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人妻少妇老师美妇厨房/卧底警花被强行糟蹋怀孕

2年前 (2019-12-11) SEO优化 1215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那缕灵力很微小,自身几乎感觉不到,肉眼也很难捕捉,要不是他有着一双神奇的眼睛,这个小小的变故他也发现不了。

  孙天仁停下伸出去的手,蹙眉观察了一下,并前后的调整了一下手与宝珠的距离。

  发现手越靠近宝珠,自动吸取的灵力也就越多,越远吸取的就越少,大概在一米的距离上,这种自动吸取灵力的现象就会停止。

  这珠子显然是一个很邪门的东西,能够自动吸取生灵身上的灵力,并且还不受控,要么这宝珠的内部有一个聚灵阵法,要么就是很罕见的一种天才地宝。

  但不论是那种,都让孙天仁很为难,这颗柱子肯定是非取不可的,不然自己费劲巴拉的解开这座锁神阵又是为那般?

  但现实情况是,他很舍不得自己的身上的灵力,这就跟一个穷人舍不得花钱是一个道理。

  本来现在灵力就不多,环境又这么糟糕,灵气稀薄,哪怕少一点那都是莫得的损失,要补充回来还得花时间、精力,很痛心。

  再一个就是,不知道这珠子到底能吸取多少灵力,有没有一个底?要是一个无底洞,将自己抽干都没什么反应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这个随时都充满了危险的秘境里,每一点灵力都是无比珍贵的,不能有任何的浪费。

 文学


  最后在脑海中权衡利弊了一番,他决定先试试,等到情况不对就及时抽手止损,再想他法,珠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

  随后他调整了一下自身的状态,果断伸手抓住宝珠,虽然在锁神阵里精力消耗比较大,但灵力却没有什么消耗,这也是他敢冒险一试的底气。

  在拿到宝珠的那一刹那,珠身忽然光芒大作,体内的灵气仿佛不受控一般,在源源不断的被珠子吸取,经过各种尝试,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阻止,除非松手将珠子丢出去,不然这样的吸取将会一直持续。

  并且,他还发现在珠子的内部有一个很奇怪的灵质空间,自己被吸取的灵气就进入到了那里面。

  不知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灵质空间的存在,但却无法得知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也就无法判断自己的灵气进去之后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装满,所以现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等,希望能够尽快装满停下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感受着体内的灵力飞速流失,孙天仁的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就这速度,地主老财家都没余粮呀!

  等到体内的灵力流失到一半的时候,孙天仁就有了放手的打算,但再一思索,觉得这时候放弃,那前面所有努力不就付之东流了吗,前功尽弃的局面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最后一咬牙,决定再坚持坚持,保不准下一秒就成功了呢?

  这一刻,孙天仁化身赌徒,带着赌徒的思维咬牙硬撑。

  而殊不知,天底下大多数的倾家荡产就是这么来的,都以为下一秒自己会成功,才义无反顾的压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最后大多都是亏的底朝天。

  最后,当体内的灵力下降到只剩三分之一的时候,孙天仁感觉不能在继续了,这颗珠子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感觉怎么都填不满,得给自己留下一点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而就在他准备松手放弃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停不下来了,握着珠子的手仿佛牢牢的被粘连住了一般,根本无法松开。

  这个发现让孙天仁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药丸!

  此时的他,脸上冷汗直流,一股无力感忽然涌上心头,脑海中飞速旋转着,思索着解决办法。

  而就在他想了半天,还是束手无策的时候,珠子对灵力的吸取忽然停了下来,这一下让孙天仁如释重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手试着放了一下,终于可以自如的活动了。

  而此时,他体内的灵力已经十不存一,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再加上之前在锁神阵里消耗的了大量了精力,此时的他无论是精、气、神都处在了一个相当危险的程度。

  孙天仁虚弱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劫后余生的欣喜让他哑然失笑“差一点就嗝屁了,真险!”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手中的珠子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行字,等他定睛一看,瞬间脸色大变,“腾”的一下又站了起来,满脸的震惊。

  “悟空,拿着它去寻找你的答案吧。”

  看着这一行熟悉的字体,孙天仁的脑袋里嗡嗡直响,嘴角一直不停的抽搐,此时的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之中。

  这是他师父菩提祖师的字,这个字体他太熟悉了,怎么都不会认错。

  因为自己当年识字的时候,就是照着他的字来学的,到现在自己写的字里都还有他的影子,不过只是学了个形似神不似,怎么都学不会他字里的那股飘然的韵味。

  “原来这一次切都是为我准备的。”

  孙天仁望着已经狼藉一片的锁神阵的阵基,原来这座阵法就是专门为自己所留,只为了能将这颗宝珠万无一失的送到自己手里。

  但是......师父怎么会知道自己一定会来,而且还知道自己在寻找一个答案?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特意的安排?

  如果是特意的安排的话,那自己现在所面临的一切是不是都与他有关?

  他在这里面又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仅仅只是一个关心晚辈的长者,还是一个幕后掌控之人?

  对于菩提祖师,孙天仁的感情很复杂,他既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自己的授业恩师,自己自始至终都是打心底的尊敬爱戴他。

  但他后来毫无缘由的将自己踢出师门,并且严禁自己在外面提起他,这也让孙天仁很伤心,也很困惑。

  从此之后他就如一个孤魂野鬼一般,在这世间游荡,尝尽仙情冷暖,世态炎凉,而当初究竟是为什么要将自己逐出师门?他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现在又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里,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给自己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及一个莫名其妙的珠子,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用意?

  而且,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讲,自己这个救命恩人与授业恩师,从始至终都显得异常的神秘。

  在他身边修行生活了几十年,师徒之间看似很亲密,但孙天仁却知道,自己对他的了解可能只有万分之一,而且现在回头仔细一想,好像就只知道他叫菩提祖师而已,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甚至连这个唯一知道的消息都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就在被逐出师门之后,他又回去过一次,却发现自己修行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早已人去楼空,从此以后,孙天仁就再也没有在这个天地间听到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还有一个让他很不解的地方,师父明明很强大,实力绝对不输三教祖师,在这个天地间绝对是至强者的存在。

  但在外界,无论是天庭还是西天,却似乎都对他一无所知,仿佛这就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一般,无人谈起,无人知晓,甚至自己几次在凌霄宝殿上,当着众神有意无意的提起菩提祖师这个名号,大家都是一脸的茫然。

  一个实力不输三教祖师的人,世间竟然无人认识?这样非常不合理的情况,一直困惑了他很多年,一直到现在。

  孙天仁手握着温润如玉的宝珠,看着那行熟悉的字体慢慢消散,最后无影无踪,内心的困惑与不解越发的浓烈。

  “桀桀......”

  就在这时,一串阴冷的笑声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孙天仁抬头,只见一个周身被黑雾所笼罩,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死气的男人正缓缓向他走来。

  不过他的动作虽然看着缓慢,但速度却极快,一个简单的抬脚落脚的动作,直接横跨几十米,仅仅两三步,就走到了孙天仁的面前。

  孙天仁皱着眉,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人,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死气让孙天仁很厌恶。

  “孙悟空,”男人带着如鬼魅一般阴沉的笑容,双眼鬼火森森的看着孙天仁,颤声说道“终于找到你们了。”

  孙天仁眯着眼,冷笑一声“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孙悟空。”

  此时的孙天仁,虽然看着很镇定,但内心却是惊涛骇浪,这是他在这个时代里第一次被人给认出来,并且叫出了那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

  咋一听到他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非常的震惊。

  不过除了一开始的些许慌乱,他马上就镇定下来,因为他清楚,自己不能随便承认,否则将会有无尽的麻烦在等着自己,这不是他想要的。

  “桀桀......。”

  男人又阴冷的笑了几声,如嘲讽一般,传到孙天仁的耳朵里,异常的刺耳。

  “齐天大圣,斗战圣佛,”男人缓缓说道“你还要我说出你的几个称号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