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湖边,一名女子用粗糙而又白皙的手腕抹了抹鬓边的汗水,随后又继续揉搓着湖里的衣裳,她穿着一身素裙,下摆耷拉在透亮的湖水里和参差不齐的石子上。湖上倒映着女子苍白的面容——一双狐狸般的眼睛,长又卷的睫毛向下扑扇着,右眼角下有颗泪痣,只有一丝血色的嘴唇,脸型恰似鹅蛋却又偏圆,中和了那上挑的眼角,看起来俏又不失媚。“玉茗!玉茗!”不远处一个身材圆滚,面满胭脂,身着算是...

 扎着马尾,青春靓丽,穿着一身宽大的蓝色工装的夏宁背着一个双肩包,和几个年轻的学生簇拥着一个戴着黑色镜框的眼镜,身材微微有些丰满,面容姣好,穿着长裙,看起来知性优雅的中年女性走出大楼。    周围的学生看到那个中年女性,都纷纷向那个中年女性问好,或者用羡慕的眼神看向旁边的夏宁一眼。  &n...

“今天谢谢你陪着小锦了,她没有麻烦到你什么吧。”沈寂非道。  原亦生眸光微微一闪,沈寂非的这几句话,无形中却像是在显示着一种所有权似的,就好像是在像别人表示,易谦锦是他的。  “她有没有麻烦到我,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而至于说谢谢,就算真的要谢,也该是她谢,不是吗?”他说着,目光看向了易谦锦,“你要谢谢我今天下午陪着你吗?”  “......”易谦锦顿时有点无...

让自己错过了买入开仓的时机,又怕自己追高后价格收盘前又跌到3847元以下把自己套住,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左右为难。他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对许东说:“我再等等,看看今天的收盘价再决定。”  许东说:“肯定跌不下去了。”  建仓完毕后,苟峰问张云芳:“开仓均价是多少?”  张云芳说:“3871元。”  “靠!刚才要是别犹豫,按我自己的意见买入开仓就好了。这下好了,几分钟...

 “可是我能干什么?我去了影视行业,还不够给你拖后腿的呢……”周雪音完全不了解影视制作的流程,更谈不上自己究竟能做什么。  “怎么会,你PS不是挺好的么?可以做数字绘景!”魏镜诸饶有兴趣的给周雪音讲解着什么叫数字绘景。  “我回头考虑考虑吧……”周雪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好了,病人该休息了,时间不早了。”查房的护士来提醒两个人,周雪音目前还是要多多休息。...

段百云将嘴里的吃的咽下,愣头愣脑道:“我要和苏晨走一起。”  丁叮:“???”  林瑜然:“???”  罗奇深吸一口气。  完了,这孩子没救了。  赵如龙看向段百云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  好家伙,你小子这么强还要和我抢大腿?  苏晨也看过去,眼神平静。  “额……”段百云见众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额了一阵,小声道:“要不我和赵如龙换一下吧?”  “我每天出剑...

  眼前的人已经完全没了自己的意识,任由祁玄冥问话。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祁玄冥离开了,毕竟天牢里的血腥味,很是刺鼻。  “皇叔,接下来的你的大婚一定会出乱子,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  在听到他们说会在他的大婚动手,的那一瞬间,祁玄冥就已经怒上心头了。  “这事我会去处理。”  大婚对于祁玄冥来说,很重要,不管如何他都会找到那些人。  出了宫,祁玄冥...

碗筷和作料准备好后,几人做好便开始吃面。  伴随着吸面的声音,几人吃得好不快活,“小六,这丸子面比上次的肉片面还要香!”  “嗯,咸淡正好,面也很筋道很有嚼劲。”  “这冷天里啊,就得吃这样的热乎的汤面,真舒服!”柴七说着又吃了一大口面,咬了一口蒜。  “七哥,一会儿啊你就在柜台那里呆着,别给病人看诊了,这满嘴的大蒜味儿,再把人给熏跑喽!”小六笑着说道。  ...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