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按摩器高H上课|抵在墙上灌满白浊bl

1周前 (11-25) SEO教程 19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不过,可斯维尔科长忘记一个习惯性因素。


  就是说,沙林斯处长并不是忠心于格瓦斯少将。


  仅仅是,他忠于自己的一切利益。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很简单,沙林斯处长为了保住处长的地位待遇,他必须溜须格瓦斯少将。


  同时,溜须格瓦斯少将,期望着进一步获得更高的地位。待遇。


  恰恰是,格瓦斯少将手里的权力,就是关乎到沙林斯处长升迁的因素。


  所以,在瓦城15号机场里,面子上,沙林斯处长不能不忠于格瓦斯少将。


  现在,可斯维尔科长看到沙林斯处长的一副奴才模样,便本能上以为,他忠于格瓦斯少将。


  着急之下,可斯维尔科长忘记这种因素的作用了。


  可见,排除情报因素的影响,人与人之间,原本没有天然的忠心之说。


  只有互相利用的利益关系,牵连这每个人的所谓忠心。


  归根结底,依然是一种自私性质的忠心说法。


  所以说,一些人物不能有效处理好别人的私心问题,便不能获得有效的忠心度。


  最终,成为不是人物的人物。


  就是摆设之类的状态。


  没有实际的作用,自然,也不会拥有实际的权力。


  原本,权力就是大家互相簇拥之下的结果。


  无法满足外人的私心度,便无法有效地权力于外人。


  可斯维尔科长有点惊奇,却没有慌乱。


  他稍稍稳住情绪,转身看看沙林斯处长,冲他笑笑。


  “你好!”跟着,他回他一句。


  顺势,他点头一下。


  这个时候,可斯维尔科长不想赤裸裸暴露出盛气凌人的气势。


  现在,他和山田局长正在瓦军的地盘上,凡事都需要含蓄与包容。


  无论如何,他不想公开地和瓦军的任何人口翻脸。


  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起码,公开处,可斯维尔科长绝对不会做出翻脸的傻傻举动。


  除非是,大脑进水的表现。


 文学

  他自以为很聪明,绝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


  那般操作,分明是,讽刺智商呢!


  “你好!欢迎你光临机场!”沙林斯处长忙不迭地回应。


  继续温顺地问候示好。


  并且是,他尽可能地笑笑,最大限度地展示出温顺服帖的模样。


  无论如何,沙林斯处长听说过瓦国情报局的恶毒行径,连带着无法无天的权力。


  因此,他除了害怕,就是害怕。


  几乎是,没有余外的选择。


  只能在害怕中无奈地面对着可斯维尔科长等人。


  “好好!去前面吗?”可斯维尔科长点头回应。


  依然是面带笑意。


  末了,还稍稍打问一句。


  实际上,可斯维尔科长已经知道,接下来,前进路径的方向。


  跟着山田局长和格瓦斯少将的脚步走呀!


  不过,他又是刻意问问沙林斯处长。


  依然是,故意整治他。


  有点无事生非的状态。


  总之,可斯维尔科长只想折腾沙林斯处长到难受的程度上。


  整死你,让你当死狗!他依然如此暗啐沙林斯处长。


  实际上,他暗啐的寓意里,却是啐啐格瓦斯少将。


  不幸的是,沙林斯处长夹在中间,代替格瓦斯少将被啐啐了。


  这么说去,瓦城15号机场主任,格瓦斯少将已经是死死的死鬼命运了。


  应该是,瓦城情报分局的家伙们,铁心要收拾他。


  任谁也难以救救他了。


  只能是,瓦国情报系统控制下,瓦国又多一个冤魂。


  实际上,瓦国之内,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无数冤魂的故事。


  这种状态下,责怪任何一个人口,都是毫无意义的动作。


  只能是,当年设置瓦国情报局机构时,多数瓦国人做出了绝对支持的姿态。


  现在,所有的瓦国民众,深受着瓦国情报系统的残酷折磨与杀害。


  问题是,任何人找不到一丝解决的办法。


  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年支持建立情报机构,直到被情报机构深深伤害着。


  真是自作自受的状态。


  所以,讨论瓦国情报系统的伤害作用,绝不是一个乌达局长和一个高飞处长所能代表的形势。


  就是说,虽然,乌达局长和高飞处长有野心,从而支持瓦国情报系统的暗黑脑窥手段。


  可是,他们的意志并不能左右下面的所有特工们。


  几乎是,每个特工都有自己的目标和野心。


  纵使,乌达局长和高飞处长不支持大家恶毒地操作情报心理战的手段。


  所有的特工们也会心照不宣地暗暗操作。


  毕竟,任何人进入到瓦国情报系统后,所有的人生奋斗目标,统统锁定在情报手段上。


  无论是否暗黑恶毒,只要可以达到每个人的野心目标。


  所有的特工情愿昧着良心去杀人放火。


  在利益面前,讨论人性,也是很幼稚的说法。


  明显是,只要拥有巨大的政治与经济利益,任何人的心思,都会走向极端的状态。


  等于是,不得不昧起良心。


  所以,此刻讨论瓦国情报系统的整体良心问题,显得很是苍白。


  只有撤销掉这种情报机构,阻断任何人染指的野心,才能最大限度遏制情报系统内沉沦恶毒的人性。


  可斯维尔科长的话音刚落地,沙林斯处长急忙回应:“是是!恭请贵宾到前面迎接贵宾!”


  沙林斯处长说话时,依然是笑笑的温顺表情,依然是点头哈腰状。


  总之,今天晚上,只要是奉陪着瓦国情报系统的人口,他只能这样操作所有的表情动作。


  不为什么。


  仅仅是,他害怕极了,害怕这些传说中神秘的家伙们。


  沙林斯处长认为瓦国情报系统的特工们神秘。


  仅仅是,他不了解情报口的操作手段。


  世界上哪里会有很多神秘的人和物呀?


  许多人不懂其它环节中的操作程序,便要以为神秘。


  实际上,瓦国情报系统中,许多特工们压根没有一丝神秘的自豪感。


  恰恰是,他们觉得很是普通。


  连带他们工作的手段,也是超级原始普通。


  原来,控制人类,只管降低他们的人性标准即可。


  并且是,降低人性的标准,只管坑蒙拐骗和杀人放火,即可达到目的。


  同时,瓦国情报系统的特工们,统一认为,情报口之外的人口,压根就是蠢猪一般的思维。


  所以,任由着特工们操作着简单恶毒的手段,就可以控制他们。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