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兔子视频/公车强迫老师,臀交

4年前 (2018-10-29) 网络营销 2115 views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廿廿蓦地抽回了手。朱瞻圻脸上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不快,随后现出关切的神色,轻声问廿廿道:“你醒了?”


  廿廿看了看四周,只见自己处在一个装饰甚是华丽的屋子里。家具床具都是上等的鸡翅木,雕了繁复又精美的花纹。架子上摆着各色古玩,桌上放着一只宋代的汝窑瓷瓶,里面插着几枝萱草。


  “这里是哪儿?我娘呢?”廿廿焦急地问道。


  朱瞻圻站在床边,平静地说道:“这里是乐安,父王的封地。你娘……”他稍微顿了顿,迎着廿廿关切地目光又道,“我们没有找到她……”朱瞻圻犹疑了一会儿又道,“的尸首,而且那骆离的神色没有一丝担忧和伤感,所以你娘应该是已经从密道离开了。你不用担心。”


  廿廿一直一脸焦急、一瞬不瞬地盯着朱瞻圻,待听他说没有找到玄心梅的尸体之后,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脸色稍稍好了一些,忽地又问道:“天哥呢?天哥去哪儿了?”说着,四下张望找寻尹天旷的身影。


  朱瞻圻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说道:“他出去办事了。”


  “天哥去办什么事了?”廿廿关心地追问道,“他去哪里了?几时回来?有没有危险?我要去找他。”


  朱瞻圻脸色越来越黑,低沉着声音说道:“他去替父王办事了。”他不愿再与廿廿提起尹天旷,于是从怀中掏出一张残纸来,递给廿廿道:“这封信是在你娘的房间里找到的。只是那房子和房间里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烧毁,只有被镇纸压着的这一角还残留着,我特意带回来给你。”


  廿廿赶忙从朱瞻圻手中拿过那只留下一角的残缺的纸张。那是一张泛着淡黄色的罗文纸,边缘是被火烧焦的不规则的深黄的痕迹。信纸上只能看到四个字“口儿勿念”,上面那个“口”字很小,想是“吾”字的下半部分,应该是“吾儿勿念”。廿廿想到这里,眼泪不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却生怕浸湿了这张残纸,忙用袖子去擦。


  朱瞻圻见廿廿伤心,矮身在床沿边坐了下来,忽地拉住了廿廿的手道:“你放心,你娘亲虽不在你身边,但我会好好照顾你一生一世的。”他说这话时,双目炯炯地看着廿廿,平日里冷峻的目光中闪烁着少有的热切的光芒。


  廿廿心中一颤,蓦地抽回了手,抹着眼泪低声道:“廿廿只想见天哥。”


  朱瞻圻眼中的光芒蓦地熄灭了。他站起身,冷冷地说道:“待我们成亲之后,你自然可以见他。”


  廿廿一惊,抬头问道:“成亲?”


  朱瞻圻双手背后,转过身,抬起头,不再看廿廿,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与我定亲之事整个大明朝上下所有朝臣都知晓,自然不能食言,让满朝文武看我汉王府的笑话。”顿了顿,又道,“七日后便是个好日子,我已安排下去了,你就安心做汉王府的世子妃吧。不,”他又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廿廿:“有可能是将来的太子妃。”


  廿廿睁着一双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朱瞻圻,一脸的不可思议,许久才道:“廿廿只嫁天哥。”虽然只有短短六个字,却字字坚如磐石。


 文学

  朱瞻圻听了,忽地转过头,低下身子,狠狠地抓住廿廿的手臂,双眼露出恶狠狠的疯狂的光芒。“不要再提你的天哥,他即使活着回来,到了乐安也必死无疑。记住,你这辈子只能属于我。你心里如果再想着别的男人,想一个,我杀一个。”他说最后一句话时,狠狠咬着嘴唇,一字一顿。


  廿廿开始被他疯狂的样子有些吓住了。后面听朱瞻圻说要杀尹天旷,忽地美目一瞪,小嘴一撅道:“你若敢动天哥一下,我必定会恨你一辈子。你若真的害死了天哥,我必然会同天哥一起去。”她目光灼灼地迎视着朱瞻圻的目光,丝毫不示弱。


  朱瞻圻见廿廿倔强的样子,倒微微牵动嘴角冷笑了一声,又将头向着廿廿探了探,沙哑着声音低声道:“你若敢死,我就杀光忆梅山庄那些老老少少。”廿廿心中一惊,忽地觉得眼前这个人与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朱瞻圻判若两人。一向被尹天旷护在怀里的廿廿,哪里见过这等狠辣手段。她心中真的有些怕了,瞪大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朱瞻圻。


  朱瞻圻对廿廿的这副表情似乎很是满意,终于又直起身,缓缓说道:“你这几日好好养好身子,安心地等着做你的世子妃吧。”说完,终是不忍让廿廿担惊受怕,又转过头,对着她柔声道:“只要你肯陪在我身边,你要什么,说什么,我自然不会违拗你分毫。你即使想要我把心掏给你,我也是毫不犹豫的。我不求你忘了他,只要你能在我身边,让我日日能见到你就好。”


  廿廿愣愣地看着朱瞻圻,忽地说道:“天哥便不会强迫廿廿做不愿意做的事。”


  “不要再跟我提你的天哥!”朱瞻圻脸色大变,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一张脸上乌云密布。


  此时,尹天旷正穿着一身夜行衣在皇宫里独行。他之前来过一次皇宫,大致知道乾清宫的位置,于是展开轻功,躲避着巡逻的侍卫,向着乾清宫而来。


  尹天旷跃上房顶,掀开瓦片向下面瞧着。只见那乾清宫此时灯火通明,朱瞻基正在与“三杨”议事。而让尹天旷心惊的是,那乾清宫的屋顶之上,竟然还有一个黑衣人匍匐着窥视,手中拿着袖箭,显然也是冲着朱瞻基来的。


  “朱高煦父子难道是信我不过,还另外安排了其他人。”尹天旷心中想着。不由向着先来的那个黑衣人细细地观察。只见那人身高中等偏上,身材魁梧,看样子轻功也是极好的。他自然也发现了尹天旷,却并不回头,依旧目不转瞬地盯着灯火通明的大殿。


  “汉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先皇薨逝之时,皇上从南京归来路上遭遇伏击,定然便是汉王所为。”只见一个瘦小的老头说道,正是“三杨”之一的杨荣。只听他继续说道:“所谓先发制人,应该在汉王尚未有切实准备之际,出其不意,御驾亲征,掌握战争的主动权。”


  朱瞻基听了杨荣的话只是沉吟不语,并不回应,却听另一个瘦小的老头道:“臣以为不妥。”


  朱瞻基不说话,只是拿询问的眼光看着那人。说这话之人正是杨士奇。只见杨士奇继续说道:“目前汉王尚无明确的举动,之前自南京归京路上截杀皇上,也不过是猜测而已。若朝廷先发制人,未免会落人口舌,有损皇上威名。不如等汉王真正有何异动之后再做打算。”


  只见杨荣冷笑一声道:“杨大人是要做黄子澄吗?怕是忘了孝文帝的下场了吧!”


  杨士奇却也毫不示弱,高声道:“孝文帝之败,恰在急于削藩,逼得永乐皇帝退无可退,只得孤注一掷。”


  杨荣也冷笑一声道:“这么说,当时孝文帝若是不削藩,那燕王就能安居一隅,在燕地乖乖地做个臣子了?”


  杨士奇高声道:“这也未可知。”


  杨荣气极反笑,指着杨士奇道:“你这是胡搅蛮缠!”


  朱瞻基见两个老头子吵起来,不由皱起了眉头,正想劝架,忽地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皇上哥哥,我不要嫁给井源。”朱瞻基一听,那眉头拧得更紧了。


  尹天旷定睛看去,只见一个绿衣女子直冲冲地闯了进来,只是他是从房顶上俯视,看不清那女子的面貌,只见衣饰甚是华贵。“既然叫皇上哥哥,那定然是位公主了。”尹天旷心中想着。又抬眼望了望前面的黑衣人刺客,只见那人手持袖箭,几次想射下去,却都犹豫着没有下手。尹天旷颇感奇怪。


  那“三杨”见有内眷闯入,口中说的又是闺中女儿婚嫁之事,自然不便在侧旁听,于是架也不吵了,相互对望一眼一同告辞。


  朱瞻基从御案后面站起身,走到那女子面前,清了清嗓子说道:“嘉兴,那井源乃当朝才俊,过目成诵,谙熟兵策,乃朝廷难得的栋梁之才。且相貌英俊伟挺,有何不好?”


  原来来者正是当朝的长公主嘉兴公主。只见那嘉兴嘟着嘴道:“过目成诵,谙熟兵策,哥哥是在给朝廷选大臣,还是在给嘉兴选驸马?”


  那朱瞻基却也有些不耐烦了,背过手道:“那你自己来选吧,不想嫁给井源,你想要嫁给谁?”


  嘉兴不假思索地说道:“我觉得你身边的那个金矢就不错!”


  此话一出,朱瞻基一脸惊愕。但更惊愕的却仿佛是那个不知名的黑衣人,只见他听了嘉兴公主的话,忽地右手一抖,手中的袖箭竟掉了下去。这一下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门外的侍卫都乌泱泱地都冲了进来。那黑衣刺客见状起身便逃,尹天旷见已然打草惊蛇,无法再对朱瞻基下手,也赶忙抽身而退。他见那黑衣刺客腾挪之间似乎对这皇宫里的道路很是熟悉,于是便跟在那黑衣人之后。


  没过多久,皇宫里捉拿刺客的侍卫越来越多,人人手中都拿着火把,将这偌大的紫禁城照得灯火通明。那黑衣人见一时无法逃出宫去,忽地转入一处宫殿,尹天旷紧随其后也躲了进去。两人却先后进了这院子中的一处偏殿,那黑衣人见屋子中一只紫檀木的衣柜,赶忙打开柜门躲了进去,尹天旷也跟着躲了进去。


  那黑衣人见了尹天旷却并不惊慌,只是凝神听着门外的动静。忽地只听房门“吱呀”一声,尹天旷和那黑衣人都下意识地将右手按住了腰间佩剑。却只听一阵有些笨重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接着,又有一阵沁人的香气悠悠地飘散过来。只听一个侍女的声音道:“洗澡水已经好了,请公主沐浴更衣。”


  两人去衣柜里却也听不到那公主说话,只听到一阵衣服的窸窣声,接着便又是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倒是比之前的声音温和了许多。


  尹天旷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朝着身旁的黑衣刺客看了看。只见那人眼神中甚是尴尬,虽看不到脸,但此时那脸色一定是红的。


  对于那黑衣人来说,这段时间定然十分难熬。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只听哗啦啦一声,紧接着听一个娇嫩中却带着威严的女人声道:“更衣。”


  只听有丫头答应了一声“是”,接着便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朝着衣柜越来越近。忽地只听“吱呀”一声,柜门大开。尹天旷抬头戏谑地朝着那丫鬟笑了笑。那丫鬟见柜子里藏着两个男人,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口中喊着:“有刺客!有刺客!”


  那沐浴之人也见了柜子中藏着人,却没有大叫,只是顺手将挂在一旁的旧衣服扯了过来,裹在身上。尹天旷这才看清,那沐浴之人长相甚美,眉目间带着些娇憨之气。此时尹天旷与另外那个黑衣人都已经从柜子里出来,那沐浴之人也从浴缸里出来,与尹天旷和那黑衣人分别对望了一眼。房间外面,是杂沓的禁军的脚步声,和一只只明晃晃的火把。


  尹天旷看着那沐浴的美人心中想道:“这人定然是后宫嫔妃,或者是皇家的公主,只要劫了她做人质,估计便能脱身了。”


  他心中想着,便向那女子靠了过去,却不料那女子不但不躲,竟顺势滚到了尹天旷怀中,这倒是让尹天旷也吃了一惊。忽地,只见大门洞开,一队队士兵冲了进来。尹天旷不假思索,抽出腰间宝剑横到了那女子喉前。



赞(0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