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长空湛蓝透澈,缕缕薄云闲适漂浮。一座座恢宏楼阁自玉衡山巅拔地而起,巍立于苍穹之下,构成陆氏家族世代的居所——江湖第一大庄,陆庄。天际楼阁相互映衬,定格于连绵群山间,宛若一幅独具韵味的水墨丹青。此刻,庄内庭院好生热闹。家丁紧紧跟随前方的男孩,生怕匆匆奔跑的他被石头拌倒。蝉鸣应和担忧的呼喊,令夏日的午后愈发欢愉。“小少爷!莫要乱跑,危险!”而那抹小身影精力旺盛地...

“快点,再快点,一定要把池少爷救出来,”一位中年的男人气喘吁吁的指挥着其他人。男人眼里满是焦急,双手紧握着,一座豪华的别墅,正在被大火吞噬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光越来越大,中年男人忍不住闯进了豪宅,他强忍着被烈火灼烧的痛感。终于在一间房间里找到了自家少爷,“少爷你醒醒,你听的到我说的话吗?”中年男人用手轻拍了小孩满脸灰烬的脸庞,男人见小孩没有回答他的话,马...

 但苍月鹰只是一个刚刚六岁的孩子,这一年来在百里疾身边言传身教,学的也大多是知识礼节,身上并无多少修为,按理说,他是绝无法从空间乱流中活着走出来的。  他之所以没有被粉碎,是因为他体内有着一股世间最纯净、最神奇的力量。  苍月鹰张开了双眼,清澈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金光,他茫然坐起身,看着自己身边空无一人,只有茂密的树木和更远处隐隐传来的低吼声。对于一个经历一路...

“这是……!”领头的恶徒一惊,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后背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刺骨的凉意!领头的恶徒惊恐地失声道:“这是什么招数?他为何没有被真气反噬?为何还能施展如此强大的招数?”他虽然不知道林晨此刻施展的是何种招数,但他却知道此刻决不能让林晨将其给用出来!否则即便是他,那也没有把握能够将其接下!“给我破!”领头的恶徒大吼一声,但却并未动身向林晨冲去,而是疯狂地催动...

从苏父苏母到苏青柳青杨青杏,再到丫丫和小宝,个个都闹着要进山。  两个孩子缠着苏父做了两个小背篓,也要跟大人进山采山货。  一家人缠不过两个小娃,也背上他俩,全家人兴致勃勃齐齐进了山。  苏青媖也跟了去。  新更寨有身契的人,苏青媖跟他们说了,五年后,支付两倍的吃喝及身价银,可以选择要回身契。十后后支付一倍,也可以放他们离去。  不能定的时间太短,不然她买人...

“好大的胆子,胆敢出手攻击我们红苗执法武士,本长老宣布,你将是所有苗人之敌,还不束手就擒。”这大长老厉声道。  秦风冷哼一声,道:“老匹夫,你们红苗以人来养蛊,简直是邪门歪道,自古以来,你们红苗就是被厌弃的,想不到今日,倒开始压在了白苗和黑苗头上,我会去你们苗族圣地,问问你们圣女是不是脑子被蛊虫吃了。”  这大长老愣了一下,随即狞声道:“混帐,你还敢侮辱我们...

 “你可以基于这个方向,去考虑该如何推出分享圈子功能。”  陈忱若有所思,片刻后:“大概有个粗略的概念了,不过回去后还得仔细研究讨论一下。”  “不急,任何新模式的出现都需要大量的尝试和分析,虽然我们这属于新瓶装老酒,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  路遥笑笑:“如何把控分享歌...

“可能是吧。”  毕竟,老爷子最喜欢这种民国大家闺秀的风范,尹明月这身打扮应该是段厉行的意思,在老爷子面前投其所好。  沈丹没再多想,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眼中透着不甘。  她提前做过功课,清楚尹明月多才多艺,会的本领多。  下厨是自己最大的长处,恰是尹明月最大的短...

侯府规矩并不严苛,不用日日早请安晚汇报,小辈们只需每月十五的时候晨起去向长辈请安即可。早膳和午膳都是各自在院子里用,只晚膳的时候一家人才会聚在一处用膳。    相比其他的世家大族,安宁侯府的人口也相对简单,最重要的是没有庶子,如此便少了很多龌龊。    如今是安宁侯夫人管家,家里...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