白了,这一男一女喝酒,不就是图喝醉了能不要脸一点吗?


  侯平安还真开了房。


  肯定只开一间房,然后进去就将周媛扔到了床上。周媛外套里面是很贴身的那种薄的毛衣,将身材撑得起伏得很。


  还带着酒香和嘴里喷出的气体的体香的味道,混合起来,真特么的刺激的侯平安的头皮都快控制不住的要分泌油脂了。


  就是头皮发麻的感觉。


  说实话,喝醉酒的少马子真的就像是香喷喷的大馒头一样的能够引起人的食欲。侯平安又是个不挑食的。


  但是这馒头有毒,只能看着,不怕死的才能啃。


  “麻的,老子这是做了什么孽。”


  侯平安骂一句,自己的头也有些混混沉沉的,然后就倒在周媛的身边,先朝天的躺着,眼睛眯眯的看着天花板。


  感觉香气实在是太上头了,又侧过身,看着香喷喷的大馒头。


  最后终于忍不住一只手就搭在周媛的腰间。

 文学


  还使劲的紧了紧手,搂得更紧一点。


  这特么的望梅止渴啊。


  不过到底是做过大老板的人,前世和女人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慢慢的就闭上眼睛,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控制住了。


  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特么的装够了没有?”


  旁边的人一动不动。


  仿佛刚才就是侯平安自言自语一样的。


  “行了啊,老子真忍不住的时候,办了你你都反抗不了的。”


  旁边的女人还是死了一样,只不过呼吸有些粗重起来了。


  侯平安就再说:“你特闷的都在喘粗气了,老子还没动你呢。”


  “噗嗤!”


  这一下就彻底的破防了。


  周媛忽然就一个翻身爬起来,然后趁着侯平安才支起半个身子的时候,就骑在他的身上将他压住,哈哈大笑。


  “你怎么发现的?你特么的这是猴子啊,猴精猴精的。”


  侯平安就一巴掌扇在她的磨盘上,骂:“你特闷一个官游子,要没个一斤两斤的酒量,能混得这么如鱼得水?”


  周媛就哈哈大笑,开心极了。


  然后还俯下身来,脸对脸的近距离看着侯平安,吃吃的笑得像是狐狸一样的得意:“我看你坐立不安的,是不是你差点儿就把持不住了?”


  “呵呵,女人,你太小看我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侯平安就开始吹牛逼。


  “假了啊,太假了。你刚才不就是忍不住了?手都摸到腰边了。要不是知道我还清醒着,你特么的还不动手了?”


  周媛鄙夷的看着侯平安,然后吐气如兰的对着他喷气。


  “猴子,机会就这么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要钱不?”


  周媛一愣,然后怒气冲冲的看着侯平安。


  “你敢再说这这个字,老娘阉了你。”


  还拿手两根指头比划这上下动几下,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侯平安果断的摇头,对着周媛一本正经的说道:“以我和女人的经验,当一个女人选择不要钱的时候,那就是要命。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死猴子,臭猴子!”


  周媛终于发飙了,拿起枕头就朝着侯平安批头盖脑的打起来。


  侯平安不惯她,一只手就将周媛按在床上,照着磨盘狠抽几巴掌,警告:“有你要死要活的一天。等着!”


“猴子……”


  “嗯!”侯平安躺着,不想动。不是累的不想动,而是真的什么都没做,酒意上头了,有些昏昏沉沉的不想动。


  回答周媛都是懒洋洋的一声。


  “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心底里难过吗?”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爱过’。”


  “你特么哪里学来的油嘴滑舌,老娘不至于为这个男人难过。而只是感觉自己挺失败的。”周媛也朝天躺着,和侯平安并排的躺在一起,很随意的那种。


  你失败就失败,老是捏着我的手,裤子别着家伙了,硌得慌。迷迷糊糊的带着周媛的手,抓挠了一下。


  似乎黄胖子都是这么干的。


  “死猴子!”


  周媛觉察出这个动作之后,忍不住笑的拍了一下侯平安的手。


  “别闹……”


  侯平安带着浓浓的鼻腔的音调,表明他已经差不多了,手无力的拍了一下周媛的手,然后就没啥动静了,除了很响亮的呼噜声。


  周媛就支起身,看着侯平安,伸出手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摸了摸。


  “猴子,拆迁的事情我帮你盯着,等这件事过了,我就去星沙了。”


  就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侯平安说的。


  “从二十多岁混到三十一岁,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别人看我很滋润,有人嫉妒,就传出我的风言风语。有人看我漂亮,就想尽办法的想把我弄到床上去。呵呵,钱和权啊,这两样东西,是最能够勾出人的本性的。你是正是邪,都能考验的出来。”


  “不过我能在这些年里守身如玉,也算是对得起那个混蛋了,只是没想到他和我闺蜜勾搭的原因就是听信了那些流言蜚语。”


  说到这里,周媛苦笑一下。


  “女人或许本来就不该去觊觎权力吧。所以我现在抗不下去了,我放弃了。我去星沙和童芸一起创业。总有我一席之地。”


  说完这个,周媛又重新躺倒在床上。


  等夜色慢慢的浓郁起来,她就坐起来,将手上的一块手表取下来,然后戴在侯平安的手腕上,还左右的看了看,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走了啊,等你到星沙了,你就别逃了,我也不躲了!”


  说着周媛又轻轻的拍了拍侯平安的脸,然后就站起身,在洗手间收拾了十来分钟,这才神色自若的开门,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


  随着门轻轻的一声“咔嚓”关上,侯平安的眼睛就睁开了。


  虽然是装睡的,但是头晕是真的。


  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一块闪亮亮的男士手表。而且看样子还是新的。估计是这个女人特意买来了送给自己的。


  这个时候,肯定不是送给她老公的啊。


  正好自己没有手表,戴上也不错。


  自己都亿万的大佬了,居然看时间还要摸出手机来看,有点儿LOW啊。不管那些了,先睡一觉再说吧。这女人的酒量自己都架不住。


  侯平安前世生意场上打拼的时候,酒量比周媛还要狠。但是架不住现在这具身体扛不住造啊。虽然一直在锻炼,但是还是在周媛的海量面前怂了。


  至于周媛说什么辞职去星沙之类的,和自己有关系吗?


  一没有接盘他老公的位置,二又没有滚床单。退一步,就算是滚了,也就滚了呗,还能霸气的说一句“我养你啊”这样的话?


  呵呵,自己脑残了还是周媛脑残了?


  周媛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靠男人养?


  肤浅了不是?


  这样的女人是有追求的女人,是不可能附庸男人而做一只金丝雀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侯平安是最为欣赏的女人。


  原因也很简单啊,那就是长期朋友,各自负责的不牵扯。


  原来男人想的都是这个。


  这样独立自强的女人,谁不喜欢?但是周媛表现出来的果断和狠劲,又让侯平安有些忌惮。


  所以他没有轻易的碰这个女人,就是怕有一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周媛拿着剪刀对着自己露出迷之微笑的脸。


  周五的时候,黄胖子觉得蹭了两次侯平安安排的市内总店消费串串羊的烧烤,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就在办公室还没有散的时候,给侯平安私发信息。


  黄胖子(侯平安给他的备注名):大圣,今晚我请啊。


  侯平安:有钱了?


  黄胖子:还在乎这几个钱?不过先说好,县内消费,不去总店。总店服务好,味道好,但是价格也贵啊。


  侯平安:要不这次还是我请?


  黄胖子:你都请几次了,给个我表现的机会啊!


  侯平安:能不能有点高尚的追求啊?今天只喝酒。


  卓玲正从外面进来,凑过去。


  侯平安将手机收起来,冲着黄胖子神秘一笑。


  黄胖子也给侯平安报以迷之一笑。然后还眨了眨眼睛。


  “大圣哥,今天去常陵市吗?”卓玲问。


  “我请大圣喝酒,晚上!”黄胖子截胡了。


  卓玲还是笑,不动声色的斜着眼睛看了眼黄胖子,真是讨厌。然后就坐到了自己办公桌边,看了看旁边魏苒歆的办公桌。


  “魏老师今天的课上的很不错。我看到你们班的白怡丹都能够回答问题。”卓玲这是典型的没话找话。


  她也确实去在侯平安的班上听了一节魏苒歆上的课。


  现在侯平安越来越难得去一趟教室了,除了一两节作文课,其余的几乎都被魏苒歆给包了。而且还是魏苒歆主动包下来的。


  这次段考的刺激。


  段考帮侯平安将成绩搞到了第三名,让她自以为在侯平安的面前挽回了一些平等对话的资格。


  正说着,魏苒歆也从外面进了办公室,看了侯平安和卓玲一眼。


  卓玲就对着她笑:“魏老师,你课上的真好。”


  “没有侯老师的作文课好吧?”


  魏苒歆的意思,卓玲也清楚,不由得一笑,低下头清理自己的办公桌去了。


  等了一会儿,卓玲最先离开,她要去赶车。


  黄胖子也跟着离开,还对着侯平安挤眉弄眼的。侯平安也对着他做了个了解的手势。这才转头看着魏苒歆。


  “魏老师!”


  侯平安一开口就惹来了魏苒歆的白眼。


  “嘿嘿,咱么之间还在乎这个称呼?”侯平安就嬉皮笑脸,“你看啊,现在学校里都传出了我要当副校长的风声。虽然我不当副校长,但很有可能我下学期就不会上课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现在肚子里的货都掏得差不多了。这也是他听任魏苒歆多占课的原因所在了。


  魏苒歆点头,她自然明白,也知道侯平安的实力,不教书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你去市内的事情,我会办好,这个没问题。”


  魏苒歆再次的看着侯平安,笑了笑。


  “大圣,你到底怎么样看我的?”


  这是她心内琢磨了很久的问题,今天趁着只有两人在的机会,她终于说了出来。因为她觉得这对她以后的人生很重要。


  “三中最强的语文老师。”


  “你明知道我不是想要这个答案。”魏苒歆倔强的看着他。


  侯平安就深吸一口气,尽管告知自己不能太多关注女人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笑着说道:“我不是个好人。我估计我的前世可能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所以一世我可能还是这种思维,想到某种关系,就会想到自己会不会捞到好处,而不是想这种关系会寄托什么感情在里面。”


  这是第一次侯平安直面自己的这种心态。


  “我知道了。”


  魏苒歆对着侯平安笑。


  侯平安低头清理自己的办公桌,等收拾好了,抬起头一看,魏苒歆还是之前那副微笑的样子看着自己。


  不由得吓一跳:“这么看着我干嘛?”


  “我喜欢啊!你管我啊!”


  侯平安就不放心的说了一句:“之前就说好了的啊,我们的关系本质是不会变动的,别想多了啊!”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