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差差:他的舌伸进她的花

2年前 (2019-12-10) SEO教程 822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他看似平静的脸孔下隐藏着惊涛骇浪,视线如两把冰刀子,一下接一下重重落在两人的身上。


  “你为什么在这里?”贺川南语气阴郁而冷漠。


  温暖快速反应过来往后退,与男人保持社交距离。她不清楚贺川南问的是自己,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轻咬嘴唇没有接话。


  男人的视线流连在温暖的身上,头也不回应说:“给贺总送邀请函,刚好碰到贺太太,聊了几句。”


  说话的同时,男人从口袋掏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了过去:“贺太太,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陆伟霆,今晚记得准时赴约。”


  这个叫陆伟霆的男人,让温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没有伸手去接,直接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贺川南:“你还是给阿南吧,生意场上的事我不懂。”


  话落,陆伟霆放声大笑,放下邀请函旋即离开。


  与贺川南擦肩而过的那刻,他停顿脚步,右手搭在肩膀上语气伴有几分挑衅:“贺太太真有趣,我喜欢。”


  贺川南冷着脸,嫌弃地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推开。


  气氛冷到了极点,陆伟霆回眸看了温暖一眼,假装不经意说:“贺太太,身上的蔷薇纹身不错,很性感。”


  说完,他再次双手抄兜,哼着小调离开了。


  半响,温暖才反应过来检查自己的衣服,发现衬衣最上面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露出纹在右肩上的半朵蔷薇花。


  怪不得陆伟霆刚才一直盯着她看!


  可恶!


  发呆的瞬间,贺川南大步走到温暖的面前,掐住她的胳膊。没等她反应过来,衬衣被男人一手扯开,纽扣应声落地。


 文学

  力度太大,衬衣被粗暴地扯下,露出圆润的弧度。红如血色的蔷薇纹身映衬得肌肤白如雪,瞬间跳进贺川南的双眸。


  温暖的身体一僵,下意识想要遮挡这风光,却被贺川南死死捏住了手腕。她感觉到贺川南的视线正一寸一寸地往下扫,脸色冷如冰窖。


  禽兽!


  “记住,你是我贺川南的妻子,离其他男人远一点。”贺川南的表情浅淡如水,语气却是霸道和强硬。


  恶人还先告状了?


  温暖抬头对上贺川南黑如深潭的眼眸,一针见血问到:“刚得知贺总的前几任未婚妻无一例外遭遇意外,是真的吗?”


  话落,贺川南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愠色,很快就恢复如常。他松开温暖的手腕,神色讳莫如深:“是他告诉你的?”


  没有否认,意味着陆伟霆没有撒谎。


  温家下委托的时候刻意隐瞒了这件事,绝对不简单。她如今面临的不只是常规的任务,还可能招惹杀身之祸。


  不行,她必须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陆总说我会死于非命,你不该跟我好好解释这件事吗?”温暖的语气灼灼逼人。


  贺川南没有说话,颀长的身影倚靠在胡桃木色的书桌旁,一声不吭从抽屉里摸出香烟点燃。


  他点烟的动作很帅,白皙修长的指尖夹着香烟,完美的侧脸线条很快被烟雾笼罩起来。


  温暖接触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搭上男人有自成一套的方法。有时候单凭一个眼神或者动作,就能猜出对方所想。


  唯独贺川南,她至今仍然捉摸不透。


  这个男人,克制禁欲、防备心极高。


  “我猜,你巴不得我死,好让其他女人上位?”温暖继续逼问。


  贺川南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凌厉的目光扫过温暖。似乎什么也不说,一个眼神就能让她灰飞烟灭。


  得不到回应,温暖更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当务之急,是尽快查清楚陆伟霆委托的目的。


  “你不说,我直接找陆伟霆问清楚好了。”温暖倒也无所谓。反正像贺川南这种臭脾气,不想说的事情绝对不会透露半个字。


  贺川南勾了勾唇角,语气带有几分不屑:“别招惹陆伟霆,你会后悔。”


  在温暖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二字。她快步走到贺川南的身旁,软若无骨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快速脱下西装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


  “衣服先借我,汤也记得喝。”丢下这句话,温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办公室门一张一合,俏丽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眼神。


  贺川南回到座位上坐下来,视线触及桌面上精致的保温瓶。


  给他送汤?


  下了毒的吧!


  他按下座机的内线:“程伟,进来一下。”


  几分钟以后,程伟战战兢兢走了进来:“贺少,请问有什么吩咐?”


  “贺太太送过来的汤,你替我尝尝。”


  程伟:“……”


  嘤嘤,以身试毒么?


  电梯。


  温暖把顺走的邀请函仔细看了一遍,今晚七点,慈善拍卖会。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