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男男*把腿张开让老子爽爽h

4年前 (2018-09-15) SEO教程 1457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张元良躺在病床上,正打着吊瓶呢,不过人倒是清醒着,门口还守着一名警卫。

    等闲人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他也不愿意住院,可人倒霉起来,喝冷水都塞牙,一早起来,居然头重脚轻,差点儿从床上摔下来。

    手下人听到屋内动静,进来一查看,发现他高烧近四十度,赶紧送到医院来了。

    虽然是事出有因,可他也知道,今天上去的会议,他去不了了,恐怕到时候有人会怎么想。

    “张副主任,该吃药了。”罗耀跟随护士一起走进的病房,他们不知道张元良住哪个病房,只能找人问了,刚好问到一个护士,护士说她正要去给张元良送药,就带着他们一起过来了。

    “谢谢护士小姐……”张元良没注意护士身后的罗耀,爬起来,坐好,这才看到罗耀和杨帆二人。

    “方组长,孟队长,你们二位怎么过来了?”

    “听说张副主任生病了,我们过来看望一下。”罗耀淡淡的一笑解释道。

    “你是来确认一下,我是不是真的病了吧?”

    “张副主任这就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方原还不至于恶意揣摩别人的想法。”罗耀道。

    “是我孟浪了。”张元良接过护士手中的药片儿,吞入口中,再用一口水送了进去。

    护士测量了一下.体温:“39度,张副主任,你的烧还没完全退下,还的继续用药。”

    张元良点了点头。

    护士查看了一下吊瓶,然后带上门离开了。

    “张副主任,能行吗?”罗耀问道。

    “还行,没有刚进医院的时候难受了。”张元良脸色不太好,这病来如山倒。

    “你也接到上头的通知了,其实我本不愿接这个案子,也向上面阐明了我需要回避的理由,但上面不同意,非要我担任这个调查组的组长,我也为难。”罗耀开门见山道。

    “方组长需要我怎么配合?”张元良考虑了一下问道。

    “张副主任是中统老人了,对上面这一次调查这件案子是要达到什么目的,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张元良愣住了,有这么查案的吗?先不问案子的情况,却直接想知道上面的意图。

    有这么生猛的吗?

    忽然间,张元良有些明白了,罗耀不想在五战区搅起什么风雨,也不想与他为敌,中统跟军统之间的龃龉,跟他们俩有啥关系?

    他俩非要打生打死干什么?

    有啥意义。

    “向鸿运”人已经死了,再怎么追究也没有用,重要他的残余价值,这价值是什么?

    就是他在调查室写的那些交代材料,这才是上面要的东西,可这些东西在桂系控制的调查室手里。

    销毁肯定不至于,但想要让韦永澄拿出来,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要这些资料搞到手,人怎么死的,有那么重要吗?

    是中毒死的,还是突发意外,都可以。

    “方组长要的东西,可不在张某人的手中。”张元良缓缓说道,“你可以去找庞科长或者韦主任,他们手里才有你要找的东西。”

    “可是,我只认张副主任。”罗耀微微一笑,他才不会去找韦永澄或者庞雨声呢。

    那不是正中了张元良的下怀了吗?

    他又不傻,给人当枪使的活儿不能干。

    这个案子其实很好调查,反正人都死了,上面也不会再在意一个“投诚共党”怎么死的,只要对外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就可以了,那怕死因有多离谱都没问题。

    这个调查报告怎么写,全靠他手下一支笔。

    张元良的责任,他可以添油加醋,也可以一笔带过,至于查案,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真把真凶查出来,那不是傻了吗?

    毛宗襄推荐自己,不就是想包藏祸心,让自己同时得罪中统和桂系吗,他有那么傻吗?

    这个案子,他查也好,不查也好,最后得出什么结论,那都没个好。

    张元良怒了,鼻子气的怒哼一声,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不是吗?

    “张副主任,关于11日晚上发生的情况,我想方便的时候做个询问笔录?”

    “方组长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张元良不无嘲讽的道。

    “没办法,我也想早点儿把这个案子了结了,我也好安心做我的工作。”罗耀道。

    “方组长,不是我不配合,我这生着病呢。”张元良道,“我这脑子刚烧过,有此情况可能想不起来了,要不,等我病好了,我亲自去找方组长?”

    “嗯,可以,那我们就不打扰张副主任休息了。”罗耀通情达理的点了点头。

    “告辞!”

    ……

    “哥,你到底咋想的,咱们就这样走了?”杨帆不理解的问道,案子差不清楚,罗耀是有麻烦的。

    “人家都躺在病床上了,咱们还能怎么办?”罗耀呵呵一笑,“不急,查案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会有结果的。”

    “那咱们接下来干啥?”

    “验尸呀,既然查案,死亡原因总要清晰的。”罗耀道,“你去找一个法医,给金参议做一个全面尸检。”

    “我去?”

    “难不成我去?”

    “是,我去。”

    “记住,尸检报告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告诉法医,泄密的后果,谁都保不住。”

    “明白。”

    杨帆点了点头,尸检报告是最好做文章的,张元良刚好住院了,他是调查组组长,把尸体带走,找人解剖,完全合理合法。

    “找特务团借人,你一个人过去怕是不行。”

    杨帆点了点头,就凭罗耀跟特务团的关系,借点人办事儿,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杨帆知道,这件事必须得马上办,不然让张元良回过神来,这金参议的尸体就别想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还不快去!”

    罗耀相信杨帆明白了,微微一笑,他虽然表面上对查案没有任何兴趣,可对于如何抓重点,却是很清楚。

    抓住了这个死去的“金参议”的尸体,那怕什么都不做,就是什么解释权都在自己手中了。

    他来看张元良,就是想确认一下他是否真的病了,他要是没病,这一招就不好使了。

    张元良在,他想从他手中把“金参议”的尸体弄走,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硬来。

    张元良这一病,倒是给了他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

    张元良没想到罗耀会来看他,他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他是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好对付了。

    “军统之狐”,看来也并非是有人故意硬捧起来的,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

    他来,就是威胁自己,他自己不想直接得罪桂系和韦永澄,想利用他拿到想要的东西。

    算盘是打的真响呀。

    桂系那些人明显跟共产党暗地里有联系,肯定不愿意把“向鸿运”交代的材料交上去。

    人不在他们手中,他们有一万种理由推脱,老头子下令也没用,人家就说没有,你能怎么办?

    一句话,这是“向鸿运”博取富贵的筹码,他想待价而沽,你能怎么办?

    人都死了,你还能向死人求证不成?

    这交代材料他也想要,可韦永澄是不会交给他的,但如果罗耀去索要,可能会有转机,上峰估计就是这个心思。

    要知道罗耀领导的401小组在五战区立下了大功,五战区和桂系承罗耀天大的人情了,这事儿换别人去都不行,罗耀开口的话,或许真的不是什么事儿。

    可这小子却逼着自己去要,他这分明想让自己跟桂系彻底闹掰。

    这叫什么事儿?

    不对,自己住院了,那安全屋那边……

    张元良忽然想到一件事,他一把拔了针头,摁住了手臂上的针孔,从病房内冲了出来。

    “护士,护士,我有急事,那里能打电话?”

    “电话之后医院的传达室有,您要打电话,去传达室吧。”路过的护士手一指。

    “谢谢!”

    ……

    “张副主任,您来的真不巧,电话刚断了,已经派人去查线了,您稍等一会儿,应该很快就好……”

    张元良心急如焚,这电话线什么时候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了,这里面要没鬼,他都不相信。

    完了,完了,就算现在自己赶回去也是来不及了!

    这奸诈如狐的小子。

    张元良把恨得牙齿咬的“噶吱吱”作响,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

    ……

    另外一边,杨帆找特务团借了一个排的人,直接去了张元良在光化县城的那个安全屋。

    虽然张元良手下在那边守着,可哪里敢跟正规军对抗,杨帆不但把“金参议”是尸体带走了,连关押的那个调查室女文书孙妍也一起带走了。

    又从县城找了一个会解剖的法医,一并带到了特务团的军营当中,再没有比军营更安全的地方了,就是张元良想要把人要回去,那都难。

    至于调查室方面,他们才不会想着把“金参议”的尸体弄回去,他们现在巴不得把责任都撇干净呢。

    罗耀也随后赶到了特务团军营。

    团长高行云知道罗耀过来了,亲自出面迎接,见面后,自然是相谈很欢,并且还设宴款待,一营长秦鸿等人作陪。

    当然也免不了提醒罗耀要小心张元良,在五战区的将官们心目中,这就是个阴险小人的存在

吃着饭,喝着酒,等着尸检结果。

    尸体解剖事是需要时间的,当然这个时间可长可短,只要能确定死因,那也可以很快。

    但如果要验毒的话,那就麻烦了,可能就要更长的时间。

    尸检持续到下午。

    被请来的法医经验丰富,在当地也有些年头了,他经手的案子很少有差错的。

    因此很让人信任。

    事先并未告诉法医死者确切身份,只是让他验尸,确认死者的死因,这样也保证验尸的客观公正。

    “苏法医辛苦了,尸检有结果了吗?”

    “长官,死者大约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六八,有轻微的浅表性胃炎,胃液提取物并未检出毒素,但其心脏发现栓塞,初步判定应该是急性心梗诱发的死亡。”苏法医解释道。

    “心梗,这么说是意外死亡?”罗耀讶然一声,金兆孚的死,他最清楚了。

    “是的,死因是心梗,但是死者非常年轻,而且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发现器质病变,这么年轻就诱发心梗,有些不可思议。”苏法医摇了摇头。

    “那会不会跟他醉酒有关?”杨帆问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醉酒引发心梗的案例我还没听说过。”苏法医实事求是的说道。

    “死者当晚刚好新娶了一名妇人,会不会因为行房事太激动所致?”罗耀问道。

    “长官这个推测也不无道理,但是这样的案例,我确实没见过,不能肯定回答您。”苏法医道。

    “老虎,死者当晚回去后可曾行房?”罗耀问道。

    “这个我还不知道……”杨帆讪讪一声,这事儿,他怎么知道。

    “去问一下,确认。”

    “是。”

    杨帆答应一声,去找带回来的调查室文书孙妍问话去了,这种私密事儿,也只能问另一个当事人了。

    “苏法医,您能出具一份法医鉴定书吗?”罗耀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长官,在下才疏学浅,以我的能力和经验,只能做到这一步,如果有人能比在下更有能力发现死者确切死因,推翻我的结论,只要能说服我,我可以更改法医鉴定书。”苏法医道。

    “当然,我们允许这样的误差,人毕竟不是神,再者说,我们也相信苏法医的经验和能力!”罗耀点了点头。

    苏法医当即出具了一份法医鉴定书,并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和盖上私章。

    这是有法律效力的。

    “多谢苏法医,不过今天的解剖还请您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罗耀手下尸检报告,郑重的道。

    “这个我懂。”苏法医也不是一天干这种事儿,既然干了这一行,自然明白这里面一些潜规则。

    罗耀取了一封大洋,作为酬劳,并且派人将苏法医送了回去。

    ……

    “方老弟,这人的死因居然不是中毒,这难不成真是一个意外?”高行云也觉得这事儿真是怪了。

    “谁知道呢,这死人不会说假话。”罗耀微微摇了摇头道。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把这个报告交上去?”高行云问道。

    “这报告交上去,上头会信吗?”

    “也是,我要是上峰,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关键人物居然死于意外,太荒唐了。”

    “诱发心梗的因素很多,也许并不是意外呢?”罗耀眼眸冲着高行云闭合了一下说道。

    高行云愣了一下,旋即呵呵笑了起来。

    “哥,问过了,那女的说,那天夜里金参议烂醉如泥,根本没有能力做那事儿。”杨帆回来了,禀告一声。

    “那晚,她是不是一直都守在金参议身边?”

    “这个到没有,金参议喝的烂醉,睡在里头屋内,她受不了那个味道,就跑到隔壁屋住的。”

    “这么说,夜里金参议屋内发生了什么,她未必知道?”

    “她说自己睡的很沉,早上起来的时候,去金参议屋内查看,闻到一股尿骚味儿,这才发现金参议身体冰凉,已然没有生命体征了。”杨帆解释道。

    “把孙小姐的口供整理好,让她签字画押。”罗耀吩咐一声。

    “明白。”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