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要我吃她的奶头(娇喘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2个月前 (04-28) SEO教程 476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云芜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全民参与发布会的,仅仅是依靠一个腕表?

  应该不行吧?

  毕竟兽化元年前也是几乎人手一部手机,也不见可以人人参加啊?

  可是等不了云芜细想,一旁的玄英提醒,发布会开始了。

  然后云芜就发现了前方约摸三米的地方布满了头像。

  云芜有点近视,凑近去一看,竟然是一厘米见方的缩小版视频在线。

  不是头像照片,而是在线视频通话。

  玄英告诉云芜,这不是视频通话,具体的,等一下您就知道了。

  发布会的开始是由杨奉先讲话开始的。

  这倒是没什么区别,听领导训话嘛,我知道。

  云芜不算一个好学生,她一听这种演讲类型的话题就想要睡觉。

  偏偏杨奉先像是激动极了,时不时就饱含热泪一般高声说话,吓得本想睡着的云芜又一个激灵就醒了。

  就这么过去了半个钟后,云芜都不耐烦了后,总算结束了这个演讲。

  然后玄英就说,老祖宗该您了。

  云芜突然就发现自己像是站在了很多人的面前。

  原来那些一厘米的头像竟然是这样用的。

  真的好像在千万人群里面一样。

  突然,云芜发现面前突然站出来了一个人。

  没有半点心理准备的云芜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玄英解释说,这是连线对话。

  虚拟的?

  伸手一探,还真的是,太玄幻了。

  那个人是一个糯叽叽的小女孩,她手上还抓了一个仙女棒。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家长鼓励的,她有点害羞但是有好奇的直视云芜。

  不过小女孩估计只有四五岁,不到一米高,可可爱爱的。

  云芜不由自主的蹲下来和她面对面。

  虽然知道这不是小女孩本人,但是云芜就是觉得真实的可怕。

  能够360℃全方位的展示的,不是那种2d效果图。

  等等,这不是发布会吗?

  整个小女孩上来干嘛?

  还没等云芜细想,小女孩娇娇软软地问了一个问题:“你是云芜吗?”

  云芜点头,我是啊!

  小女孩莞尔一笑,然后就消失了。

  云芜对面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阿姨,阿姨围着她转了转,转了又转,终于停下来。

  阿姨严肃地问:“你是云芜本人吗?不会是哪个明星化成老祖宗的样子来骗人的吧?”

  云芜脑袋上满是问号,您还见过假的啊?

  阿姨不等云芜回答,又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本人吗?”

  这可为难了,我能怎么证明?

  现在云芜面前的现在是位老大爷,他拄着拐杖,慢慢悠悠地将云芜从上到下观察了一遍。

  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云芜从一开始还有点情绪波动到后面面无表情的任由各种各样的人围观自己。

  心里满是各种mmp,我这是成了动物园里面的大猩猩了?

  谁都可以看一眼?

  问题是你们看出个所以然来了吗?

  云芜是真的不知道原来发布会是这个样子的,说好的明星般的高大上呢?

  闪光灯没有!

  记者没有!

  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堆围着自己转的观众。

  这一观就是观了半个钟,云芜都没脾气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面前的人突然不再具体化,又化作一整整小小的头像。

  然后半空中便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文字。

  云芜300℃的近视眼眯着看了一小会,翻了个大白眼。

  玄英在旁边告诉她,她需要回答这些问题。

  那刚刚围观的时候干嘛不一起问?

  鹅蛋脸会绿:您为什么会苏醒?

  云芜虽然很无语,但是很有礼貌的,她认认真真的回答说不知道。

  弹幕:……

  小小小醋:你们以前真的是吃饭的吗?和营养液有什么区别?

  这个问得好!

  云芜便侃侃而谈她大广府的各种美食,包括但不限于鸡鸭鱼鹅等等。

  风筝误差:你说你是老祖宗本人,有什么证据吗?

  云芜:……

  说了我不知道啊!

  我要怎么证明,给你看我的身份证吗?

  那你也不信我这身份证是真的吧?

  没想到最大的难题居然是我要怎么去证明自己是自己!

  云芜干脆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开始想,要怎么证明。

  然后全国人民看到的就是那个仙女一般漂亮的老祖宗小姑娘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漂亮精致的五官皱巴巴的。

  不过还好她坐下的时候还记得拽一下裙子。

  云芜也没去想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不合时宜,她满心思都是在想要怎么证明才能一绝永患。

  有了。

  云芜从最近的地方抽出一朵蔷薇花当作话筒,站起来行了一个拙劣的公主礼仪。

  只听见她清了清嗓子,说:“我想到了,你们都要我找证据,那我给你们唱一首歌吧?一首在兽化元年红极一时的歌。”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云芜便沉醉的唱起来了。

  惯将喜怒哀乐都融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

  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无人知我

  ……

  云芜选歌的时候是随便选的,唱着唱着突然深有感触,歌词本来就比较容易emo,加上自己又算是孤身一人。

  唱到最后突然有点泣不成声了。

  把在场的和场外的观众给吓了一跳,唱歌而已,怎么就哭了?

  没人知道云芜一个人活在这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所有人都不认得她的世界有多孤单,她甚至睡觉的时候都在想,我怎么不在大灾难中直接死去呢?

  这样都算一个悲怆的结局。

  而不是现在这样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玄英给她递了张纸巾,虽然她也不懂老祖宗怎么把自己唱哭了。

  不过显然这首歌是没人听过的。

  时代在变化,一首千年前的歌搁置现在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懂得唱。

  云芜这个想法无疑是好的,多多少少有点压住一些人的怀疑了。

  毕竟不少人直接就去搜索了,还真的有这个歌。

  虽然云芜不是专业唱歌的,还有点气息跟不上去,但是歌词,音准都还勉强过得去。

  如果不是专门提前去学的话,应该有几分的可信度。

  不过这个想法一出,即时有人提出来了,对啊,虽然没人会这么无聊翻千年前的歌,可万一有呢?

 文学

人一无聊起来什么都做的出。

  曾经还有人无聊到去数自己有多少根头发的呢!

  再说了,有些人为了红可什么都做的出。

  之前就被报道过一个女网红为了点击率,利用ps加上一些特殊技术把自己整成了云芜的样子,发布视频。

  称自己就是老祖宗,已然苏醒。

  虽然后面被捉起来判刑了,但是就此各种各样的视频层出不穷,都是冒充老祖宗的。

  这次的发布会要不是国家认证平台加上杨奉先私人账号的转发,肯定会被后台举报为恶劣视频的。

  可是就算如此,人民还是不算很相信一个千年来没醒过人醒了。

  所以云芜唱歌后非但没有压下去怀疑,她还更加被怀疑了。

  云芜叉着腰,完全不顾形象了,“这样,你们现在随机抽取歌曲,你看我会不会唱!”

  作为小视频爱好者,云芜昏迷前每天保持不下三个钟的刷视频记录,耳边全部都是各种推荐好歌。

  于是,好端端的一个声明发布会便变成了云芜的个人秀ktv专场。

  她也不介意自己唱的不怎么好听,极度自信的看到一首唱一首。

  然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云芜嗓子都要哑了。

  接过递过来的酒喝了一口后,她连连摆手,不唱不唱了。

  累死啦!

  然后她悲催地看见空中的文字依然是各种怀疑偏多。

  云芜都无语了,你们还想我怎么证明?

  脾气都要上来了哦!

  不过很快云芜便自我安慰成功了。

  她想,要是有一天有一个男的站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自己是嬴政的话,她估计也不会信的。

  千年前的人复活了,多神话的剧情?

  虽然自己没死,但是程度看起来都有得一拼。

  所以全国人民不信这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我到底还能怎么证明呢?

  云芜这次不直接坐在地板了,她优雅的端起酒杯,晃了晃,又晃了晃,然后喝了一口。

  粗鲁地往旁边的沙发一窝。

  所有人:……

  不是,您都不注意一下形象的吗?

  云芜从来都不是个注重形象的人,不过还好她还记得自己穿了漂亮的小礼服,窝沙发的时候还记得拽住下摆,没走光。

  所以兽化元年前,除了大灾害,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件是值得载入史册的呢?

  哦,2020年的高考推迟了一个月?

  可是我又不是当年的高考生,况且这我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说出当年的语文作文题目?

  啊勒,我还真的不记得了啊!

  等等,除了大灾难,还有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件。

  呼吸道的感染疾病,一度席卷全蓝星。

  对了,云芜突然从沙发上一跳而起,她知道了,用什么可以证明了。

  云芜神秘兮兮地问玄英:“这里有医生护士吗?可以让他们来一下吗?”

  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她想干什么的。

  杨奉先挥挥手让玄凤去叫人,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屏幕那头的全国人民都好奇极了,千年的时间,斗转星移,你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这就跟有人说自己亲眼见过唐贵妃一样的离谱。

  时间的车轮是一直往前的,兽化人类都是根据前人留下的物品来判断历史。

  毕竟谁也不曾到过传说中的公元前,兽化元年前,哪怕记载的再真,谁又敢担保那就是真的呢?

  医生很快就来了,是常年出现在各大网页的佼佼者,著名京都医院的主任医师,也是排队都排不上的专家——林锦州。

  林锦州还带了两名看起来是护士的女孩子。

  玄英见到人来了,问云芜:“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见云芜把袖口一撸,露出她洁白的小手臂,怼到护士面前就说:“来吧,抽血吧!”

  小护士说是小护士,但其实是跟了林锦州很多年的护士,专业技能是杠杠的,心理素质也非同一般。

  但是就算如此,突然被一个小姑娘把手往自己面前一怼还是有点被惊到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林锦州,眼神里满是询问的意味。

  林锦州其实不太懂为什么明明自己和全国人民一样正好端端的坐在办公室收看发布会,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叫到了发布会的现场?

  但是他不愧是常年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大人物,就算如此依然面不改色的带着自己的助手便过来了。

  所以当护士望向自己的时候,他虽然也是满脑子问号,也依然点了点头。

  照她的意思做吧!

  说得有多英勇,等到护士小姐姐把针拿出来的时候云芜就有多怂。

  不过即使千年过去了,医用物品还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变,针还是那么亮晶晶,尖锐带有危险性;抽血的工具看起来还是那么可怕。

  呜呜呜…

  我最怕疼了。

  好在护士小姐姐极其温柔,抽血的时候没有让云芜觉得很难受。

  抽完血后,护士小姐姐把那一小管血液拿起来,望着林锦州,接下来呢?

  林锦州哪里知道这个所谓的老祖宗想干嘛啊!

  不过他一向喜欢不动声色,避免医患关系紧张。

  “血抽好了,您想怎么做呢?”林锦州不会觉得自己是来给她做身体检查的,毕竟她一直是待在高密度监控的实验室,连一根头发丝都是需要专门处理的。

  自己不过一名普通医生,就算有点名气,也轮不到有资格替云芜检查身体。

  云芜看着那抽出来的一小管血就按不住的心疼自己,这得吃多少肉才能补回来啊!

  云芜道:“现场可不可以做血液检查?重点做疫苗的查找,兽化元年前一年,全蓝星发生呼吸道感染疫情,我们种花国有自己研发的疫苗。我可是打过当时的疫苗的,身体有自我抵抗力,应该也还可以查得出灭活的病毒株。”

  当年的疫情影响实在太大了,就算云芜身体不太好也义无反顾的打了两针疫苗,打完后也确实有点不良反应。

  但是云芜确信自己身体肯定还有免疫力的。

  而千年过去了,当时那个可怕得要死的病毒在现今看来肯定跟普通感冒差不多,又或者根本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面了。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