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雨婷开嫩苞小说|炕上玩乡下姪女

3周前 (11-15) SEO教程 23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我和陈老师商量了一番,接下来周峰的数学交由我来辅导,在此先征求一下家长的意见,我可能会长时间来家中叨扰,如果周峰后期课程已经学完了,大概我会安排他去高校找我的老师们进修学习……”

  “这个进修是……是保送的意思么?”周扬生回过神来,有点迷糊。

  “保送?”乔建平皱了皱眉头:“周峰家长,你似乎没了解情况,周峰不需要保送,以他现在的能力,甚至可以直接破格当大学导师带课程了,有的是学校抢着要,只是他现在太过年轻,涉世未深,在他没有自主能力之前,需要学校和家长这边对其进行管理……嗯,如果没有意外,他应该是数学家的料子,甚至是最顶尖的那一拨!”

  周扬生傻了。

  而陈楚也有点吃惊,没想到乔建平跟周峰都没打过几次交道都能给予周峰如此之高的评价。

  教书教那么久,果然看人还是有点东西的。

  这就是自带教师之眼么?

  周扬生哪有什么意见,想都不想就赶紧答应了下来。

  高高兴兴地把陈楚和乔建平送出门外,就脑子还有点懵。

  “我周家有这个基因?”

  “奇了怪了,我徐家五代从商,从老祖宗辈就是生意人……”

  周扬生思路有点乱,思来想去就坐下来打了个电话。

  半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怎么了?”

  “爸,我说个事儿,你可别吓着。”

  “少卖关子,有屁快放,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你孙子可能会变成数学家……”

  “……”

  电话那头沉寂了半晌:“周扬生,拿你爹寻开心呢?脑门子被门挤了是不是?”

  “我那孙子什么德行我不知道?”电话那头尽是没好气的声音:“都他妈你这兔崽子教坏的,当年就说了别让你送出国去,看看都什么德性,你还跟我犟!”

  “还他妈的数学家?他识数么就数学家……”

  “我……”周扬生挨了一顿骂,想了想还是没说了:“爸,你保重身体,过年了我带周峰回家看你和妈。”

  挂了电话,周扬生挠了挠头。

  这……这咋解释啊!

  算了,还是不解释了。

  他现在都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呢!

  ……

  王旭家中。

  卧室内,王旭滑动着手机屏幕。

  手机上面全都是关于自己父亲的大量不雅照片和视频。

  就在这时,王旭听见了脚步声,赶忙将手机熄屏,假装在写作业。

  “王旭,时候不早了,快睡觉吧!”

  “嗯,马上……”

  王旭应了一声,突然又道:“妈,等会儿!”

  “怎么了?”王旭母亲一脸疑惑。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王旭迟疑片刻,拿起来了手机,让母亲坐在了对面,一脸认真地说道:“妈,你跟爸离婚吧!”

  王旭母亲一愣,旋即露出极为不悦的神色:“胡说八道什么呢!?”

  “妈……”王旭正色道:“我认真的!”

  随后,王旭拿出来了手机,直接点开了一张照片,只见上面是其父在床上搂着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

  王旭母亲脸色霍然大变,有些惊慌道:“你,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些照片!?”

  “这个人你应该认识的。”王旭一脸严肃地问道:“这是他秘书,而且,这是六年前的照片了,你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你也知道这些事情对不对!?”

  王旭母亲竟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王旭见母亲沉默,气道:“妈,他都这样对你了,你怎么不跟他离婚!?”

  “王旭,他是你爸爸,你可千万别乱来!”王旭母亲没回答,赶忙道:“你快点把照片删了,千万不能把照片流出去,不然你爸爸可就毁了!”

  “这种时候你怎么还护着他啊!?”王旭气得眼睛都冒火了:“你就这么忍着忍了这么多年么?”

  “王旭,这是爸爸妈妈之间的事情……”王旭母亲连忙解释道:“你就安安心心读书,好不好?这事情让爸爸妈妈来处理就行了。”

  “不好!”王旭见母亲唯唯诺诺的模样,气得要死,又是不好骂人,一怒之下就摔门离去。

  “王旭,你去哪儿!?”

  “别管我!”王旭头都不回地往门外走。

  “王旭,王旭……”

  嘭的一声,王旭一砸门就出去了。

  王旭母亲赶紧追了出去,结果被王旭给吼得不敢追上去。

  ……

  陈楚刚回学校没多久就接到了王旭的电话。

  “老师,我心情不太好,想来想去,好像只能找你聊聊天了……”

  电话那头,王旭的声音很是不妙。

  陈楚赶紧问了地方,立刻动身赶了过去,就在王旭家不远处的一路边椅子上瞧见王旭正一脸烦躁的坐着,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感觉整个人似乎是崩溃了一般。

  陈楚不免叹了口气,大概也猜到王旭没听劝。

  默默地坐在了一旁,看了一眼王旭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今天特例,我不管你。”

  王旭没吱声,抽了口烟,又闷了口啤酒。

  “说说什么情况吧。”

  陈楚自己拎了罐啤酒,边喝边问。

  毕竟陈楚也知道什么情况,王旭就说了,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妈是不是脑子有病?”

  “年轻人,看事情太表面了!”陈楚无奈地拍了拍王旭的后脑勺。

  王旭的家里面情况,陈楚大致也了解。

  父亲是上市集团的高层之一,而母亲就是个全职太太。

  不过父亲经常不着家而已。

  上次跟王旭母亲打了个照面,属于很温柔谦逊的那种。

  “我也不知道我分析得对不对,不过老师给你一个视角,你再去看待一下问题。”

  “你妈妈其实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可能甚至就有离婚的想法了,但是,一旦离婚,对你的影响不可谓不小。”

  “其次,你妈妈是全职太太,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即便是离婚了,抚养权判给了她,但是她拿什么来养活你?找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你可是锦衣玉食惯了,过得了苦日子么?”

  “你未来读书上学乃至于工作,她都没有这个能力为你铺路,可你父亲是有的……”

  “如果老师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你妈妈或许愚蠢,或许懦弱,但是……”陈楚扭头望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王旭:“她求的只是你能过好日子而已,为此,她愿意忍受这一切,懂么?”

  “那我不要这一切。”王旭皱着眉头,冷声道:“我不希望她就这么过一生……”

  “这个就是你自己的选择了,老师不会干预,也没办法去干预。”陈楚拍了拍王旭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最好嘛,好聚好散,还有,我教给你的东西,用到正道上!”

  “送你一句话,嗯,是我父亲从小就教育我的!”陈楚笑着道:“我爸也是语文老师。”

  “他说……”

  “为人者,不求顶天立地,但求无愧于心。”

 文学

陈楚也没说太多,陪着王旭就在路边坐了一个多小时。

  王旭应该是想了很多才起身道:“老师,谢了。”

  “早点回家,别让你妈担心,到家了给我回个消息。”

  “嗯。”

  王旭颔首,转身离去。

  陈楚看着王旭离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

  终归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只希望王旭能够正确处理和对待。

  直到王旭回到家中的时候,王旭母亲就坐在沙发上黯然神伤地等待着,一听见动静就赶紧来到了门口,见王旭回到了家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闻见王旭浑身的烟酒味道,欲言又止。

  王旭后知后觉,毕竟他这些恶习可从来没让母亲知晓过。

  “是我们班主任非让我抽烟喝酒……”

  王旭母亲一愣。

  ?

  ……

  某宠物保管店。

  店里面全都是别人寄放的各式宠物,店员正忙着给一只大型金毛洗澡,而外面则是各种叫唤声。

  而正在洗澡的金毛本来挺老实的,突然间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就蹲坐在了洗漱台上,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尾巴要晃个不停,看起来十分兴奋。

  而且本来还吵闹不断的宠物店突然也安静了下来,只见不管是笼子里还是盒子里的小动物,不是蹲着摇尾巴就是探着头瞧着。

  倒是店老板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一抬头就瞧见了曹云景刚走了进来就笑道:“哟,曹老大今天又来看宠物了?”

  曹云景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笑:“老板,能别这么叫嘛!搞得我跟黑老大似的!”

  店老板又打趣道:“哈哈!你的确是老大啊!只要你一来,全老实了!”

  “我来买点猫粮和狗粮。”

  “要多少?”

  “一样拿十袋吧!”

  老板一愣,诧异地望向了曹云景:“你,你买这么多干嘛?再说,一袋三十公斤,你拿得动啊?”

  “没事,我开着电动车来的,一件件运。”

  “行吧,那你注意安全,你都老顾客了,我给你便宜。”

  “谢谢。”

  没一会儿,老板就让人往曹云景的电动车上塞了一样一袋狗粮和猫粮。

  曹云景随后就驱车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工地附近。

  这一时间,无数绿化带之中蹿出来了大大小小的黑影,一路朝着曹云景狂奔而去,把曹云景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却也不乱,统一蹲着,颇有秩序。

  曹云景笑呵呵地环顾四周,忍不住乐道:“不是让你们在家里面等着么,全跑出来干嘛,用不着来迎接我!”

  曹云景一手扛一袋,走进了一条小道,一大群野猫野狗就在后面默默地跟着。

  没一会儿,曹云景就顺着小道来到了一个仓库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反倒是这一群野猫野狗井然有序地从门边的小洞里面钻了进去。

  进了仓库一开灯,一眼望去,眼前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各种野猫野狗,大概有上百只,全都蹲在地上注视着他。

  曹云景把猫粮狗粮一放,一眼扫过去就发现今天又来了大概七八个新朋友,脏兮兮的。

  “不准偷吃,等我回来!”

  这来回十趟,总算是把所有的猫粮和狗粮都备齐了,偏偏也没有任何一只猫狗动那些猫粮狗粮,全都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等着,累了就趴着歇息会儿,倒是新来的那几个脏兮兮的猫狗有点闹腾,不过没一会儿就被其中一只凶巴巴的中华田园犬给镇住了。

  “啧,这么吃下去,我零花钱不够啊……”

  “得想个办法跟家里面要点了……”

  曹云景这一开袋子,霎时间,眼前的猫猫狗狗全都跑了回去,自己叼着个塑料碗就坐着继续等。

  一只一勺,约莫十来分钟就分得干干净净的,一下子就去了大半。

  这么多猫粮狗粮,也就顶多撑两天左右。

  “算了,能撑几天撑几天,后面再想办法吧!”

  曹云景连忙冲着刚吃饱的那个新来的猫狗道:“过来,洗澡!”

  话音刚落,这些猫狗就赶紧跟在了曹云景后面,等来到了水池边,曹云景拿了盆,一边放水一边拿了宠物专用的沐浴露,撸起袖子就忙活了起来。

  一个个老实巴交的,根本不闹腾,任凭曹云景搓洗。

  “行了,干干净净的舒服多了吧?”

  “汪汪!”

  “喵!”

  曹云景挠了挠头,其实还挺郁闷的。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下的情况。

  某一天他就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能和动物交流了一样,最离谱的是,动物们好像也能听明白他的意思,对他特别亲,也特别听他的话。

  然后他发现小区附近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挺多,心里面挺不忍的,干脆就拿出自己的零花钱租了个两年的仓库用来安置这些小动物,结果……越养越多,硬生生把他攒的几万块钱折腾到现在就剩几千了。

  这事情他没敢跟家里面人说,生怕以为他脑子出问题了。

  跟杨天宇他们也提了一下,然而杨天宇他们也当是自己脑袋秀逗了。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